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182章 这小子这张嘴,怎么都让人觉得欠抽(求订阅求票票啦)

第182章 这小子这张嘴,怎么都让人觉得欠抽(求订阅求票票啦)

        虽然程处弼的话,仍旧让人有些那什么。

        但好歹李世民知晓,这位不着调的程老三医道上的确很有一套。

        这样的事情,没必要跟这小子较真,只能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要求。

        “嗯,那拆线之后,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李世民温柔地看着观音婢一面问道。

        “也就是膳食合理,注意加强运动,增加体质,另外,胆被割掉之后。

        还请娘娘将来最好定时定量吃饭,餐后不要久坐。

        而是要进行适量的运动,以免导致胃病或者便秘,那就麻烦了。”

        “……”长孙皇后脸色有些尴尬。这个傻小子,你能不能只说前面个病症就好?

        李世民好气又好笑地瞪了一眼程处弼。唉,还能说啥?这小子这嘴,怎么都让人觉得欠抽。

        “对了叔叔,等过两天娘娘拆了线后,没有小侄什么事,我就准备回长安了。”

        “回去?”李世民有些不乐意地看了程处弼一眼。

        “你既然来了九成宫,就老实在这里呆着。”

        程处弼暗暗撇嘴,不过表面仍旧保持着足够的恭敬,耐心地解释道。

        “叔叔,我可是东宫左内率副率,身负东宫安危。”

        “呵呵……”李世民一乐斜眼打量了眼程处弼。

        这家伙入职东宫没几日,就把太子忽悠出东宫去瞎溜达。

        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身负东宫安危,让你小子回长安,那才是对东宫安危的不负责。

        把你小子提溜在身边,还东宫一个安稳,这才是正经的选择。

        当然,观音婢身子骨刚好一些,留下这个医道诡异,却又极有疗效的程老三,还是有用处的。

        “东宫那么多属官,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你就在这九成宫呆着吧……”

        “可我是东宫左内率啊。”程处弼才不乐意跟这李渊、李世民这两个跟自己不对眼的老汉蹲一块。

        “你可别忘记了,你还是太医署的太医令。”李世民直接就瞪起了眼珠子嗔道。

        “别废话了,再叽叽歪歪,扰了内子养病,信不信老夫踹你?”

        #####

        “是,那小侄就先告退了……”

        程处弼只能满怀惆怅地离开了病房,那副悲伤到悲愤的模样,看得长孙皇后好气又好笑。

        “唉,这小子……怎么那么逗。”

        “哼……看着老夫就觉得来气,娘子你居然还觉得逗。”

        李世民哈哈一笑,牵住了长孙皇后的素手。

        “话说回来,这小子除了那张嘴让人实在讨厌,其他倒也没什么毛病。”

        “做事认真,又有担当,而且为了兕子和治儿,面对数倍之敌,也能战之而胜。”

        听到了李世民的点评,长孙皇后也不禁深以为然。“这倒真是个好孩子。”

        “观音婢,你可还记得,咱们要离开长安之前,东宫发生的事。”

        “咱们家的承乾,承乾温良恭顺,是个好孩子,却就是缺了些许担当。”

        “可那日,却将他程处弼视之为友,站出来承担责任。”

        “而程处弼却先寻了赵昆,让他告诉朕,他才是太子私出东宫的罪魁祸首。”

        “这两个孩子,相识未久,却都愿意为了对方承担重责。足可见得,都是有担当的好孩子。”

        “倒真让我,想到了昔日与无忌,还有和你……”李世民不禁有些唏嘘地感慨起少年轻狂的时代。

        长孙皇后的目光之中,亦是满满的温柔与甜蜜的怀念,犹忆青葱少龄时,青梅竹马正旖旎。

        “承乾他一直都很孤单的,我知道,所以,一开始找来了杜荷,之后又寻来了长孙家庆。”

        “就是希望,他也能够有像我与无忌那样的情谊,不过嘛……”

        “夫君现在可以放心了。承乾和程处弼……”

        “哼!现在我就更不放心了。”李世民脸色稍稍转和,旋及又黑了下来。

        一想到程老三那个混帐叽叽歪歪,不应该是罢官吗,怎么还能打人。李世民又忍不住乐了起来。

        当长孙皇后听到了夫君细数起程老三的黑历史,亦生生给笑到伤口疼。

        欢乐的氛围,一直都在病房内持续着。而程处弼则有些不太乐意,因为跟前跟着个黑脸老汉。

        #####

        “殿下你真要去尝那蜂蛹?”程处弼抬眼看了下李渊。

        李渊抚着长须,不爱搭理这个不会说话的愣小子,目光更多是落在牵着自己的乖孙女身上。

        “嗯嗯,要尝,我就要尝尝能把隔壁小孩馋哭的好东西。”李明达昂起了小脑袋瓜子,眉舒眼弯地道。

        程处弼还能说啥,只能前边引路。

        李渊忍不住问了句。“程老三,你上哪弄的蜂蛹?”

        “嘿嘿,那天晚上我们不是去了排云殿吗?就在翻墙过去的那儿,有棵大树,上面就有个马蜂窝。”

        “马蜂这玩意,你也敢去惹?”李渊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程老三怎么感觉比熊孩子还皮。

        “那个蜂窝不大,没多少马蜂,拿点东西一熏就能搞定。”程处弼嘿嘿一乐,自己小时候常干这事。

        不过那时候一般都是集体行动,想想那个时候彪炳的战绩,同时那一张张被马蜂蜇变形的猪头脸。

        历经过不少的战损与磨难,才掌握到了近乎无伤害取蜂窝的天赋技能。

        可惜再也回不到从前,好在,这个时候同样也有马蜂窝,也有蚂蚁窝,但是,二荆条却远隔重洋万里。

        程处弼幽幽地长叹了一声,抄起了蜂窝,熟练地拿着做手术的镊子。

        将一个个的蜂蛹,从里边挑出来扔到旁边的一个铜盘里。

        看着那些在那铜盘里边,不停翻动扭曲的又胖又拍的玩意,李明达满脸新奇的两眼一亮。

        伸出了手,抓起了一只,放在掌心,仔细地端详。“哇,好可爱呀,白白胖胖的,真的能吃吗?”

        看到小孙女居然如此胆大,李渊的脸都黑了。

        强忍住想要把那玩意从李明达掌心拿开的冲动,朝着程处弼低声喝问道。

        “程老三,你确定这些玩意能吃?”

        “上皇您就放心好了,那滋味,嘎嘣脆。”程处弼嘿嘿一乐,继续下手飞快地取着蜂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