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准备出剑

第四十八章准备出剑

        海浪拍打着礁石,生出无数雪浪。

        阴三面朝大海,微笑如春暖花开。

        他的气息还是那般亲切动人,给人一种阳光开朗的感觉,仿佛没有任何烦心事。

        玄阴老祖站在后方,看着他的侧脸,生出很多同情,叹了口气,从衣袖里取出一根骨头,举到嘴边啃了两口。

        那根骨头细长,不知道是海兽的肋骨还是人类修行者的臂骨,看着有些可怕。

        不知为何,老祖觉得无甚滋味,重新把骨头收了起来。

        阴三没有回头,问道:“你往年最喜欢吃这个,为何口味变了?”

        老祖难过说道:“可能是老了,吃什么都没劲。”

        “我还是很喜欢吃火锅,胃口像年轻人一样好,我还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兴趣,还是觉得努力奋斗不晚。”

        阴三看着大海,微笑说道:“所以我至少还要再活五百年。”

        老祖认真说道:“五百年哪里能够,人族需要您再活五万年。”

        “我又不是天光峰顶那只乌龟。”

        阴三望向自己的右手,忽然问道:“剑确实在那里?”

        他的手背上有些发黑,散发着淡淡的死气,看着就像枯萎的树木。

        更恐怖的是,他的指尖像是石灰岩一般,被海风吹拂,便能落下灰来。

        老祖说道:“苏子叶说是少明岛,但天近人不知道,无法互相印证,还是要小心些。”

        少明岛是西海剑派的剑书珍阁,看守极严,想要不惊动西海弟子便进去,确实很有难度。

        阴三说道:“有趣,看来西海最重要的东西,都放在那里。”

        就算初子剑不在少明岛,他也是要去的。

        只有很少人知道,西海剑派护山大阵的阵枢就在那里。

        时间缓慢流逝,海浪不停拍打,雪浪久久不歇,红日落入水中,黑夜来临。

        在淡淡星光的照耀下,阴三与玄阴老祖踏着海面,向前方那座海岛走去。

        西海群岛曾经是蛟人王国的领地,后来被西海剑派占为山门。经过两百年经营,这里的防御已经极为完备,即便护山大阵没有完全开启,海下隐藏着的那些凶险阵法,便足以杀死前来窥视的修行者。但这些对阴三没有任何意义,不是因为玄阴老祖的境界深不可测,而是因为他吞噬了天近人的神魂,对这里的阵法了若指掌。

        当年西海剑神在这片群岛建派的时候,负责整体设计与阵法布置的就是天近人。

        远方的海面上忽然传来轰隆的声音。

        飞鲸破海而出,向着夜空某处飞去。

        海水如百余条瀑布从飞鲸庞大的身躯上洒落,被星光照亮,仿佛银色的缎带。

        飞鲸当年被元骑鲸重伤,伤好后不敢离开西海群岛太远,不知道今夜它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事。

        阴三看着飞鲸渐渐消失在黑夜里,收回视线望向前方不远处那座海岛。

        海岛上到处都是青树,在黑夜里就像是水墨涂出来的色块,与被星光照亮的海水形成截然不同的世界。

        二人随海水踏上沙滩,进入密林,避开阵法,悄无声息来到山里某处极偏僻的洞府前。

        地面上散布着乱石与细沙,残留着几个足迹,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痕迹。洞府石门紧闭,看着很是寻常,但如果视线在石门上停留的时间长些,便会感觉到石门表面仿佛正在流动,形成无数个细密的漩涡。

        西海剑派山门大阵的阵枢,就在这座洞府里。

        如果能够控制阵枢,便可以随时解除山门大阵。

        试想当无数道剑光自青山来到这里时,西海剑派的山门大阵忽然消失了……那画面该是怎样的有趣。

        想着那个画面,阴三笑了起来,走到洞府石门前,伸手拂掉上面的灰尘,低头望向那些正在缓缓流动的线条。

        老祖很自然地走到他身后,转身蹲下,像条老狗般盯着外面。

        ……

        ……

        西海群岛由七百个大大小小的岛屿组成。

        离少明岛约三百里外的群岛中央有座最大的岛,名为坠仙岛。

        坠仙岛上有着西海群岛最高的一座山,也是西海剑派所在地。

        高山面对东海的那面是片陡峭的悬崖,悬崖高处有座洞府,对着海的那面有道宽约百余丈、高数十丈的巨大空洞。

        这道空洞看着就像一扇巨形的窗户,海雨天风、阴云变幻都在其间,如画框一般。

        西海剑神站在巨窗边,面无表情,如石像,亦如画中人。

        远方海面上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吟啸,海水渐渐分开,变成两道壮观的白线。

        看着这幕画面,西海剑神微微挑眉,从画里跃然而出。

        被青山打压了这么多年,西海剑派依然屹立不倒,就是因为他的存在。

        通天巅峰境界的他,又正值壮年,无论修为还是气势都是最盛之时。

        中州派的谈白、青山宗的柳元,果成寺的住持垂垂老矣,布秋霄太年轻还未破境,禅子更加年轻,水月庵里都是女子,连三月不知生死,放眼朝天大陆,谁敢放言能在决死之战里胜过他?

        刀圣曹园或者可以,但他在白城孤刀镇风雪,无法离开。

        当年青山宗毁了云台便罢手,是因为他当机立断,斩杀了自己的师弟西王孙,也是因为对此人有所忌惮。

        飞鲸来到了崖前,巨大的身躯遮蔽了天空,一个戴着笠帽的男人从鲸背上走了下来,脚下光滑的鲸身上隐隐可见绿光,正是曾经的玄阴宗少主苏子叶。

        这次他从云梦山带回来了最新的消息,事态有些紧急,所以西海剑派动用了飞鲸去接他。

        苏子叶没有浪费时间,直接说出了那个消息。

        “中州派认为太平真人在青山有内应,如果杀他,青山应该会来人。”

        西海剑神面无表情说道:“证据?”

        苏子叶摇头说道:“中州派不肯说。但不管我们直接杀了太平真人,还是借此事引出青山里的那个人,又或者直接导致青山内乱,对中州派都有好处,所以我觉得中州派没有撒谎,一旦青山来人,他们肯定会出手。”

        人人得而诛之,说得的就是太平真人这种人。

        如果青山试图干涉西海剑派诛杀此魔,中州派有充分的理由出面,就连果成寺与青山宗的盟友都没办法说什么。

        西海剑神的神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说道:“玄阴子有没有新的消息?”

        苏子叶说道:“没有,但按照前几年的说法,最迟不会超过今年太平真人的借躯便要崩解,他肯定会来。”

        西海剑神说道:“你告诉他们,初子剑在天璇岛。”

        苏子叶说道:“是。”

        西海剑神说道:“这件事情办妥了,我会替你向玄阴子讨要烈阳幡的秘法。”

        苏子叶说道:“不必,如果可以的话,请杀了他。”

        西海剑神转身望向他问道:“为何?”

        苏子叶说道:“烈阳幡落在王小明手里,明显是老祖的意思,我想他才是老祖挑选的传人。”

        西海剑神说道:“有道理。”

        苏子叶接着说道:“另外已经确定,童颜之所以叛出中州派,是因为他偷了青天鉴。”

        西海剑神说道:“如果他无处可去,可以来我这里。”

        苏子叶觉得有些不妥,说道:“我们既然决定与中州派结盟……”

        西海剑神举手,示意他不用再说。

        苏子叶退出洞府。

        西海剑神望向大海,如石像一般。

        他很早就知道太平真人逃出了青山剑狱,因为他见过对方一面,并且达成了某种协议。

        没想到最后云台毁了,师弟死了,不老林的高层都落在了太平的手里。

        “我还真是一个不擅长阴谋的人啊。”

        西海剑神的唇角缓慢地翘起,露出一个有些生硬的自嘲笑容。

        数百年前,他随着天近人离开南海雾岛来到朝天大陆时,只是一名很普通的年轻剑修。

        他现在能够变得如此强大,是因为他根本不关心别的事情,只知道修行。

        西海上的每处岛礁都有他练剑留下的痕迹,无数只飞鸟与鱼都曾经见过他的剑光。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与常年闭关、不理世事的景阳真人很像。

        在他看来苏子叶的想法很好,与中州派结盟当然有好处,杀死太平真人很好,诱出青山强者再杀之更好。

        但他更清楚这些事情都可能是假的。他没有能力也没有精神去分辨这些事情的真与假,所以干脆不去想。也许到时候中州派会袖手旁观,也许玄阴子另有想法,也许青山宗有什么阴谋,那又怎样呢?

        只要自己够强大就行了。

        把所有人都杀了那就行了。

        对此他很自信。

        因为这次他不是一个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与不动辄已,一动便要倾巢而出的井九很像。

        这样的人,确实可怕。

        ……

        ……

        神末峰安静至极,崖下没有猿猴的叫声,山坡上也没有马儿的嘶鸣。

        顾清收到通知,从朝歌城赶了回来,与元曲站在赵腊月身后,沉默看着紧闭的洞府。

        平咏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觉得好生害怕。

        洞府里每隔数息便会传出一道磨剑声。

        暮色渐浓时,磨剑声终于消失了。

        神末峰如常,远处的剑峰里却有些变化。

        崖间石缝里的那些剑嗡嗡轻振。

        剑意破雾而去,遇风而回,如旋舞一般。

        似在欢迎一把绝世名剑的归来。

        洞府开启,井九从里面走了出来。

        依然白衣飘飘。

        还是仙人容颜。

        但赵腊月与顾清都觉得,他比以往有些不一样。

        赵腊月看着他的右手,问道:“好了?”

        井九说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