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落子

第八十二章落子

        亭外都是人,几丛野梅被踩的很是凄凉。

        还有很多人正往这边赶来,棋盘山里有些混乱。

        何霑已经离开溪边来到亭子前。

        瑟瑟一直跟在他身边,好奇问道:“你不去下棋吗?”

        何霑摇头说道:“不去。”

        在这种时候,当然是看棋比下棋重要。

        瑟瑟关心说道:“难道你不怕被取消资格。”

        “法不责众。”

        何霑指着亭子里的那两个人,说道:“他们来这么一出,谁还有心情下棋?”

        ……

        ……

        这是梅会上最受期待的一场对局。

        人们本以为这场对局过些天才会出现,或者根本无法出现。

        谁知道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时刻,这场对局就这样开始。

        就像一个故事,明明刚刚开始,便忽然到了高潮部分,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来观看棋战的修道者,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亭子周边围了个水泄不通。

        参加棋战的参赛者也再无法控制情绪。

        最先离开亭子的是尚旧楼,紧接着是谷元元与雀娘,然后越来越多的参赛者走出亭子。

        就连那些已经开始的对局也停了下来。

        整座棋盘山,现在只有一局棋。

        ……

        ……

        和国公听着下属的回报,无奈说道:“那就这样吧,已经开始的棋局一定要封好,其余的事情等这局棋下完再说。”

        下属官员有些担心说道:“如果这局棋要下三天三夜怎么办?”

        和国公笑着说道:“以童颜的水准,赢井九用得了这么长时间?只要井九不玩那些阴招拖时间就好。”

        那名官员有些不确信说道:“听说这次中州派与青山宗的大人物们都动了真火,万一井九真的拖时间怎么办?”

        和国公摆手说道:“不至于,井九可是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

        那名官员心想如果井九真如景阳真人一般行事,又怎么会来参加梅会,还会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与人争胜负?

        ……

        ……

        梅会棋战的猜先与普通的棋局猜先没有区别。

        唯一的差别就是,对弈双方都是修道者,他们可以用自己的神识尝试看到对方手里的棋子数量。

        当然对方也可以用神识进行屏障,最终还是要看谁的神识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另一种公平,同时也意味着较量会在棋局之前便开始。

        无数道视线落在童颜的手上。

        没有谁敢把神识落在那只手上,因为那是非常无礼的举动,近乎挑衅。

        但隔着十余丈的距离感知,众人也能感觉到童颜的手间有一团乳白色的光焰。

        那些光焰代表着极为雄厚纯正的真元,应该是中州派的先天玄功修至高阶的表现。

        这个时候,井九说了句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话:“你想用哪个子?”

        听着这话,童颜的眉慢慢挑了起来,人群也有些骚动。

        难道你就一定能看破单双?这未免也太嚣张了些。

        童颜没有动怒,只是看着井九的眼神越发冷淡,说道:“我用白子。”

        主动选择白棋,可以理解为他习惯后发制人,也可以理解为轻蔑与无视。

        ——虽说对局有贴目,但在很多人看来,先手总是更重要些。

        “三颗。”

        井九直接报出了他手里的棋子数量。

        根本不需要说什么单双。

        人群再次骚动起来,然后很快平息。

        童颜眯着眼睛看着井九,没有说话。

        井九神情如常,似乎觉得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伸手拿起一颗黑棋放在棋盘上。

        三三。

        亭外响起一阵叹息声。

        不是这步棋有什么问题。

        这是第一手黑棋最常见的位置。

        只是观棋的人们对这局对战的期待实在是很大,总希望能够看到什么特别的地方,什么石破天惊的选择。

        当然,人们也很清楚,除非井九直接把棋子落在天元或是角上,不然只是开局而已,又能如何特别呢?

        啪的一声轻响,童颜想都没有想,直接拿起一颗白棋贴了上去。

        井九的回应也很快,第二颗黑棋落在了左上角的空白处。

        ……

        ……

        啪。

        啪。

        啪。

        啪。

        ……

        ……

        一片安静,只能听到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

        无数人瞩目的对局,就这样寻寻常常的开始了。

        二人落子的速度,不快也不慢,隔上数息时间,便会落下一子。

        棋盘上的黑白棋子缓慢地增加着。

        没有人会愚蠢到在这时候发出赞叹声,也没有谁会愚蠢到在这时候便开始质疑。

        棋盘上的局面很寻常,黑白棋子落下的位置很寻常,谁能看出好来,谁能看出不好来?

        但人们的感觉还是有些怪,因为这场对局的开始实在是太寻常了,没有意外,也没有惊喜。

        现在的局势非常简单,没有厮杀,也看不出什么深意。

        井九与童颜的行棋就像是两个人相对而站,各自比划着招式,却始终没有出剑斩向对方,或是用法宝轰向对方。

        人们最不解的是,他们也没有感受到二人在蓄剑势、攒真元,准备稍后出大招。

        赵腊月不怎么懂棋,反而没有什么感觉。

        瑟瑟懂些棋,于是愈发不懂。

        这场棋局实在是太过普通。

        完全配不上童颜与井九的名头。

        远处的人群渐渐响起一些低声议论。

        “这是怎么回事?”

        “这水平看着很普通啊。”

        “童颜公子是不是不想让青山宗太丢脸,所以留了力?”

        ……

        ……

        南忘与青山弟子们已经来到棋盘山,没有走近那个亭子,站在稍远些的树林里。

        听着那些议论声,有些弟子们的神情微变,下意识里忘向南忘。

        青山弟子对琴棋书画都没有什么认知,不知道那些人的议论是不是真的。

        “一群白痴。”

        南忘说道:“看不懂棋,就去看那些能看懂棋的人。”

        ……

        ……

        今日来到棋盘山的人,或者是准备参加棋战的年轻弟子,或是来观棋的师长同门,都是爱棋之人。

        如果说他们都不懂棋,那有资格称得上懂棋的人是谁?

        有人注意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亭外。

        尚旧楼与雀娘看着棋盘,神情异常凝重,如临大敌,比他们自己去下棋要紧张的多。

        谷元元的模样更是不堪,眼睛瞪的极圆,呼吸粗重,听着就像拉风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