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春色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六章 草木皆兵

第九百四十六章 草木皆兵

        在离开北平府之前,朱高煦叫身边的人举荐一个使节,派去鞑靼阿苏特部册封阿鲁台。

        侯海让部下郭昂举荐了一个人,乃北平府儒学教授,名叫陈镶。那是个年轻小官,举人出身,主动请缨前往鞑靼;他通过熟人郭昂引荐,名字才得以传到朱高煦的耳边。

        据侯海言,这个陈镶认为此行是仕途良机,如非皇帝出巡途中身边文官不多、好事还轮不到他,很是有心。陈镶数次登门央求郭指挥,才争取到了这条门路。

        考虑到鞑靼人不止一次杀死、或扣押大明使节的往事,确实朱高煦身边几个有前程的有地位的官员、不太适合干这差事,朱高煦便亲自见了陈镶一面。

        陈镶身材单薄,衣着朴素,除了整齐的青色官服和乌纱帽,里衬似乎有点旧、不过洗得很干净。朱高煦见他气质正派、面圣时也还算不卑不亢,便好心提醒道:“陈教授可明白,此行可能有些危险?”

        “回圣上,臣愿为朝廷死节。”陈镶道。

        “甚好。”朱高煦点头道,他又打量了陈镶稍许,便果断地转头道,“侯左使为陈使君备好册、印、诏书,再安排些随从,从鞑靼残部中挑些人,准备一下。”

        陈镶跪拜道:“臣叩谢圣恩,定不辱使命。”

        朱高煦将他扶了起来,只说道:“册封阿鲁台若遇困难,不必强求,设法保命活着回来。”

        “是。”陈镶回答后,起身后飞快地看了朱高煦一眼,神情中有点意外之色。

        接着朱高煦才大致说了一些细则,若是册封阿鲁台进展顺利,便可要求阿鲁台,让科尔沁部落的人马、从兀良哈三卫的地盘上撤走,回到他们自己的牧场。并叫陈镶通知阿鲁台,大明愿意在哈剌温山(大兴安岭)以西选择地方,增开互市与鞑靼部落直接交易。

        ……到北平府述职的将领们,此时也陆续开始返回各自的驻地。

        将领何浩走山海关出去,并未转向北上、去他驻守的大宁城,而是继续往东北方向先去辽东都司。他们的人不多,小队人马骑马而行,自然要比大军快得多。何浩从北平出发,到达辽东都司也就十来天行程。

        这回都指挥使曹毅很急的样子,何浩刚从马背上下来,立刻就有曹毅的家奴上前来了,请何浩前往衙署中见面。

        在家奴的带引下,风尘仆仆的何浩进了一间书房,里面只有曹毅一个人。瞧起来曹毅早就在等他了,提起已屏退左右。家奴带上房门,也回避走开。

        何浩上前抱拳行礼,他的动作有力,身上没换的衣甲“哐当”一声响,说道:“末将拜见曹都使。”

        房间里很温暖舒适。曹毅则一身红色官袍,若不看前面的补子花色,他的样子与寻常文官没甚么区别,且头发花白年龄有点大了,没有多少勇武的气质。曹毅点头道:“何将军一路辛苦了。”

        何浩忙道:“末将不敢。”

        曹毅终于径直问道:“圣上提没提到那事儿,怎么说?”

        何浩痛快地答道:“回曹都使话,提了。圣上赐宴时,当众说武将和家眷都不准做买卖,要让市舶提举司来管那事儿。”

        曹毅埋着头,皱眉寻思着甚么。过了一会儿,他抬头催促道:“还说了甚么?”

        何浩微微偏头作回忆状,说道:“圣上后来言语挺和气,许诺要给戍守的边军弟兄们发军饷和赏钱,军饷与京营一样。还说要专门管军需供应,重新安排规矩啥的。”

        曹毅道:“你再想想,圣上确实是这么说的?你没有忘记甚么话?”

        何浩马上信心十足地说道:“末将的记性还不差哩,原话有点不同,不过意思就是这般。后来末将又听别人说,圣上打算让福余卫南迁,并给福余卫兀良哈人军籍人数,也发军饷。”

        曹毅没吭声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子。

        何浩闭嘴了一会儿,但站的时间太久,渐渐有点无趣,便又开口说在北平的见闻琐事。

        良久之后,曹毅忽然打断了何浩,盯着他说道:“你回大宁后,应立刻禁止大宁城的所有买卖,不要再与兀良哈人做生意。叫那些无良哈商人,暂且来辽东都司这边的开原、广宁交易。”

        何浩愣了一下,马上把没说完的废话、吞进了肚子里。他接着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圣上就这么一说,市舶提举司的人还没来,曹都使不必这么急罢?”

        “很急!”曹毅道。

        何浩仍然无法理解。面对曹毅这样的态度,他心头只有震惊与不满。最近几年何浩吃好的穿好的,又纳了几房小妾,许诺过给宠妾的首饰还没买,想再买一处别院的打算也未实现;城南盐商的小媳妇,说等她丈夫去内地运东西的时候,她要悄悄过来住哩。如果忽然斩断了财源,光靠那点官俸能过多舒服的日子?

        “曹都使,咱们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啦?”何浩嘀咕道。

        曹毅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说道:“何将军,你还年轻。记住老夫的话,走得稳才能走得长。”

        何浩无奈道:“曹都使有学问,教诲得有道理。”

        曹毅似乎看出了他不太情愿,便瞅了一眼门外,沉声道:“圣上说要给边军弟兄们发军饷、赏钱,又说要专人运送军需,这是甚么意思?圣上就是不想让武将们沾钱,圣上宁肯让朝廷多花钱。”

        何浩没有回应。

        曹毅道:“多半是这样的缘由。就算咱们猜错了,先偃旗息鼓观望一阵,也并不是甚么坏事。圣上亲口说的事儿,咱们还不得有点反应?”

        何浩忍不住说道:“曹都使勿虑,末将那时在场,瞧圣上并未恼怒,说话都是为弟兄们着想。您会不会有点武将圣上的好意哩?”

        曹毅眉头紧皱,有点不耐烦道:“你听老夫的意思行事就行,别的不用多管。”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何浩只得抱拳道:“是。”

        曹毅缓了一口气,伸手在何浩的肩甲上轻轻拍了一下,“何将军劳顿,先去卸甲歇着罢。”

        何浩便抱拳拜道:“末将告退。”

        第二天,曹毅又见了何浩一面,他还是昨天的态度没变,叮嘱何浩回去把大宁城的摊子收拾了。因为曹毅的态度坚决,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何浩也无从争辩,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姑且答应。

        何浩不能在辽东都司久留,几天后便离开辽阳,向大宁城而去。

        晚上在官铺借宿时,何浩与麾下心腹将领谈及了此事,发了一通牢骚。这时候他又想起了曹毅说过的话,以前曹毅教麾下部将们,告诫大伙儿不要向下属发牢骚。

        何浩也不知道那是甚么道理,反正再次违背了老都使的教诲。何浩确实是忍不住,说道:“咱听人说,人是越老胆越小。瞧曹都使便是如此,闻风就是雨。曹都使在辽东可不是好惹的,平日怕过谁?咱真没想到,他原来如此怕事。”

        部将附和称是。

        何浩的脸颊皮子抽了一下,“反正都老了,好日子也剩得不多,你说老头怎么比咱们还胆儿小?”

        部将吸了一口气,一本正经地小声说道:“咱们看老头儿的日子是剩得不多,可对他们自个来说,那可是仅剩的东西哩。”

        “有道理。”何浩寻思了片刻点头道,说罢又叹了一口气。

        数日之后一行人便到了大宁城。何浩来不及与妻妾们叙话,立刻就去了城南的脂粉铺,然后叫铺子里的半老徐娘去盐商家送货。

        果然不到半个时辰,那盐商的小妇人就从宅邸中来了。小妇人一进后院,何浩便将她抱住,正是有诉不完的相思。何浩家中有妻妾,可最近就是痴迷这个女人,也说不上来为啥。或许时日一久就淡了,不过此时他还十分沉迷。况且即便腻了的那天,何浩寻思还能找到别的女人,只要有钱有心,机会得当,难保妇人不动心。

        二人亲近说话,女人的声音道:“今日我不能留得太久,酉时他会回来。不过他下个月就要离开大宁,跟商帮去关内运货。我们见面的这地方也是人多眼杂,不便相见,你说的别院在哪里?”

        何浩道:“咱刚回大宁,前阵子忙着去北平见大明圣上,又去了辽东都司、见了都指挥使。今日刚回来,还没顾得上,等我安排好,自会让你知晓。”

        女人的声音满是膜拜,“何将军直达天听前途无量呀,以后飞黄腾达只怕要忘了奴家。”

        “瞧你说的,我回来之后、马上就来见你,能忘了你呀小美人。”何浩道。

        但在刚才一瞬间,何浩忽然暗自感到有点心酸。想想自己见的都是大人物,竟然会为了买一座别院、多养几个娇|娘而发愁,这符合自己的身份地位吗?一下子要他放下锦衣玉食的日子,过得规规矩矩、清汤寡水,还真是一天都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