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半生执念,一生所爱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恨意难消西漠陨

第十七章 恨意难消西漠陨

        回到北辰市的四人,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节奏。

        顾沨白天打理酒吧,偶尔赶稿,晚上“游戏人间”营业。

        顾西漠和伙伴们每天忙着排练新星选拔赛的事情。

        墨墨小公主进入假期模式,有时窝在家里追剧打游戏看书,有时和好友逛街喝下午茶看电影,有时到“游戏人间”帮个忙……

        顾山泉嘛,公司——家——“游戏人间”三点一线,另外,他还在筹备一件庄严而神圣的仪式。

        ……

        复赛当天,陆承凤在没打招呼的情况下,霍然出席天宇传媒“新星选拔赛”现场。

        天宇传媒虽然是四海集团旗下的公司,但陆氏集团也有投资,所以,陆承凤出现在新星选拔赛复赛的现场,天宇的人也只能看着接着,却无法拒绝。

        被天宇的负责人安排在评委席上,陆承凤就面无表情的看向了舞台的方向。

        突然决定来天宇,是因为私家侦探让她务必亲眼来看一个人,对于私家侦探的故弄玄虚,陆承凤嗤之以鼻。

        陆承凤来这里,只是来确认一下。事实上,她的心里已经隐约有了猜测。

        “下面出场的是一个乐队组合,f.l.y.,有请他们。”主持人介绍道。

        “评委老师好,观众朋友好,我们是f.l.y.,接下来我们为大家带来的是《真的爱你》。”葛惟作为主唱介绍道。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

        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总是罗嗦始终关注

        不懂珍惜太内疚

        沉醉于音阶她不赞赏

        母亲的爱却永远未退让

        决心冲开心中挣扎

        亲恩终可报答

        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

        一生眷顾无言地送赠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

        教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

        没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

        爱意宽大是无限

        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五个人的组合,引人注目的却不是站在主唱位置的葛惟,而是后方的鼓手顾西漠,那是一个仿佛自带光环的少年。

        蓦然见到顾西漠与冷晨阳相似的五官,陆承凤恨意乍起。当初私家侦探传给她的照片中,顾西漠和顾惜墨的样貌并不是很清楚。虽然她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却没有头绪。而现在,看着与冷晨阳肖似的五官,陆承凤觉得自己要疯了。

        “鼓手叫什么名字?”陆承凤问着身边的人。

        “顾西漠。”身边的人是知道陆承凤的身份的,忙查看手中的资料,告知其问题的答案。

        “姓顾,很好。”陆承凤狰狞的五官让身旁的人顿觉恐惧,忙禁声隐身。

        顾倾城,你居然有胆让你儿子出现在我的面前?

        冷晨阳只能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

        对于顾家三人来说,他们是幸福的,幸福的拥有彼此!

        顾沨想,她只要守着他们就好。

        顾西漠想,他只要护着他们就好。

        顾惜墨想,她只要陪着他们就好。

        他们想,就这样,一辈子就好!

        所以,当那一抹流动的红刺痛了眼睛,顾沨和顾惜墨只有呆立当场。愣愣的看着躺在血泊中的顾西漠。他的嘴角不断有红色的液体流出,脸色惨白,英俊的脸庞毫无血色。

        “西漠,西漠,……”最先缓过神来的是顾沨,她疯了一般冲向躺在马路中央的顾西漠。她蹲下身体,慢慢的轻轻的抱起西漠的头,徒劳无功的擦拭着从他嘴角流出的血,口中不停呼喊着“西漠,西漠,醒醒!醒醒!”

        更咽的声音,令人心疼的声音,把西漠从黑暗中拉入光明,那一声声“西漠”,是一个母亲极致的疼痛,那里有不安有恐惧,而西漠只想那声音的主人对她温柔宠溺的笑。

        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眼,忍着全身的疼痛,他想抬手擦掉那人脸上凌乱的泪,却发觉动弹不得。

        “妈……,别……哭……!”仿佛每说一个字都能耗掉他全部的力气。

        “西漠,西漠,别走!”顾沨像是预感到什么,眼中写满无助和痛苦。“西漠,别走!别走!”好像除了这几个字,她已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哥,哥,你起来!别吓我们!”顾惜墨边哭边说,好像一切都不是真的。

        “妈……,墨墨……,别……哭……!”西漠伸手想要拉住两人,被两人似有感应般的一人握住一只手,他还能感受到那两只手的颤抖和无助,“我……不……走!一直……陪……在……你……们身……边……”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一系列的急救措施,……

        “明仁大街……车祸……伤者血压40,70……”

        ……

        顾山泉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是蜷缩在手术室门口的顾沨和在一旁低低哭泣的顾惜墨。

        顾沨蹲坐在手术室外冰冷的地板上,双臂环着自己的身体,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看着这样的顾沨,顾山泉的心中剧痛,他强装镇定,走向顾沨。

        “倾城,我来了!”他没有说你好吗,他没有说别难过,他没有说怎么样了,他只说——我来了!

        倾城,我来了!

        似是慢了半拍,终于听到他的声音。抬头,红肿无神的眼就那么看着顾山泉。

        “山泉,西漠说不会离开我的,他说不会离开我的,他连读大学都选在这个城市,他知道没有他我会害怕的,他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顾沨无助的寻求着认可。

        “是,他不会离开你,他舍不得离开你!”顾山泉肯定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

        看着两个孩子长大的他,深深的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单单深厚一个词可以形容的,那种深刻的骨血相连,比一般家庭成员之间的感情更深,这不是旁人能体会的。他们之间,像是相依为命。他们之间,谁都离不开谁。

        把顾沨从地上拉起,深深的拥入怀中。

        这一刻,让我守护你!让我陪着你!

        低低的哭泣声从耳际传来。现在的我,能给你的只是一个温暖的拥抱。

        ……

        今天,是顾西漠和顾惜墨新星选拔赛复赛结束的第二天。

        阳光明媚,风光正好。

        “妈,我们今天去shopping吧,而且还有哥哥这个免费劳工。”墨墨提议道。

        “好啊。”顾沨欣然同意。

        这个月的稿子已经发给《非卿》的编辑罗月了,顾沨表示毫无压力一身轻,逛街购物是个犒劳自己的不错选择。

        母女俩边吃着早餐,边敲定了今天的日程安排,完全忽视了当事人之一顾西漠的意见。

        而顾西漠只是看着眼前热烈讨论的母女,满足的笑着,虽然那笑淡淡的,却满满是幸福的味道。

        ……

        提醒行人过马路的绿色指示灯小人飞快的跑着。

        顾沨和顾惜墨在前面边聊边走,顾西漠在后面跟着,并观察着附近的车况。

        突然间,一辆速度极快的黑色越野车从顾西漠的右手边方向飞驰而来,眼看就要撞到前面毫无察觉的母女俩。

        顾西漠想也没想的向前飞快的推开她们,而自己却结结实实的被越野车撞到了。

        他的身体在空中划下一个美丽的弧后,重重的落到地上,血,一瞬间染红了马路……

        这件事,只是意外吗?

        有谁看到,撞人后毫不停留急驰而去的黑色越野车?有谁看到,驾驶座上那个人仇恨的眼和嘴角狰狞的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