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248章 蜀王转封吴王,程处弼得爵东阿县男(求推荐票月票啦)

第248章 蜀王转封吴王,程处弼得爵东阿县男(求推荐票月票啦)

        “富叔不必多礼,没打扰吧?”程处弼朝着这位府中的大管家颔首笑道。

        “小人这就是忙些杂事,没什么。”魁梧高大的程富笑道。“公子这是要去哪?”

        “我,就是无聊了和老四一块瞎溜达。”

        程处弼回了一句,可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旁边这个少年郎啥意思,一直盯着自己看。

        那目光,就好像是没见过世面的西蛮子游客在欣赏大熊猫一般新鲜好奇。程处弼不乐意了,也反打量回去。

        这个少年很干瘦轻薄,跟个纸片人似的,眉毛太细,眼睛也大,脸也太瘦小,鼻子太小,缺少男性的英挺。

        整体感觉这个少年虽然长得不错,但是浑身上下都缺乏一种程家男儿的铁血与刚强,甚至有点娘炮。

        程富注意到了异样,瞪了一眼那个少年。“小武你快回去吧,若有事再来寻老夫。”

        “是,小人告退……”

        少年赶紧收回了打量程处弼的目光,朝着程富一礼,又朝着二位程公子一礼,这才移步而去。

        “这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娘炮?”程处弼收回了目光朝着程富问道。

        “???”程富一脸懵逼地看着三公子,再看一眼前方正要拐过街角,听得此言脚步一个踉跄的少年。

        “很娘?……三哥你不觉得他长得挺好看的。”程老四歪了歪脑袋,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长得这么漂亮,肯定是男孩纸啊。老四你还年轻,心性不定。

        所以这种男孩不要跟他们往来,不然把你给掰弯了怎么办?那你有什么脸面去面对老程家列祖列宗?”

        “???”程老四与程富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口若悬河的程处弼。

        掰弯是什么意思?又跟无颜面对列祖列宗有什么关系?

        “哥,你说的对,咱们走吧,这没啥好玩的,富叔我们先走了。”

        程老四赶紧连连点头,一面劝道。三哥今天是怎么了,满嘴胡言乱语看着好害怕。

        掰弯自己,总觉得三哥嘴里说出来的不是啥好话,不过就凭刚刚那干巴瘦猴的漂亮少年?

        程老四看了看自己那远比同龄人结实的胳膊与胸肌,不屑地撇了撇嘴。

        掰得动吗?我好歹也是老程家的好男儿,那样弱不禁风的少年,一个打三个都不嫌多。

        “好吧,走了富叔。走,去看老五老六有没有认真的写课业。”

        程处弼摆了摆手,大踏步地领着程老四离开。

        这种姿色的男孩纸后世多了去了,以至于有不少漂亮男孩纸为了能够博人眼球。

        甚至穿上了女装嘟嘴卖萌来吸引那些单身宅男,导致女装大佬都成为了一种潮流。

        可这也导致了一些年纪轻轻,身心尚未发育健全的少年郎的审美被这股子歪风邪气给带路跑偏。

        一定要警惕这种社会上的歪风邪气,不能带坏了一干程家糙老爷们,男人,就应该阳刚一点,直男一点。

        风中凌乱状的程府大管家程富呆呆地看着二位公子的背影,半天才吐了口浊气。

        也是,三公子这病还没好,胡言乱语属于日常基操,见怪不怪,见怪不怪。

        伏在墙角住,听到了程处弼之言的少年,脸色开始由红转黑,又黑又慢慢的变红。

        一口白牙都差点咬碎,原本就大的眼睛瞪的溜圆。

        深呼吸,这就是那个程家老三,经过大唐两位国医圣手亲自认证,暂时还无可救药的失心疯患者。

        吃过熊心豹子胆,啃过狼心狗肺,拿疯狗以疯治疯的程处弼。

        难怪那么瞎,还长这么漂亮一定是男孩子,我特么……

        “懒得跟你一般见识,果然跟刘婶说的一样,这程府的男人就是一帮大咧咧的糙老爷们,惹不起我躲得起……”

        小声疯狂吐槽的少年小武抱着衣服绕过了墙角朝着府外行去。

        这段时间刘婶病了,怕是自己要经常出入程府,低调,一定要低调,低调才能平安。

        #####

        刚过了午时没多久,就听到了府门方向传来了喧哗声,程处弼这才刚抬起头。

        “三哥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正皱巴着脸努力抄录《千字文》的程老四顿时两眼一亮,把笔一扔,直接就窜了出去。

        程处弼刚要开口唤住程老四,嗖嗖两声,老五老六也大吼一声我也去。

        看着那在案几笔架上晃动的毛笔,除了自己外已经空了的房间。

        听着远处那越来越显得闹腾的动静,程处弼无奈地长叹了一声站起了身来,快步朝着屋外走去。

        我不是好奇,只是奇怪这三个熊孩子跑这么快,到底想去看什么热闹。

        程处弼看到了,看到了一票程府的家丁,欢天喜地,美滋滋地拿着两块大门板。

        将一头明显已经呃屁,舌头都耷拉在一边的大黄牛给抬进了府。

        “三哥,咱们家死了牛了。”正挤在人堆里边看热闹的程老四看到了程处弼的身影,不禁兴奋地大声地叫嚷起来。

        “???”程处弼看着兴奋得上窜下跳的三个弟弟。

        还有一票眉开眼笑,吃力地抬着门板往里挪步的程府家丁,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深地迷惘。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谁来给我解释一下,牛不是农耕文明最为重要的畜力吗?

        而且牛非正常死亡的时候下,官府可是要罚钱的。

        为何此刻,府中的一干人等就跟中了笑气似的,吡牙咧嘴乐个不停,疯了吗?

        程处弼听到了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回头,就看到了管家程富一副眉开眼笑乐开了花的模样。

        “死得太是时候了……”

        “我说富叔,咱家死了牛你还这么开心?”程处弼一把拦住管家程富不乐意地道。“官府可是要罚钱的。”

        那三个弟弟不懂事也就罢了,你堂堂卢国公府大管家难道也这么不明事理?

        程处弼这么一嗓子,一干人等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硬,那些抬着死牛的家丁们面面相觑,一脸诡色。

        三个弟弟也一脸懵逼,三哥这是又要犯病的节奏吗?

        深知自家三公子丧失记忆,外加失心疯尚未痊愈的程富知道自己需要给三公子解释解释,做一做心理疏导。

        “三公子,来来来……您记忆未复,且听小人给您解释解释。”

        “这牛,是昨个老爷就交待好的,今日府中要好好办场家宴。若是牛不死,咱们家哪来牛肉待客。”

        程处弼看着跟前的程富,也看到了兴奋得两眼放光的厨房管事济叔正领着一票伙计小厮朝着这边快步迎来。

        然后一行人开心地笑着,纷纷搭手,抬着这头健壮地公牛,朝着卢国公府内的厨房方向行去。

        神情之激动,简直就像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坚守在战壕里三天三夜粒米未进的英勇将士们,看到了老百姓们送来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