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五章: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六百五十五章:如此便可不相思

        上官仪,当然能明白李愔的意思。

        现在,正处于华夏城和这些原住民的蜜月期中。

        如果这个时候,王爷称皇的话,可能会对双方的关系,形成不可弥补的裂痕。

        毕竟,你都成皇了,那么你的地盘有多大呢?

        到哪里呢?

        难道说,你建立的这个王国,就只有这方圆百里的地方?

        这么小的一个地方,甚至还不如大唐的一个州大。

        建立这样的帝国,意义何在?

        如果说,你的地盘,就是整片大陆的话。

        那么哪些原住民,肯定会产生抵触情绪,甚至于,会发生战争的。

        毕竟,人家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的时间,这是他们的家园。

        你来到,就说这所有的地盘,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

        试问,哪些原住民,会同意吗?

        换成谁,谁都不可能同意啊!

        所以说,现在称皇的话,会有很多不利之处。

        但是,现在不称皇,其实也有不称皇的坏处。

        比方说,跟随李愔而来的这些官员。

        他们背井离乡,图的是什么呢?

        王爷对他们有知遇之恩,这肯定是一方面的原因。

        但是上官仪相信,最重要的原因,只怕是因为,他们要的就是这份从龙之功。

        只要李愔称皇,那么他们这些人,全都是开国功臣。

        到时候封侯拜相,自然不在话下。

        现在人家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了,你居然不着急称皇。

        你让那些人,心里会怎么想?

        更重要的是,早称皇,晚称皇,早晚都要称皇。

        难道晚几年称皇,哪些原住民都不会抵触了吗?

        事关他们的切身利益,上官仪感觉,这个冲突,早晚是会有的。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晚冲突反倒不如早冲突的好。

        上官仪,其实是不怎么赞同王爷的这种策略的。

        既然早晚都会发生冲突,那么现在收买他们的意义何在呢?

        上来就把他们打疼了,打怕了,将这些人全部聚拢在一起,同样可以为他们做工。

        甚至在那个时候,他们需要付出的更少,他们做出来的工作会更多。

        而后期一系列的冲突,都将在最初的时候解决掉。

        这才是最妥帖的办法。

        而王爷选择了一条,最为艰难的办法。

        当然了,王爷是跟着过来的,王爷已经做出了这种选择,上官仪也只能尽力协助。

        想到这里,上官仪叹息道:“王爷,可是我们和原住民之间,早晚是要发生冲突的啊!”

        上官仪心里的所思所想,其实李愔自然是清楚的。

        上官仪想到的办法,李愔怎么可能没有想过呢?

        但是,李愔已经事先知道,那条路,是行不通的。

        因为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已经有人这么做过了。

        但是最终,他们也没能奴役这些原住民。

        他们只能大肆屠戮这些原住民,然后从非洲那边,调集黑奴过来劳作。

        既然证明这个办法是行不通的,李愔不得不换一种思路,换一个办法。

        当然了,这种事情,李愔也是没办法向上官仪解释的。

        李愔神秘一笑,然后说道:“这可未必!说不定有人帮助我们,将这些原住民,全部都推到我们身边呢?”

        还能发生这种事情?

        上官仪思索半晌,都没想出,怎么才有可能发生王爷所说的这种事情。

        不过,思索半晌,始终没有推导出一个正确的答案。

        上官仪索性不再去想。

        既然王爷说有,哪必然是会发生的。

        跟随王爷多年的时间,上官仪已经见证过王爷太多的神奇之处。

        现在上官仪对李愔,已经产生了一种盲目的信任。

        既然王爷说有,哪就必然会有。

        既然王爷做出了这种选择,哪就必然有王爷的道理。

        自己只管按照王爷的策略和方针去做就好了。

        从第二批人员来到之后,华夏城也多出来许多部门,许多职务。

        比方说,华夏城的治安,以前都是军队在管理。

        而现在,军队就不再管理华夏城的治安。

        华夏城的治安问题,交给了公安部。

        而公安部的部长,李愔就任命给了刘志翔。

        虽然李愔多年没在剑南道了。

        虽然他并其实并没有见过刘志翔几次。

        以至于,刘志翔都认为,王爷不会认识他。

        但是其实,对剑南道的官员的政绩,上官仪每年都会做出书面汇报。

        而徐慧手下的织梦组织,对这些官员,都有详细的资料。

        所以,对他们的业务能力,个人素养,李愔都摸的一清二楚。

        这一次将公安部交给刘志翔,也是李愔综合考虑的结果。

        而这一次的任命,让刘志翔更是产生一种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死相报的那种感动。

        从此,华夏城的各个路口,出口加工区的大门处,多出来好多个岗亭。

        这些岗亭上,都有身穿庄严警服,头戴大盖帽的警察。

        这些警察,负责左右街道的安全。

        甚至于,如果想要去什么地方,或者是遗失了什么东西,都可以找他们询问。

        而这些警察,在回答百姓的问题之前,都必须要先敬礼。

        回答的时候,也必须要耐心,态度要端正,要面带微笑。

        警察的态度,这些华夏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毕竟,他们在剑南道的时候,早就见识过了。

        但是哪些原住民,看到这些警察的服务态度,无不啧啧称奇。

        因为这种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之外。

        他们从来都没见过,会有这么耐心,这么低三下四的官差。

        在他们部落之中,哪些充当官差的角色,态度都是相当蛮横的。

        这越发的让他们感觉到了,华夏城这里的文化底蕴。

        ……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冬天。

        眼见在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要过年了。

        李愔出来了,也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

        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华夏城发展的飞快。

        而随着第二批人才的加入,华夏城的建设,也在进一步加快。

        与此同时,华夏城的秩序,也在进一步的完善。

        上官仪和武媚娘两人,共同管理着华夏城。

        李愔命令上官仪管理政务,武媚娘负责人事任命。

        这两人的职务,就相当于后世的某长和书记。

        两人要相互支持,但是又要相互抗衡。

        对于两人的工作,李愔还是比较满意的。

        接下来,李愔就准备先回大唐一趟了。

        当然了,这一次回去,李愔不仅仅是想念家人,想回去看看他们。

        他还有更重要的使命。

        这一次回去,他就只准备带着李元芳和一百护卫还有上官婉儿一起回去。

        而武媚娘负责管理华夏城的人事任命。

        而偏偏现在华夏城,新增加了好多新的部门。

        这些部门的骨干力量的任命,都需要武媚娘和她的团队亲自把关。

        武媚娘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根本脱不开身。

        因此,这一次,她是不可能跟着李愔回去的。

        没有她在身边看管,虽然明知道上官婉儿这一次跟着回去,是为了公事,但是武媚娘始终有些放心不下。

        但是这种事情,她还没办法名言。

        毕竟,就算夫君纳小,将上官婉儿娶回来,她都没有丝毫反对的理由。

        如果反对丈夫纳妾的话,在那个时代,可就是犯妒,是犯七出的!

        李愔准备回去之前,上官仪再次前来,向李愔询问下一步的工作方向。

        李愔对上官仪说道:“上官宰相,目前的工作,你们都开展的很好,建设方向,按部就班的建设就好。”

        “不过呢,明年的时候,再多修一条路出来!就修一条华夏城通往海边码头的路。规格就按照剑南道官道的规格来。”

        听到李愔的话,上官仪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

        这惊喜,自然是因为,李愔刚才对他的称呼是上官宰相。

        虽然他现在的职务,其实仍然是长史。

        但是正在行驶的,已经是宰相的权利了。

        并且今天,王爷算是再次给了他一个明确的答复。

        他上官仪,将来就是华夏的宰相,等于提前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不过,对于王爷的吩咐,上官仪心里有点小小的疑惑。

        因为在上官仪看来,从华夏城通往海边码头的道路,足有一千多里路。

        而现在的道路,运送他们的物资,完全够用。

        目前看来,至少三五年内,并不是非常需要修建这条道路。

        那么王爷为什么会吩咐他,明年准备开始修建这条路呢?

        上官仪先是疑惑不解,不过很快的,他脸上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原来,王爷打得,是这个算盘啊。

        上官仪当即说道:“是,微臣谨遵圣上旨意!”

        李愔深深地看了上官仪一眼,然后两人不由都哈哈大笑起来。

        ……

        临行前的一夜,武媚娘紧紧地抱着李愔,不断的索取,抵死缠绵。

        似乎要把他榨干,让他一路上就不能做坏事的。

        饶李愔身体强壮,第二天一早起床的时候,双腿都有些发软。

        而武媚娘,则是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弹一下。

        她还要挣扎着起床,给丈夫送行。

        不过却是被李愔给阻拦住了。

        然后,李愔带着一行侍卫和上官婉儿,悄然出发。

        除了上官仪和武媚娘等少数几人之外,基本上没有惊动外人。

        经过一天的时间,他们从码头登上巨轮,然后五艘巨轮一起返航。

        当然了,巨轮返航,自然是为了送李愔回去。

        但是这五艘巨轮,都装满了货物。

        李愔也是特意等货物能够全部装满之后,才准备返航的。

        黄金州的物产十分丰富,有好多物产,是大唐所没有,或者非常稀少的。

        巨轮从大唐源源不断的运送物资过来,同时也将黄金州的特产,运送到大唐去。

        目前来说,运送到黄金州的,绝大多数都是中华商行的半成品或者零部件。

        而他们运送回去的,则是黄金州丰富的物产。

        从目前来说,可以说是贸易逆差。

        当然了,现在的大唐,足够富饶,黄金州的物产,也丰富了大唐的物质生活。

        而将来,大唐的丝绸等物,也会源源不断的运送到黄金州去。

        两地互通有无,是双赢的局面。

        而目前来说,也只有中华商行的巨轮,才能够在两地之间来回航行。

        其他的所有船只,并不具备在海洋上远航的能力。

        在大海之上航行,其实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

        很多人都喜欢大海,喜欢大海的一望无际和它的辽阔。

        但是真正在大海上航行的时候,一眼望去,碧波万顷,看不到其他的任何一点变化。

        这其实是一件非常无聊和非常痛苦的事情。

        在大海上,也没有多少娱乐项目和活动。

        李愔很多时间,会在甲板上放上一张藤椅。

        然后半躺在藤椅上,眯着眼睛小憩。

        而每当这时候,上官婉儿总会蹦蹦跳跳地出现在他面前,缠着他,和他聊天儿。

        从这一点上来说,武媚娘的担忧,并不多余。

        而上官婉儿,总喜欢问李愔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大哥哥,你说,这海水为什么是咸的呢?”

        李愔瞥了上官婉儿一眼,无语地说道:“因为海水里有盐啊!”

        上官婉儿撅起嘴巴,很快又嘻嘻笑着问道:“大哥哥,你说,大海里,有多少盐啊?”

        李愔掐指算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将大海中的盐全部提取出来,然后平铺在陆地上的话,大概能铺153米高。”

        “如果海水全部蒸干的话,那么能在海床上铺上六十米高的盐层!”

        听到李愔的答案,上官婉儿不由拍手笑道:“大哥哥好厉害哦,这都算的出来!”

        李愔从上官婉儿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促狭之色。

        这丫头,还以为自己在胡诌骗她的呢!

        这个数字,或许不够准确,但是应该是相差不大的一组数字了。

        因为李愔前世是个网络作家。

        网络作家有一个共性就是,他们可能并不专精,但是对各行各业,各种知识点,多少都涉猎一点,或者知道一点。

        而李愔,前世就专门查阅过一些资料,得到过这些数字。

        当然了,李愔也清楚,上官婉儿问这些问题,其实目的,并不是想要知道答案。

        “大哥哥,你看,天空的哪些鸟儿,自由自在的在天空中翱翔,它们多快乐呀!”

        李愔看着上官婉儿,微微一笑,并没有接话。

        在李愔眼中,上官婉儿仍旧是那个扎着两个小辫儿,骑着盼盼,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那个小丫头的形象。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就连这些鸟儿,都懂得什么是爱情?都可以为了爱情而殉情吗?”

        “大哥哥,你说,爱情究竟是什么?”

        这一刻,上官婉儿脸上,满是凄婉之色。

        这一刻,李愔忽然意识到,曾经的那个小女孩,真的长大了。

        面对她的问题,李愔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

        或许,不管如何回答,都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许久,李愔才吟哦道:“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这原本是首藏歌,作者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

        而上面的内容,是后来网络歌手翻译过来的汉文。

        原本,李愔一直在躲避着上官婉儿。

        但是,当上官婉儿今天问出那个问题之后,李愔已经无处可逃。

        再躲避下去,只能害人害己。

        最终,李愔用了这首十戒诗回应了她。

        当听完这首十戒诗之后,上官婉儿脸上露出凄婉之色,眼泪不由滚滚而下,一转头,踉踉跄跄地从甲板跑回到自己的房间。

        而李愔,也是喟然一叹。

        上官婉儿的问题,无论他如何回答,都将是个美丽的错误。

        而最终,李愔选择了这个并不完美的答案。

        此刻的李愔,也只能选择这个答案了。

        从这一天开始,一直到大唐威海卫码头,李愔都没看到过上官婉儿。

        而到了威海卫码头,要下船的时候,两人终于碰面。

        当看到上官婉儿的刹那,李愔的心,狠狠颤抖了一下。

        十余日不见,上官婉儿身上的衣服,宽大了一圈。

        面容憔悴,下巴更显纤细。

        李愔叹了口气,关切地问道:“婉儿,你还好吗?”

        上官婉儿勉强笑道:“我没事的,王爷。”

        李愔的心头,不由的又是一颤。

        以往的时候,上官婉儿都是叫他大哥哥的。

        那时候,李愔总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那时候,不忍多说什么,也就由得她这么叫了下来。

        但是现在,忽然间叫他王爷。

        让李愔忽然有种极为陌生的感觉。

        ……

        回到家之后,他的诸位夫人,除了武媚娘还在黄金州华夏城之外。

        其他人,全部都站在府门口迎接。

        而哪些孩子们,也都兴高采烈地在大门外乔首盼望。

        当然了,他们盼的,可不仅仅是人,还有礼物。

        李愔每次外出,都少不了要给夫人和子女们带礼物回来的。

        李愔回到府上之后,忽然发现,将近一年时间不见,李浩然李宝玉等这几个大的,个头蹿了老多。

        已经到他胸口的位置了。

        一晃之间,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吗?

        还真是岁月催人老啊!

        回家之后,和诸位夫人说了一番体己话,又应付了一番大小的罗卜头。

        晚上自然有一桌丰盛的接风宴。

        到了晚上歇息的时候,按照惯例,自然是宿在夫人秦梦心房间里的。

        但是不巧,秦梦心这几天身子不爽利,不能伺候李愔。

        于是,秦梦心就把李愔推到了其他几位夫人身边。

        其实李愔主要是想陪着她说说话儿,倒不是非要咋地不可。

        但是秦梦心执意不肯如此,自己不用,自然不能闲置浪费。

        没办法,最终李愔来到了崔莺莺的房间。

        说起来,崔莺莺也是个苦命之人。

        为了家族的利益,被家族送入朝廷。

        在半道上,原本想殉情的她,被李愔救了出来。

        但是后来又差点被李泰搜出来。

        从哪之后,崔莺莺就一直生活在阴暗之中,不敢抛头露面。

        尽管她也成为了李愔的妻子,也为他生儿育女。

        但是她连一个名分都没有,因为她的身份,根本不能曝光。

        李愔也不能给她一场婚礼,因为她的身世,根本他们担不起暴露之后的风险。

        直到太宗驾崩之后,崔莺莺才敢用丝巾遮面出门。

        但是仍然偷偷摸摸,像是做贼一般。

        这几年时间,她从来都没抱怨过什么。

        但越是这样,李愔越觉得愧疚。

        所谓久别胜新婚。

        两人重逢,晚上自然会做一些闺阁之间,甚于画眉的事情,自然不消多提。

        云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李愔轻轻拥着崔莺莺。

        崔莺莺的娇躯,仍然在无意识的颤栗着,慵懒地埋在李愔怀抱之中。

        “夫君,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听到崔莺莺的话,李愔不由暗中叹了口气。

        他的这几个夫人,一个个都是小妖精啊。

        都精怪的很,他表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很难逃得过她们的眼睛啊。

        李愔叹了口气,然后将上官婉儿的事情,说了出来。

        如果崔莺莺不问的话,这种事情,他是不准备说的。

        但是崔莺莺既然看出他有心事,李愔也就不准备继续隐瞒了。

        将事情说出来之后,李愔心里,只觉得莫名的轻松了许多。

        而崔莺莺,则是抱着李愔说道:“夫君,你知道吗?这几年来,我虽然一直躲躲闪闪,不敢见人,但是我心里非常满足,因为我有你。”

        “只要有你陪伴在身边,纵然失去整个世界,又有什么关系呢?”

        听到崔莺莺的话,李愔不由的一头雾水。

        咱们不是在说上官婉儿的事情嘛?

        怎么又扯懂啊你头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