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半生执念,一生所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顾沨清醒知元凶

第二十二章 顾沨清醒知元凶

        佛曰,人生有八苦: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

        顾沨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昏昏沉沉的过了一整天了。

        张开眼睛的瞬间,复又闭上,她多么想西漠还在自己的身边。

        那个少言寡语的少年,那个总是默默保护着家人的大男孩,西漠,还只是个孩子啊。怎么能够?……

        三岁时的西漠,在问了顾沨一个傻问题后,看到了妈妈眼中的伤痛,奶声奶气的对自己说:“妈妈,不难过,西漠会保护你的。”

        八岁的西漠,故作严肃的板着脸对那些说自己家闲话的人说道:“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你们不能因为嫉妒就诋毁我的妈妈。”

        十一岁的顾西漠第一次遇到给他表白的女生,拒绝的说道:“我最爱的女人只有两个:妈妈和妹妹。没有多余的感情分给你。”

        十五岁的西漠已经很是高大的身材给人以莫名的安全感,他揽着顾沨的肩,说:“妈妈,我长大了,我可以保护你和墨墨了。”

        十八岁的西漠在自己生日那天宣布,说:“从今天起,我就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了,以后,我来撑起我们的家。”

        ……

        这么多年,她远离喧嚣,只想简单的活着,为什么却还是有人看她不顺眼,非要你死我活才够吗,非要这样吗?

        她感觉得到西漠的事情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刻意为止。

        是谁?要这么恨她?到底……是谁?

        当年的她,那个还是名叫顾倾城的女孩,在肆意青春的年代,遇到自己命定的劫数。她认了!

        那时的她,那么深刻的爱过,那么沉重的痛过,那么纵情的快乐过,那么遗憾的放弃过,……这些,与她,于顾倾城,已是足够!

        那人曾说,倾城,多么肆意的名字,一个名字,便是倾尽天下了。

        可是,顾倾城自离开那人后,却再也不是顾倾城。她总觉得这样的名字太过俗艳,也似乎注定的红颜薄命,她极是不喜,于是,现在的她,名唤顾沨。

        ……

        唇间一点温暖,如清风拂过,淡淡地,温暖的气息。

        随即,听到一声叹息和轻轻的呢喃,“倾城。”。

        顾山泉的声音透着疲惫憔悴和担忧,想必自己的逃避,让他很是疲累。

        是的,逃避!西漠的出事,她的确是不愿面对不愿相信,不愿相信那个美好的少年就要离开自己,离开这个世界,她会心碎,她会伤心,她会……不惜毁了这个世界来陪葬!

        缓缓睁开双眼,室内的光并不刺眼,看来是顾山泉拉上了窗帘,体贴的男人啊,最是容易赢得女人的心。

        “倾城,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温柔的声音传来,透着丝丝暖意。

        “我没事,就是有点口渴!”顾沨的声音有些干涩沙哑。

        “哦,等一下!”顾山泉起身去给顾沨倒水。

        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顾沨也就任由顾山泉将自己揽入怀中,一点点的喂着喝水,小心翼翼的样子,惹得顾沨有了一丝轻轻的笑意。

        察觉道顾沨的笑意,顾山泉问道:“怎么啦?”

        “笑你!”顾沨说完,复又问道:“我睡了多久?”

        “整整一天。倾城,我很担心你。”顾山泉说道。

        “我知道,山泉。”顾沨说:“谢谢你守在我身边。”

        “为什么要谢?守着你,是我心甘情愿做的事情。”顾山泉有些责怪的说道。

        “好,我不说谢!我要说你的吻很有魔力,你一吻我就醒来了。”顾沨玩笑的说道。

        “那我应该早一点吻醒你的。”顾山泉有些后悔的说道。

        顾山泉此时出现这样的神色还真是有点玩笑的意味,顾沨不知不觉的又是笑了。

        “你——”顾山泉无奈的看着顾沨,眼神却是宠溺和如释重负。

        顾山泉真的是很担心顾沨会没办法接受西漠成为植物人的事情,即便那是事实,可对顾沨来说,也太残忍了些。

        顾山泉将顾沨喝了水后的杯子放在桌子上,将床的位置调整了一下,使得顾沨像是坐起来的样子。

        “山泉,西漠……他……现在……怎么样了?”顾沨问道,尽量平静的声音从顾沨的口中发出。

        顾山泉小心的查看着顾沨的神色,说道:“西漠现在在加护病房,外伤已经都处理了,没什么大碍,只是……”

        “是璟说的那样吗?”顾沨的声音已经平静下来,显然已是接受这样的事实。

        “嗯,是的。”顾山泉承认道。

        “山泉,还好有你在!”但,我仍要谢谢你,山泉,谢谢你对我不离不弃,谢谢你一直对我好,谢谢你给我温暖和支持。“对了,墨墨呢?”顾沨问道。

        “你昨天昏过去后,她昨天也在手术室晕倒了,不过,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醒来后说是要急着查什么资料,就去了图书馆,这不,上午又出去了,嗯,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快回来了。”顾山泉回答道。

        “西漠的事……查得……有结果了吗?”顾沨问。

        “是陆氏的陆承凤。”顾山泉回答。

        “陆承凤?什么理由?”顾沨问道。

        “她以为冷晨阳和你在一起。”顾山泉说道。

        “冷……晨……阳?为什么……为什么……是因为冷晨阳?”顾沨自言自语道,她和冷晨阳,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为什么陆承凤还要这么做?

        “当年你和冷晨阳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确是在谈离婚的。可是,不知他的前妻陆承凤是怎么知道了你的存在,所以一直对你很是在意。她劝服你离开冷晨阳后,我就一直封锁着关于你的消息,目的就是不想让她打扰到你的生活。可是,……,对不起,倾城!这次的事,是我没有防备好。”顾山泉自责的说道。

        “山泉,你没有什么要对不起的!应该付出代价的人,是她!,是陆承凤。”顾沨恨恨的说道。

        顾山泉直视着顾沨的眼睛,真诚无比的说:“倾城,这些事,我来做就好!”

        “山泉,这一次,我要亲手去了结!但,我仍需要你的帮助!”顾沨眼神坚定,目光悠远。

        “好!”顾山泉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