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45章 没有老夫的将令,许进不许出(求收藏推荐投资啦)

第45章 没有老夫的将令,许进不许出(求收藏推荐投资啦)

        李震抢在亲弟弟李思文之前挟起了盘中的肥牛,伸入了锅中一面涮一面嘀咕。

        “真的假的?那等宝药,怎么可能起这么挫的名字,见手青,这是什么破名字……”

        “我程某人一向不会欺骗自己的弟兄。”

        程处弼很大气地一捞衣袖,挟起了一块肚领,继续着自己的涮火锅大业。

        “现在是什么时辰……”

        已经吃得满嘴流油的李恪抄起了丝帕擦了擦嘴,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厅外。

        早,还早,天色尚未近昏,摸了摸自己那最多只两分饱的肚子。

        看到一票弟兄一个二个就跟饿了几天的恶狼似的。

        李恪不甘示弱地加入到了抢食的行业,还不忘顺便点评几句。

        “我说贤弟,这白汤我怎么觉得一点滋味也没有。

        你还不如全部都整成带底料的汤底,吃起来多爽。”

        程处弼看着这帮子北方的大佬爷们,几乎每个人都只在白汤里边涮过一两回,就嫌弃地不再光顾。

        程处弼无奈地叹息了一口气,我特么还不是担心你们这帮子混蛋吃不了麻辣,结果……

        看来还是因为没有辣椒的缘故,红汤不够劲道火辣。

        这才会让你们这帮子北方佬有插足南方火锅底料汤底的机会。

        不然,老子要是有朝天椒、灯笼椒、二荆条,辣不死你们这帮子抢食的龟孙。

        程处弼愤愤不甘地在心中疯狂吐槽,一面继续奋力地涮锅,幸好锅子够大。

        不然,满桌人都涮红汤,锅子里边就会成为筷子的战场,哪还能舒爽的涮火锅。

        #####

        “本将有事要到左领卫去办差,尔等好好守备,若是有事,等我明日一早回来再办。”

        “好的,将军慢走。”

        程处默板着脸,大步走到了衙门门口,朝着守备的士卒打了声招呼。

        跃上了马背,这才露出了一丝窃喜,然后佝偻着腰打马疾行而去。

        这才驰过了两条街,就看到了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二弟也策马扬鞭地窜了过来。

        “好巧啊老二,也出门办差啊?”

        程处默扫了一眼周围,看到其中还有一些官员策马在不远处往来,朝着自家二弟刻意大声地道。

        “对啊大哥,你去哪,咱们哥俩指不定顺道……”程处亮心领神会地大声道。

        然后很快就肩并肩地施出了人群密集的主干道,朝着卢国公府的方向策马疾行。

        “大哥你也溜得太早了吧?”程处亮看了眼天色,忍不住嘿嘿嘿地贼笑道。

        程处默不乐意地瞪了一眼如同复制粘贴的双胞胎弟弟一眼。“你还不一样?”

        策马继续朝着家的方向驰骋,程处默吸溜着口水道。

        “昨个老三特地交待让咱们今日早些回去,尝一尝他秘制的火锅美食,爹都说今日要早点回府。”

        “咱们身为晚辈,总不能让爹等咱吧?”

        “大哥,你说话就说话,犯不着流口水吧?”程处亮打量着亲哥那副模样,有些嫌弃地道。

        程处默赶紧伸手抹了把嘴角,他也很惆怅。

        “咱们家老三烹饪的美食多有滋味,衙门旁边食肆的吃食就跟狗食似的没啥滋味。

        中午我就胡乱扒拉了两口,就等着回家好好的享受,能不饿吗?”

        哥俩一边叽叽歪歪一边朝家赶去,这才拐入了坊,就听到了身后远处传来的疾蹄之声。

        哥俩下意识地一声头,就看到了须发俱张,身披明光重铠,杀气腾腾的亲爹打马而来。

        “哇哈哈哈……老大老二,还不速速跟上老夫。”

        程咬金马不停蹄,直接就超过了两个儿子,直接往卢国公府杀去。

        身后边一票亲兵亦是打马不停簇拥着这位大唐勋贵恶霸而去。

        目光望去,原本行人往来的街道上的街坊四邻不约而同,熟练之极地遁到了道路两旁。

        等到程恶霸一行人离开,行人们又该往东往东,该往西往西。

        该吹牛吹牛,该吃鸡吃鸡,生活一下子又回到了正轨。

        两个脱了鞋子,正在那吡牙咧嘴地搓着脚缝,一脸满足享受春日暖阳的蜀王护卫连滚带爬地起身。

        一脸懵逼地看着那伴着豪横的笑声,风驰电骋而去的程大恶霸,面面相觑……

        那感觉,就像是等待捕猎的猎人,连枪都还没上好膛,就看到了一群膘肥体壮的野猪奔腾而过。

        只是有不少的好事者直接就乐了。

        “哟哟哟,卢国公今天这是干嘛,打埋伏?”

        “之前我可是看到不少的勋贵子弟都入了卢国公府。现在卢国公往门口一堵,啧啧啧……”

        “那还用说吗,程大将军好歹也是沙场征战多年。

        什么诱敌深入,什么瓮中捉鳖,肯定都会。”

        “今天看样子,这帮子倒霉蛋又得走进去,躺着出了……”

        一干卢国公府周围的街坊四邻们其乐融融地吹牛打屁,份外喜闻乐见程府的各种八卦消息。

        虽然老程家恶名远扬,可好歹八卦多,经常会成为这些街坊四邻去走街访友之时吹嘘的谈资。

        #####

        程咬金勒马立于府门外,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

        那双铁黑的扫帚眉一扬,目光扫过那些一脸懵逼的各府侍卫亲兵。

        “见过大将军……”

        各家各府的亲兵侍卫心中暗叫苦也,一面朝着这位凶名赫赫的程大将军见礼。

        “哟呵……今日是撞了邪还是咋的?”程咬金呵呵一乐,负起了手打量起这些亲兵护卫。

        “你们家的公子都在老夫府上是吧?”一票脑袋瓜子齐刷刷的上下晃动。

        “好,好很,老夫今日还担心喝酒吃肉没几个人吃不痛快。”

        蜀王府护卫头子脸都绿了,赶紧上前一步。“大将军,我家殿下一会还得去见陛下……”

        程咬金不耐地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不是去见爹就是去见娘。

        到底是不是爷们,不就是吃顿家宴,看你们那怂样。”

        “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家公子是掉进龙潭虎穴似的。

        吃饱喝足,他爱见谁我都不爱搭理。”

        程咬金直接大步跨入了程府,然后大喝一声。“老大老二。”

        刚刚窜到府门前翻身下马的程处默与程处亮下意识地挺直了脊梁。“孩儿在。”

        “封门,没老夫的将令,许进不许出。”

        “诺!”

        一干诸府的护卫家将全都一脸黑线地呆立在府门外。

        看着那笑得兴灾乐祸的程家老大老二嘿嘿嘿地亲自将程府大门关紧,然后就听到了门栓砸下的一声闷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