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财迷农女忙赚钱在线阅读 - 205 榜上有名

205 榜上有名

        “对,我们两个一定都能够过得。”苏实秋肯定的说道。

        其他的小伙伴们一同过来,给两个人鼓励,同时也给自己呐喊,他们一个班上的学生,加上苏实秋和苏忍冬,还有十三个没有过童生考试。

        考试这个东西,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总会有那么几个倒霉娃子,平日各项学习没有任何的问题,一旦到了考试场所,便会掉链子。

        好比此刻过来的孟唐,他上一次就是这样,进了考场,突然肚子痛的扛不住,只能临时被送了出来,没有完成后面的考试。

        “我还是紧张。”苏忍冬小声的说道,考试的过程他的确是信心满满的,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写出来的文章得不到考官的认可。

        可是要宣布成绩的时候,心里总是没有底气,总觉得自己好像有很多地方写的不够好,是不是得不到考官的认可。

        等待结果的过程是恐怖的。

        苏实秋转过身,用力的拍了两下苏忍冬的肩膀,微微的疼痛感拉回他飘走的担忧。

        已经考完了,应该面对现实,目前的成绩还没有确定,他们每一个人都存着一份希望的,不是吗?

        而且,今年的童生考试考过了的话,他们明年便能下场参加秀才考试,这样一来,能节省多少的时间。

        只要秀才考试也过了,他们还能够接着参加举人的考试。

        接连三年的考试,必须加油才行,只有通过,才能给家里减轻负担。

        互相给对方鼓励,两兄弟放平自己的呼吸,不要因为紧张而导致呼吸加快,喘不过气来。

        有很多的毛病,都是自个儿紧张给紧张出来的。

        苏忍冬是小半个大夫,医书中记载的内容写的很多。

        “走吧,别想那么多,我们现在就过去。”范乔可是个行动派,不想在学堂等待那么长的时间。

        拉着两兄弟,想把人给带走,直接去县衙门口的张贴告示栏前守着,等着第一时间看到结果。

        苏实秋和苏忍冬也没有多抗拒,收好东西,跟着范乔一同离开学堂,跟其他人一起,达成范乔的马车前去等到放榜。

        未时整,县衙的大门打开,两排衙役郑重其事的从县衙出来,最后出来的一人是南湖县的县太爷本人。

        上一任童生考试的结果公布,也是县太爷亲自贴的榜单,在天衍朝也是独一份的。

        足以见得,南湖县县太爷对考试的看中,对学子们的重视。

        三年前的这一幕苏实秋和苏忍冬没看到过,此刻见到,不由得肃然起敬,两个人也以为,张榜的事情本来就是由县太爷来做的。

        “今年还是县太爷出来张榜。”范乔感慨的说了一句,想到去年的情景,那叫一个轰动啊,当时前来等待结果的学子,看到张贴红榜的人不是普通的衙役,是县城的父母官县太爷的时候,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他就是其中一位。

        不过呢,他也是幸运的,考上了。

        只是去年的秀才考试没有考上,才会在学堂继续学习三年。

        本来家里人想把他给送到京城的霖嵩书院去的,他坚定的拒绝了。

        也幸好拒绝了,不然啊,他不会碰到苏实秋和苏忍冬,更不会遇到心上人苏迎春。

        虽然在县城的学习条件确实没有在京城好,但他觉得自己比以前更加的有干劲,有冲劲。

        一个人,总是需要有点儿目标才会更加的有追求的。

        “范乔哥,难道不都是县太爷出来放榜的吗?”苏实秋发自灵魂的询问。

        范乔探着脑袋,瞻仰县太爷的英姿,一边回答苏实秋的问题,“现任县太爷来之前不是的,他来了之后就变成了他。”

        现在的县太爷是有魄力,有能力的,就是,升官好像没有那么快。

        至于原因,不是范乔能够触及到的层面,不只是他,他们家里也摸不清楚。

        “县太爷真的是一个勤奋爱民的好官。”苏实秋忍不住感慨,犹记得第一次见县太爷,还是在苏立勋和李根英的案件宣判上。

        当时就被震撼到了,暗自下定决心,等以后他有机会高中,也要像县太爷一样做个好官。

        少年的轻狂,满腔的热血,苏实秋从没想过能不能做到,一直在努力朝着对方的方向靠近。

        范乔符合着说道,“是的,现任县太爷,真的很廉政爱民。”

        比苏实秋两兄弟虚长几岁,范乔听家里人提起过上一任县太爷的光辉事迹,贪污腐败无所不作,将整个南湖县管理的一团乱。

        “走走走,我们快点过去。”范乔拉着两个人的手就要往前冲,他一定要带着两个人最先看到他们的成绩。

        苏实秋和苏忍冬一同用力,拉住范乔往前冲的脚步,他们就是不想那么过去,拖一下,让他们在建设一下心理。

        矛盾的两人,一方面自信自己可以通过,另外一方面又担心通不过应该怎么办。

        范乔回头看了两个想要拖延的人一眼,“迟早要看的,早看还早轻松。等会你看到其他人知晓了结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那才是煎熬。”

        过来人的经验,听不听呢?

        不用范乔催促,改为苏实秋和苏忍冬走在最前面,拉着范乔往前冲,凶猛的挤开周围的人群,将一个并未参加考试的人给带到了最前面,差一点点就冲到了县太爷的鼻子底下。

        周围的衙役拦住冲过来想要看榜单的人群,将他们的县太爷牢牢地保护在其中,不让周围的百姓冲撞了县太爷。

        贴好了榜单,叮嘱衙役们守好,同时盯着点前来看榜单的人,别受伤了。

        冲到最前面的苏实秋和苏忍冬两人,用力的瞪大双眼,仔细看红帮上面的名字。

        不敢从第一个看起,从最后一个往前看,第一排没有,第二排也没有,两兄弟的心凉了半截。

        都快看完一半了,还没有他们的名字的话,那他们肯定没戏了。

        跟两兄弟从后面往往前看不一样,范乔是从第一个名字往后面看的。

        在苏实秋和苏忍冬心灰意冷的时候,范乔激动的摇晃着两兄弟的手,用最激动的话语告诉他们,“兄弟,你们考过了。”

        两只手重重的拍在两个人的肩膀上,把苏实秋和苏忍冬给打蒙了。

        扭头,傻乎乎的看着范乔,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范乔可没有发现两兄弟的情况,他正在和其他人抢位置,那些个听到他报出了结果的人,纷纷往他的方向挤过来。

        看到了的人就给他们出去。

        没能从范乔那里得到结果,苏实秋和苏忍冬两兄弟继续寻找他们的位置,肯定是还没有看到更前面,所以没能发现他们的名字在什么地方。

        继续往前看,终于看到了正数第三排,对视一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的名字的字体,相对比后面的人大了一点点,这是前十名才有的待遇。

        再往前看,不多不少,一个第九,第一第十,刚刚好,踩着前十最后面的两个尾巴。

        超乎他们的预期,成绩怎么可能有这么好呢?

        在他们疑惑的时候,被其他冲过来的人群给挤了出去。

        恰好,跟同样被挤出来的范乔对上。

        范乔高兴的走过来,一把揽住两个人的脖子,兴奋的说道,“看到了吧,你们一个第九,一个第十,想当年,你范乔哥我也就考了个第十一名,没想到你们两个比我还要厉害。”

        消耗考试的结果远超预想,苏实秋和苏忍冬对着范乔露出一个特别开心的笑容,他们深深地明白,能够有现在的成绩,跟易苍梧脱不了干系。

        在答题的时候,他们经常想起易苍梧给他们批改的卷子,举一反三,用讲过的来回答考试的题目,自然是万分的流畅。

        “快说说看你们两个是怎么做到的,考的那么好。”以范乔对两人的了解,苏实秋和苏忍冬这一次通过的话,成绩也应该是排在后面才对。

        比他预计的好那么多,直接窜到了前十去了。

        那可是前十啊,名字都会被专门放大来看的。

        苏实秋和苏忍冬默契的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当然是努力学习,多练习。”

        范乔挑挑眉头,在两个人的额头上一同弹了一下,“我听你们瞎扯淡,会相信才有鬼,不想说就算了,我又不强求。”

        眉头一转,“既然你们考了一个好成绩,是不是应该请客吃饭?不用上酒楼,去你们家就好。”

        惦记着去苏实秋他们家已经很久了,奈何他们一直不同意,直到现在,他都没能去看一看迎春家是怎么样的。

        这种时候吧,两个人的眉眼快速的抓住其中的重点,飞快的跑走,“不要,不请客。”

        范乔追上去,三个人乐呵呵的冲出了人群,灿烂的笑意,让分心看一眼的人受到感染,跟着露出一抹浅笑。

        遇到可以开心的事情,就跟着一同笑一笑。

        苏实秋和苏忍冬的体力是范乔比不上的,两兄弟真的就扔下范乔不管了。

        就在刚才,跑着跑着,心头用上一个念头,那就是回家,他们要把这个好消息跟家里人一起分享。

        他们考过了童生考试,以后,他们也是迈入了门槛的人,明年的秀才考试,他们会加油的,一定会努力考过的。

        等他们过了秀才考试,家里便有四十亩地能够减免赋税。

        这是他们努力学习能够给家里带来的最为直接的福利,感受到有秀才功名的好处。

        范乔追着追着,发现人不见了的时候,苦笑不得。

        他又不是逼着要去他们家的,有必要跑的比兔子还快吗?两个小朋友也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体贴当哥哥的心情。

        看在苏迎春的面子上,他不会跟两兄弟计较。

        不过,他记住了,一顿饭是必定要吃的,就当,好事多磨。

        一路往家里跑,跑的气喘吁吁的,两个人都舍不得停下脚步,只是稍微放慢一点点速度。

        回到家门口,苏实秋和苏忍冬看着围在他们家门口的村里的姑娘们,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随后才踏步进入家门。

        脚步飞快往家里冲,生怕慢一点会掉入一群女人的盘丝洞中,村里的这些人,可比半夏讲过的西游记中的女蜘蛛精还要可怕。

        见到苏实秋和苏忍冬回来,还想跟两个人套套近乎,然后进到苏家的大门,两人倒好,跑的飞快,都不给他们机会。

        恨恨的瞪了一眼两兄弟的背影和转瞬关上的大门,不敢跟守在门口的护卫正眼对上。

        人家后里头有刀呢。

        苏实秋和苏忍冬比平常早回来一个时辰,苏半夏见到两人的第一眼就是差异。

        “你们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不上课吗?”

        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苏实秋和苏忍冬一同冲过去,一人一只胳膊,用力的拥抱了一下苏半夏。

        眼眸中的星光闪烁,苏半夏看不到他们的表情,没办法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两个人抱着她的手臂在抖动。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是被人欺负了吗?告诉我是谁,我给你们找场子去。”

        苏半夏以为两个人刚才的笑脸是强颜欢笑,特别霸气的安慰两人。

        两兄弟一同摇摇头,苏实秋忍着欣喜的心情,闷声说道,“半夏,我们考试过了。”

        “什么?”苏半夏没有听清楚,还在想着是哪个不要命的敢欺负他们家实秋和忍冬,明天一定得上县城问问范乔哥知不知道。

        “我说,我们两个通过了童生考试。”苏实秋第二次的声音清晰了,也说的更加的清楚。

        “什么,你说什么?是真的吗?”率先惊呼出声的人是听到声音出来的刘桂花。

        惊讶、期待……

        苏实秋和苏忍冬松开苏半夏的胳膊,一同来到刘桂花的面前,用力的点点头,异口同声,“是的,我们考上童生了。”

        话音落下,刘桂花的泪水瞬间决堤,哽咽的说道,“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儿子,你们太棒了。我……”

        说到后面,已经说不下去,只剩下泪水,无声的诉说着刘桂花的喜悦。

        委屈了这么多年,就连苏三祥下跪道歉都比不上此刻。

        儿子有出息,为娘的怎能不感动、不激动。

        抖动着嘴唇,用力的忍住想要暴哭的冲动,用颤抖的双手轻轻地拍了拍比她高了快一个头的苏实秋和苏忍冬的肩膀。

        “娘。我们考过了。”苏实秋和苏忍冬再次说道。

        刘桂花实在是忍不住,一把抱住两人,用力的哭了起来,嘴里念叨着,“娘的好儿子,娘的好儿子……”

        苏迎春听到刘桂花的哭声,从屋里出来,看向站在一旁的苏半夏,小声的询问,“半夏,这是怎么回事?”

        苏半夏开心的跟苏迎春分享好消息,“实秋和忍冬童生考试成绩出来了,他们两个人都过了。”

        闻言,苏迎春瞬间僵住,同样瞪大眼睛,惊喜的看着苏半夏。

        苏半夏点点头,指了指抱在一团的人。

        看,娘听到了结果之后是这个样子的。

        然后,她看着苏迎春跟娘一样,泪水决堤,脸上却挂着笑容。

        屋里面,易苍梧听到外面传来哭声,跟着跑了出来,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稍早之前,有人来家里闹事,半夏她娘都没哭出声来,现在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易苍梧出来后,看到的就是刘桂花和苏迎春搂着苏实秋和苏忍冬两兄弟哭泣的画面,一个放声大哭,一个无声的掉泪。

        还好,他的半夏就在旁边看着,又是欣慰,又是心疼的。

        他,一时半会也摸不准他们这是怎么了。

        听到脚步声,苏实秋和苏忍冬抬头,看到易苍梧,只能用眼神和表情跟他打了个招呼。

        分享好消息的人,不得不化身安抚娘和姐姐的贴心大棉衣,轻声细语的劝说着,让她们别哭了,他们带回来的是好消息,是好事呀。

        刘桂花和苏迎春也知道是好事,可她们就是忍不住。

        儿子/弟弟有出息了,她们高兴,喜极而泣,一时半会没办法忍住不掉眼泪,等她们缓一缓,缓一缓就好。

        易苍梧从苏实秋和苏忍冬哄人的话语中分析出,原来,并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而是他们两兄弟的童生考试今天放榜了,然后两个人都考上了。

        他们回来报喜,迎接的就是娘和大姐的大哭和无声哭泣。

        易苍梧没办法体会刘桂花和苏迎春的激动,来到苏半夏的身旁,小声的说道,“如果你也感动的想哭的话,我的肩膀借给你靠。”

        苏半夏抬头,看了他一眼,易苍梧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肩膀借给她靠,靠着有什么用呢,如果要借给她的话,给钱吧。

        钱是最能够解决她烦恼的东西,看到钱她肯定想不起来刚才都经历了什么事情,一定不会再哭的。

        这话,苏半夏没跟易苍梧说。

        露齿一笑,目光继续放在娘和姐姐弟弟们的身上,走过去,分别拍了拍两个掉眼泪的人的肩膀,“好了好了,不哭了,再哭的话,眼睛就要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