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86章 太子东宫左内率副率尚缺其一(求收藏推荐打赏啦)

第86章 太子东宫左内率副率尚缺其一(求收藏推荐打赏啦)

        李世民眉头紧锁,手指头轻轻敲击在案几上,似乎遇上了一件十分纠结的难题。

        而一旁,房玄龄与长孙无忌垂眉正襟危坐,似乎正在等待着天子的决断。

        就在此时,偏殿外,传来了一声宦官的禀报。“陛下,太子殿下到了……”

        “太子?宣。”李世民抬起了头,看了房玄龄与长孙无忌一眼后淡然地吩咐道。

        不多时,李承乾便迈步进入偏殿,先是目不斜视地朝着李世民一礼,又向长孙无忌与房玄龄行礼。

        举止有度,语气和态度都谨慎而又谦恭,让李世民眼中露出了一丝欣慰,不过很快又敛藏无踪。

        “太子今日来见朕,所为何事?”

        李承乾从袖中取出了叠好的策论,恭敬地双手呈上。

        “父皇前些日子让儿臣写的策,儿臣已经写好了,今日特来献给父皇,请父皇斧正。”

        “好,等朕先瞧瞧……”李世民抬手接过,仔细地欣赏起了长子的手笔。

        李世民那张脸一直不见喜怒,凝神而观,李承乾恭敬地正襟危坐,内心揣揣。

        足有柱香功夫之后,李世民这才抬起头来。

        看到李承乾那满是期盼和忐忑的脸庞,正想要开口。

        却又生生忍住,将李承业的策论,递到了身边的长孙无忌手中。

        “二位卿家,你们也瞧瞧,点评一二。”

        李承乾只能有些黯然地又垂下了头,看到这一幕,李世民心中一软,这才温言道。

        “承乾你这份策论,依朕观之,你还是用了心的。”

        李承乾心头一喜,挺直了脊梁,难得父皇会夸奖自己,实在是有些激动。

        “……陛下,依臣之见,太子殿下的这篇策论极有见地,实在是不可多得。”

        长孙无忌抚着长须赞叹道。

        房玄龄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附合了几句,李世民脸上渐溢笑意。

        “二位卿家,莫要在夸奖他了,此策倒也可算得良作,朕希望你能够再接再励。”

        “儿臣明白。”李承乾恭敬一礼答道。

        李世民目光扫过跟前诸人。“看到了太子,朕倒想起一事。”

        房中的三人齐刷刷地抬起了头来,看向这位大唐皇帝。

        “太子东宫左内率副率尚缺其一,未曾补齐……”

        看到李世民投来的目光,长孙无忌恭敬地颔首答道。“禀陛下,确有此事。”

        李世民抚着鬓须,似笑非笑地扫了李承乾一眼。

        “不知这个职位,是否适合程三郎。”

        此言一出,李承乾两眼一亮,而房玄龄若有所思,长孙无忌则是脸色微变。

        看了一眼房玄龄,朝着李世民一礼。

        “陛下,臣觉得不太妥当,毕竟那程三郎患失心症之事流传甚广。”

        “若是让他入职东宫,万一出了意外,怕是有损太子威仪……”

        李承乾听这意思,似乎父皇有意让程老三到自己身边来入职。

        但是现在,舅父却站出来反对,一时间,李承乾忍不住张了张嘴。“父皇……”

        李世民目光扫了过来,便是房玄龄与长孙无忌也不约而同地闭嘴,目光落在李承乾身上。

        “父皇,儿臣以为,若是让程三郎入职东宫,其实比将他安排在其他地方更好。”

        迎着这几双目光,压力有点大的李承乾还是硬起头皮道。

        “儿臣与程三郎几番相处下来,颇为相熟,倒未曾觉得他像有病之人。且其人忠肝义胆。”

        “另外,儿臣体弱多病,若能得精于医道的程三郎在左右……”

        看着在跟前侃侃而言的李承乾,李世民几不可查地微微颔首。

        这时候,房玄龄终于开口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陛下,臣听太子之言,思量一二,也觉得程三郎入职东宫,确为良策……”

        看到房玄龄居然跟自己的外甥是同一条阵线。

        更是看到了陛下明显意动,长孙无忌的脸色浮上了淡淡的阴霾。

        #####

        离开了偏殿,李承乾颇有些兴奋地大步前行,没有想到自己的意见父皇听取了。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重要的是,程处弼这个人十分有趣,让自己如遇知己。

        “……太子,太子殿下留步。”就在李承乾兴冲冲大步前行之时,却听到了身后边传来的招呼声。

        “舅父?承乾见过舅父。”李承乾转过身来,看到长孙无忌疾步而来,赶紧一礼。

        “殿下,方才程三郎入职之事,你不该开口的。”

        长孙无忌到得跟前,看着这个足比自己高出差不多大半个头的外甥。

        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叹息道。

        “你是大唐的太子殿下,声誉最为重要,那程咬金一家老小,在朝在野,风评不佳。”

        李承乾张口欲言,却被身形胖硕的长孙无忌抬手打断,板着脸继续道。

        “舅舅是为了你考虑,你得听,多跟那些文臣与世家结交,少跟那些武家子弟往来。”

        “大唐以武功立国是没错,可是治天下,需要的是文臣……”

        李承乾只能老老实实地垂着头,听着这位口若悬河的舅父说了老半天。

        这才勉强一笑点了点头。“舅父教训得是,是承乾想差了……”

        “嗯,你能知晓舅父的这一片苦心就好,切不可因一时之好恶来做事,懂吗?”

        “舅父还有公务在身,不便久留,记住舅父的话。我是你的亲舅舅,肯定不会害你。”

        李承乾看着长篇大论之后快步而去的舅父,半天才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虽然舅舅跟母后,是亲兄妹,可是,母后则宽容得多,更愿意倾听诉求。

        而舅父跟自己交流,却让人觉得有些压抑,仿佛不听他的,就是不孝。

        “唉……”李承乾长叹了一口气,这才继续缓步前行。

        不管怎么说,以后就可以时常见到程处弼这位很有意思的程三郎。

        这位颇为健谈,虽然有时候会胡言乱语,但是也总比尉迟宝庆这位闷葫芦一般的左内率率使强得多。

        这位尉迟宝庆,每天都只会黑着脸往自己屁股后边一蹲,然后就开始扮石墩子。

        面对一个三棒子打不出个屁的主,私底下话唠属性很明显的李承乾绝望到想撞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