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26章 这才想起,药还在老程家……(求推荐票啦)

第26章 这才想起,药还在老程家……(求推荐票啦)

        “可怜的二郎,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去了趟程府,就成了这副模样……”卢氏心疼地给躺在榻上哼哼叽叽,酒气冲天的房俊擦着脸。

        房玄龄黑着脸从屋外步入了房中,看到不省人事状的房俊,张了半天嘴,最终无可奈何长叹了一口气。

        “夫君怎么了?”仔细地给房俊擦了脸,卢氏这才得空回头看向房玄龄。

        “没事没事,老夫哪有什么事。”房玄龄干咳了声坐了下来。“夫人,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屋吧。”

        “夫君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卢氏不乐意地道。

        “那个,咱们家老二,今日在程府,不仅仅是喝大了那么简单。还生生给灌了好几碗的狼心狗肺。”

        “啥?!”卢氏直接就腾的一下子站起了身来,柳眉倒竖。

        “他程咬金啥意思?咱们房家可没得罪他,还狼心狗肺,这是想要干嘛?”

        “娘子莫恼,这狼心,还是咱们儿子和蜀王殿下送去的。

        唉……这也是程家那三个不懂事的小娃娃爱兄心切,给闹腾出来的笑话。”

        听了房玄龄将从房成口中问到的前因后果一说,卢氏黑着脸,几次想要开口,最终都只能悻悻地闭嘴。

        “夫君,妾身这心口堵得慌。”

        “为夫何尝不住,程咬金那老货,分明就是想要让蜀王和二郎替他老程家挡刀子,唉……流言纷扰啊。”

        房玄龄一脸无可奈何地长叹了口气。老程那个老匹夫,就是想要借蜀王和自家二郎来替他老程家分担压力,典型的要笑话大家一起被笑话。

        “若是往日,老夫就算不顾颜面,也得找那个老匹夫讨个说法,可是如今……”

        卢氏内心也很梗,可问题是,老程家算是自己和三郎的救命恩人,就为了这么点事……

        可是又觉得不甘心,终于忍不住在夫君跟前狠狠吐了句槽。

        “真不知道崔家妹妹怎么看上这个不要脸的老匹夫。”

        “……”

        #####

        卢国公府重开家宴,蜀王殿下,房相家二公子二人被生擒入府,参加了一场热闹喧天的狼心狗肺宴的消息。

        再一次让长安城内吃饱了没事干的老百姓们多了一些新闻趣事。

        “我可是听说,那狼心还是蜀王殿下和房二公子前些日子打了匹大青狼,亲自送去的程府。”

        “难怪他们得吃,好歹是自己送过去的食材,总得尝尝不是?”

        “可狼心狗肺……炖一块真能好吃吗?”

        “我那天就在程家门口,当时,蜀王殿下被扔上马车的时候,还一个劲在那叫唤,再来一碗,这说明什么,说明味道好啊……”

        “也对,话说回来,这狼心狗肺这句话,会不会是被读书人给弄出了贬义,说不定过去,指的就是一道美食。”

        “反正我老刘没吃过狼心,可狗肺吃过,只要会做,精心烹饪,那味道,可不比百味楼大厨烹饪的肝膋差……”

        歪了歪了,话题已经从程家人与蜀王和房二公子共食狼心狗肺,到论证“狼心狗肺”原本的褒贬之意,到开始争论到了食材的烹饪手法与味道。

        这,就是强盛的大唐帝都长安城百姓们的八卦日常,枯燥而又乏味,却又透着一股闲得蛋疼的无聊意境……

        #####

        “陛下,与房相的妻儿同时被狂犬所伤的伤者,于今日正午之时,已然过世了。

        另外两名伤者,也已是奄奄一息,怕是时日不多了……”

        孙思邈坐在天子对面,表情显得有些黯然。

        就在今天清晨,伤者的家属登门求救,孙思邈虽然知晓狂犬病一旦发作,便无药可治,但还是亲自赶去。

        “这个消息,之前正也刚知晓。”李世民亦是无奈。“听闻道长给那三位伤者都作了救治,都不成吗?”

        孙思邈点了点头。“之前,程处弼就告诉贫道,如果已经用古法治过的伤者,哪怕是再用他的药去医治,也不会有效果。”

        “当时贫道还不相信,后来,第一位伤者发病,另外两位伤者未发病时,都来寻贫道求医问药。

        贫道前往程府,拿来了诊治房相妻儿的药剂,可他们终究还是发病。”

        李世民有些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看来,程家老三,头疾虽然未曾痊愈,可这医术,却还真有些本事。”

        “不错,可就是不知何时他就会胡言乱语一番,令人摸不着头脑。

        不然,贫道真想找个时间,好好的跟他研讨医道。”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陡然传来,打断了二人,李世民抬眼朝着门口望去。

        便看到了房玄龄阴沉着脸撩起前襟朝着这边疾步行来,一面跟身边同行的袁天罡正在交流着什么。

        “房卿、袁卿平身,发生了何事。”李世民已然起身迎向屋外。

        “陛下,臣刚刚接到了来自径阳、云阳两县的急报。

        两县都发生了多起疯狗伤人之事,而且伤者数量众多,单是径阳一县的伤者就多达二十余人。”

        “什么?!”李世民脸色一变,不禁勃然色变。

        “径阳县、云阳县的官员都是干什么吃的!朕之前不就已经让各处严防谨守,务必让警惕春季疯狗伤人。”

        “区区一县,就伤了二十余人,岂有此理!”

        孙思邈赶紧拜倒在地。

        “陛下息怒,贫道以为现如今最要紧的,便是伤者的安危。贫道担心,若是他们再按照古法给伤者医治……”

        房玄龄也深吸了一口气。

        “陛下,臣以为孙道长言之有理,现如今最要紧的便是派人赶往云阳、径阳,命他们千万不要胡乱用药。”

        李世民也是脸色一变,不错,若是此刻再用古方,十人活一二人,那二十多名伤者,也就只能活下两三人。

        岂不是说,区区一个云阳县,仅仅一个春天,就又要多付出近二十多条人命,而这二十多条人命,现如今明明可以挽救。

        “赵昆!你亲自赶过云,传朕旨意,告诉径阳、云阳医者。

        让他们停用古方,不得胡乱给伤者医治,朝庭会很快将良药送达。”

        “臣领旨。”一直侍立于李世民身畔,一脸浓须威武强健的赵昆凛然应诺,立刻快步朝着门外跑去。

        “那药……”李世民刚张了嘴,这才想起,药还在老程家,就是自己最近都不想搭理,给恪儿那个倒霉儿子灌了好几碗狼心狗肺的老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