E小说 - 其他小说 - 半生执念,一生所爱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孩童年少不识愁

第五章 孩童年少不识愁

        顾倾城,不,现在的她是顾沨,看着在自己面前玩沙子的兄妹,她会心的温柔的微笑着。

        生产后,她就带着孩子留在了小镇,小镇名唤青平,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很是幽静自在。

        为了生计,顾沨开办了一个补习班,招收一些小学生和中学生补课,从而收取补课费。

        顾沨从小到大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加上她长得好看性格温柔,学生们也都很是喜欢她讲课的风格,浅显易懂,于是,补习班的收入还是不错的。

        镇里的人也大都和善,民风淳朴,于是,就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虽然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很是艰辛,但顾沨却感觉痛并快乐着。

        一对小天使般的孩子,现在的他们,已经五岁了,白皙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的面容,大大的眼睛,会奶声奶气叫她“妈妈”,这样的温暖,是其他人给不了的。

        身边也有好事的邻居曾试探的询问孩子的父亲是谁,她只是淡淡的笑着却并不回答,久了,别人也就不再问了。

        “小公主,你把我的房子弄塌了。”哥哥西漠很是无奈的说道。

        “坏哥哥,你把我的花园弄坏了。”墨墨有些气恼的说。

        “妈妈,……”这次是两个孩子异口同声。

        “呵呵……”顾沨淡淡的笑着,温柔的望着眼前的兄妹俩。

        小公主和坏哥哥立马看呆了。

        “妈妈,你好美哦!”又是异口同声。

        “呵呵呵呵……”顾沨的笑容大了些,她慢慢走到两个孩子面前,蹲下身体,把他们紧紧的拥进怀里,声音似乎有些更咽道:“有你们在身边,真好!”

        你们在我身边,让我觉得我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

        你们在我身边,让我感受到活着的动力。

        你们在我身边,我感到很温暖。

        这样一幅温馨的画面被从外面走近的顾山泉看到,深刻到很久很久的以后,每每回忆起这幅画面都会面带微笑,从而让他的一众属下都看傻了眼。

        “小沨,西漠,墨墨。”小沨是顾沨,西漠是哥哥顾西漠,墨墨是妹妹顾惜墨。

        “哦,山泉,你来了。”擦掉眼角可疑的水光,顾沨站起身向顾山泉走来,打开院门,“你什么时候来的?”

        顾山泉轻车熟路的走进院子,坐在树下的木凳上。伸手招呼道:“墨墨,西漠,见到叔叔不打招呼吗?”

        “农夫叔叔好!”墨墨甜甜的问好,眨巴着大大的灵动的眼睛看着顾山泉。

        “农夫叔叔?”顾山泉疑惑的看着顾惜墨,问道:“墨墨,告诉叔叔,为什么要叫我农夫叔叔呢?”

        顾惜墨眨巴眨巴大大的眼睛,说:“电视上说的,农夫山泉有点甜嘛!”原来,是顾沨唤他“山泉”被墨墨给记住了,再结合电视广告里说的,就得出了“农夫叔叔”这么一个称号。

        “啊?哈哈……”顾山泉看向顾沨,“怪不得你总说她是只小狐狸呢,这丫头简直就是一人精。”顾山泉很是好笑的说道,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

        “顾叔叔好!”西漠礼貌性的问候,他只有在母亲的面前才会表现的像个孩子,对待其他人,他有些早熟的冷漠。

        “嗯,西漠好!”顾山泉伸手想要亲昵的摸摸西漠的头,却被西漠快速的躲开了。

        顾沨看到,笑着说:“好儿子!”说完,把西漠拉近怀里,轻轻的亲了亲他的脸颊。

        “妈妈,我也要亲亲!”墨墨小公主嘟着嘴儿把脸颊凑到顾沨面前。

        “一天只亲一人,今天名额已满,明日请早!”顾沨一本正经的说着,惹得顾惜墨一阵不满。

        顾沨把墨墨的手放入西漠的手中,“西漠,带妹妹到旁边去玩,妈妈和你顾叔叔说会儿话。”

        看着两个孩子在院子的花圃处玩耍,顾沨起身到厨房煮了两杯咖啡,她端着咖啡走出来的时候,看到顾山泉望着孩子的眼神是那么的慈爱,不由的在心底深深的叹气。

        顾山泉是在她生产后的第二天找到她的,那时的他眼中有太多的东西,有欣喜有感动有惧怕有悔恨,也有望着她时,暖暖的爱意。

        于是,拗不过顾山泉的强势,顾沨母子三人就这么时不时的被他“骚扰”着。

        顾山泉,这个像是大哥哥一般存在的人,这个与她相同姓氏却毫无血缘关系的人,给了她家人般的温暖和安慰。

        她十岁的时候就认识顾山泉,那时的顾山泉还是一个十八岁的明朗少年,现在,曾经的少年早就已经蜕变成成熟稳重的男人。

        “山泉,喝咖啡。”顾沨说道。

        “嗯。”顾山泉应声。

        “什么时候过来的?”顾沨问道。

        “刚刚。”顾山泉说。

        “有事?”顾沨问道。

        “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们了,所以,来看看你们。”看着眼前的顾沨,顾山泉说道。

        “哦,……”顾沨斟酌着该怎样开口,“山泉,我……”

        “小沨,其实,如果这样过一辈子,也是极好的!”说话的时候,顾山泉的眼睛没有看着顾沨,而是看着玩耍中的顾西漠和顾惜墨。可是,顾沨知道,他说的是认真的。

        顾沨无奈的笑笑,正色说:“山泉,我想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顾山泉看着顾沨的眼睛,想从那一片幽深中找到答案,或是,想在那如水的眼眸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孩子们都长大了,我想给他们换个环境。”停顿片刻,顾沨接着说:“而且,这里的房租也要到期了,孩子们明年就要上小学,……,我想带着他们离开这里!”语气是坚定的。

        顾山泉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一旦决定什么就很难改变。外表看似柔弱,内心实则坚韧无比。

        “想去哪里?”顾山泉问道。

        “你在的那个城市!”顾沨也看着顾山泉,眼神坚定。

        “北辰市?!”似乎还想问些什么,比如遇见那个人怎么办?比如孩子们的入学问题怎么解决?比如他们怎么生活?比如……,而后又自嘲的笑笑,其实无论怎样的情况顾沨都能很好的处理,再者即使她解决不了,还有他呢!

        “好!什么时候?”顾山泉问道。

        “过几天吧,很多东西需要整理!”顾沨回答。

        “那就一起走吧!”顾山泉提议。

        “自然。”顾沨应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