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半生执念,一生所爱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渡魂有术须命偿

第四十六章 渡魂有术须命偿

        顾沨当年帮助过的那个中年女子名叫灵犀,而阿古是灵犀的小女儿。

        灵犀当年是和同乡人一起走出苍南的,结果却和同乡人走散了,后来流落到了青平,遇见了顾沨。

        小女儿阿古知道了眼前的美丽女子居然是自己阿妈的恩人,顿时跪地叩首,起身后双手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感谢蛊神的保佑。阿古愿意带你们去见这一代的蛊王。”

        原来,灵犀和阿古都是蛊王的传承者,负责蛊王与俗世的事物。

        历代的蛊王都居住在苍南上的山腰处,顾沨、顾惜墨和顾山泉步行到达的时候,几经是正午时分了。林崇和付哲被留在了镇子里,以防有什么变故好随机应变。

        山腰的平地处,搭建着一处木屋,而现任蛊王就居住在里面。

        居于山水间,耳闻鸟语声。真是很自在写意的生活方式。

        几人在木屋前站定。阿古上前一步,对里面说道。

        “蛊王大人,我是阿古,有外乡人想见您。”阿古礼貌的说道。

        “阿古?是灵犀的女儿吗?”蛊王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的,蛊王大人,我是灵犀的女儿。”阿古恭敬的说道。

        “你带人进来吧。”蛊王说道。

        阿古带领三人进入了蛊王的木屋。

        盅王的头上戴着一个木制的面具,面具上面用彩色的油彩绘着奇异的图案。历代蛊王都是独自一人居住在苍南山山腰,目的是为了要保持自己灵魂的纯洁,诚心侍奉蛊神。与自然为伴,修身养性。

        阿古带顾沨三人进来的时候,蛊王正安静的坐在屋子中间地面的席子上,微闭着双眼。也不看向进入屋内的几人。

        蛊王依然闭着眼睛,“坐。”

        几人在蛊王的示意下坐好。

        蛊王蓦地睁开眼睛,直视顾惜墨,“一体两魂?!”

        听到蛊王的说辞,众人心中一定。

        看来,蛊王果然是有些特殊能力的,居然能一下子说出墨墨现在的状态。众人的眼中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期盼的神情。

        “蛊王大人,您有办法吗?”顾沨急切的问道。

        蛊王思踌着说:“办法……渡魂术确实是可行,可是,我从未施行过,恐力有不及。”

        “蛊王大人,无论如何,请您一定要试试。”顾沨恳切的说。

        蛊王看向顾沨,“你可知我为何不曾施展渡魂术?”

        “顾沨不知。”

        “渡魂术是苗疆秘法的禁术,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施展。”

        “还请蛊王大人明言。”

        “渡魂术,需要献祭。”

        “献祭?”顾沨面露疑惑。

        “苗疆的秘术讲究得失,要想有所得,必要有所失。”蛊王解释。

        “渡魂术的所得所失又是什么?”顾沨追问。

        蛊王看向顾惜墨,“所得即你所期望的那样,让她体内的另一个魂魄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而所失则是与那人血脉相连的一个人的身体里的血液,全部。”

        顾沨失神道:“竟然……是这样!”

        与西漠血脉相连的人,全部血液……

        知道了渡魂术的事情,顾沨没有马上做决定,几人稍后便告别了蛊王,步行回到了镇上。

        对于是否施展渡魂术,顾沨还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其他人也并不多言,给顾沨充足的时间和空间。

        墨墨肯定不能是作为献祭的人,冷晨阳虽然是西漠的生物学父亲,但是却并没有和西漠有多少感情,怎么可能为了西漠而献出自己的生命?那么,这个献祭的人选就只能是自己了。

        牺牲自己救西漠,顾沨是毫不迟疑的,可是,如果自己那样做了,墨墨怎么办?西漠醒来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恐怕也不会开心的生活。

        那么,还有别的方法吗?或许,应该再次拜访蛊王,寻求解决的方法。

        ……

        山上的蛊王告诉顾沨等人,他可以施展渡魂之术,但是苗疆的秘术都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渡魂之术的代价就是要与被渡魂者骨血相连的至亲的全身血液作为祭品,也是秘术施展的引子。还有一个前提,那个被献祭的人,必须是自愿的。否则,秘术是没办法成功的。

        而世界上,与顾西漠谈得上至亲的只有三个人:顾沨、顾惜墨、冷晨阳。

        有时候,我们总是要面临着选择,或是被选择。

        顾山泉知道顾沨的想法,所以在知道这一信息后,马上联系了冷晨阳,告知其真实情况,让他自己决定。

        挂断顾山泉的电话,冷晨阳踱步到窗边,他此时正在家中。

        他的住所在这栋公寓的顶层,眼界开阔,从落地窗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的风景,此刻,马路上车水马龙,仿佛很是忙碌的样子。

        渡魂术?献祭?

        以前,他从未听过的新鲜词汇,可是,却和自己息息相关。

        倾城他们都在那里,只是为了寻找让西漠醒来的方法。

        自己终于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了吗?可是,自己愿意那样做吗?

        为了救醒儿子,而牺牲掉自己,他冷晨阳会做吗?

        他,会的。

        现在的他失去了四海,没有了事业,他本来应该是不习惯的,他本来应该是愤恨的。可是,奇怪的是,自从闲赋在家,他从未有过的轻松,他不再失眠,他的头也没有再痛,这些,貌似都是很好的现象。

        原来,事业之于他,并不是必需的。

        可是,自己为了事业,而错失的那么多美好,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呢?

        过去的依然过去,悔恨或是自责也改变不了什么,可是,现在的他有了挽回改过的机会,他,要放弃吗?

        不,他会义无反顾的去的。

        简单收拾了一下衣物,定好机票,冷晨阳的心从未有过的平静。

        这些年,自己汲汲营营,得到了些什么?浮华转眼已成空。

        西漠,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愿意为你,献祭我自己。

        对不起,在你的人生里缺失了那么多年。

        对不起,让你经历这一切。

        西漠,原谅爸爸,好吗?

        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珍惜曾经的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