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239章 真要多谢程太常的一片苦心了(求推荐票月票)

第239章 真要多谢程太常的一片苦心了(求推荐票月票)

        天色渐渐进逼至黄昏之时,已经忙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看到了所有的食材都已经齐备制作完毕,只剩下一些打杂收尾工作,程处弼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摘下了头上的高帽。

        厨房的不少工作人员都是一边滴着口水一面忙碌,三公子烹饪全牛宴的手艺,还有那些食物所散发的香味,已经让他们服气到彻头彻尾。

        包括管家程富,这位大管家借口过来视查宴会菜肴生产进度,已经多次进入烹饪场所,并且每次离开的时候都嘴角流油,满脸陶醉。

        这一幕幕,让程处弼的优越感和自豪感顿时由然而生,这下你们这些大唐王朝的土老冒们明白了一位不世出的厨艺天才到底有多重要了吧?

        “三哥……那个我也想尝尝。”程老六打着饱呃,将脑袋探了过来,看着那正在沙锅里边咕嘟咕嘟的炖牛腩。

        程处弼扭过了头来,看着已经明显肚子挺起的程老六,还有不停打着饱呃瘫在一旁的老四和老五,脸都黑了。

        “还吃个屁,你自己看看自己的肚子都鼓成什么样了?济叔,赶紧让人给他们一人灌上一碗山楂水,把他们撵出去,也不怕把自个给撑出病来。”

        就在程处弼下令的当口,卢国公府大门,街道上的街坊四邻们已然识趣地避到了街道两旁。

        程咬金这位卢国公一马当先,身后边则是一群嘻嘻哈哈的大唐高级将领勋贵。

        看着这熟悉的一幕,一干街坊四邻的表情显得很是精彩。得,看样子,今天晚上,卢国公府又有得热闹了。

        尉迟恭、秦琼、李绩(原徐世绩,因赐姓李,又避讳李世民的世字,故此更名易姓为李绩)牛进达等一干耳熟能悉的大唐名将都纷纷进抵。

        相比起其他策马而来的大唐名将,唯有身形伟健,却面色憔悴的秦琼是坐着马车而至,马车在府门口停下,秦琼的儿子赶紧将父亲小心地搀下了马车。

        “老夫这怕是得有一个来月,没有过来了。今日正好看看你家老三咋样了……”

        秦琼打量了眼卢国公府,目光落在了自家这个才八岁的儿子身上,温言道。“为父走得了。”

        虽然才八岁,却已经很懂事的秦理摇了摇头,固执地扶着秦琼的胳膊。“爹,我还是扶着你好些。”

        #####

        程处弼这个时候正好匆匆地迈步跨出府门,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禁有些懵,这不就是秦门神吗?怎么这才月余不见,就成这样了。

        不过没等程处弼继续思考问题,就被亲爹一把扯了个踉跄。“来来来,老三,还不快过来见见诸位叔伯。”

        之前见过面的尉迟大叔和秦伯伯,还有之前没见过面的牛进达、李客师和李绩这三位也都很是和蔼可亲,亲切地慰问着程处弼这位晚辈。

        李绩这位长得颇为帅气的大唐名将拍了拍程处弼的肩膀,虽然笑呵呵的,可是眼中透着一丝惋惜。

        “病好了就好。你们老程家满门上下,尽是一帮糙老爷们,也就老三长得眉清目秀。”

        “???”程处弼脸上的谦虚笑容瞬间一僵,神特么的眉清目秀?老子这叫帅气逼人好不好。

        不过看在这位体格比自家亲爹也纤弱不到哪儿的大唐名将,程处弼觉得自己这会子还是遵老爱幼比较好。

        当然,长辈来了,自然也少不了相熟的晚辈,尉迟伯伯家的双胞胎兄弟,秦伯伯家,两位李叔叔家的孩子们也来了几位。

        不过其中最让程处弼意外的,则是秦琼的儿子秦善道,居然跟老六一般大小。看样子秦琼这位大唐名将的生育能力……咳咳,咱还是不评价。

        大家的语气都很亲切与热情,就是打量自己的目光总透着一丝,怎么说呢,像是在惋惜,还有一丝内疚。

        看来,这帮子家伙中应该有那日灌翻程处弼令他醉死数日的帮凶。

        一干长辈都坐在厅内上方,晚辈们都全挤在下首,而老程家能上桌的晚辈也就老大老二老三。

        至于剩下那三个弟弟,已经偷吃到撑着,这会子正瘫在榻上打着饱呃喝山楂水。

        程咬金满意地打量着今日前来的宾客,朝着站在厅门处的管家程富点了点头。“赶紧,让他们上酒上菜。”

        随着管家富叔一声吆喝,早就已经等待多时的一干程府家丁们将美味佳肴,程府秘制三勒浆纷纷或端或抬步入厅中。

        “哟,什么味道,好香……”坐在下首的一干晚辈一个二个全都精神一振,不停地耸动着鼻子深呼吸。

        “老三,今日该不会你又亲自动手了吧?”二哥拿胳膊肘拐了拐程处弼,翘起了大拇指。

        “为兄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牛肉味道。”

        程处弼含蓄地一笑小声地答道。“这是自然,既然老爹要办家宴,我这个当儿子的,怎么也得帮家里搭把手。”

        就在此时,主位之上的程咬金抄起筷子敲击在酒杯上,这才清了清嗓子大声道。

        “诸位弟兄想必也知晓我家老三前些日子失了忆,还生了一点小病,现如今终于大好。

        我这一高兴,今日刚好摔死了一头牛,正好请大伙聚上一聚……”

        秦伯伯直接就乐了。“这牛还摔得正是时候,秦某可是有些日子没尝到牛肉的滋味了。”

        “不错不错,这牛摔得可惜了,可这肉,总不能不吃吧?”李客师亦眉开眼笑地道。

        一票大唐名将,本该遵纪守法的国家高级干部们东一句西一句,都认为程家的牛摔死得正是时候,虽然大家都很惋惜,但是肉要是不吃掉那该多浪费。

        看着这帮子虚伪的长辈,下面的年轻人们则直接而坦诚得多,吸溜着口水看着那被摆到跟前的盘盏。

        水煮牛肉、牛肉丸子汤、炖牛腩,每个菜都份量十足,香味扑鼻,巴适得很,当然也少不凉拌的牛里脊脍。

        随着菜肴的上桌,溢散的扑鼻香味,让一干勋贵们不停地吸着鼻子。不过吃菜之前,程咬金已然端起了手中的酒杯。

        “都知道规矩吧,程某先干为敬……”哐哐哐,三杯下肚。

        一干出生入死,杀人如麻都能面不改色的大唐名将看着跟前的程府秘制三勒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