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278章 无妨,明天我会弄两只兔子来试试手(求订阅求票票)

第278章 无妨,明天我会弄两只兔子来试试手(求订阅求票票)

        袁天罡没有想到,孙思邈居然没有跟自己站在同一阵线,而是在陛下的跟前主动替程处弼说话,不禁有些懵。

        孙思邈朝着李世民一礼道。“陛下,其实,贫道的内心,很是犹豫。

        既愿意相信程三郎真有这个本事,可又怕有个万一……”

        袁天罡亦不得不认同地点了点头。

        “臣也希望秦大将军能够痊愈,大将军乃是我大唐柱石之臣,若能得痊愈,实乃我大唐幸事也。”

        “可是,程三郎是否真有这个本事,这还得两说……”

        李世民站起了身来,在厅中负手而行,孙袁二位道长识趣地闭上了嘴。

        李世民眉头紧锁,内心也十分地纠结,秦琼可是开国重臣之一,赫赫有名的柱石之臣,且其在朝中民间,皆有重望。

        若能愈之,自然是一件大好事,可程处弼那个半疯的程家老三,真能做到吗?

        “二位道长处处为朝庭着想,朕心甚慰,此事,且容朕好好想想。”李世民幽幽地叹了口气摆手道。

        等到二位道长都离开之后,李世民颓然地坐回榻上,一脸的患得患失。

        那小子真有这本事,不让他治,那已经性命堪忧,怕是已经没有几年好活的秦大将军若因此而命陨,自己可就失去一位肱股之臣。

        可若是让他治,且不说让这么个半疯的小子去给秦大将军治病,会遭致臣工们的反对。

        若是他没能治好,反倒让秦卿性命不保,那自己这位大唐天子,又该怎么办?

        就在李世民忧心忡忡,愁眉不展之际,耳中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动静。

        “赵将军,陛下他今日心情如何?”

        这个明显有点鬼崇的嗓音,让李世民脸色一黑。

        “是谁在外面鬼鬼崇崇的,还不滚进来。”

        下一瞬间,仪表堂堂,气宇轩昂的大唐蜀王李恪表情严肃,举止严谨地趋步于前。

        态度无比端正地朝着李世民拜倒。“儿臣给父皇请安。”

        “哟,这不是恪儿吗?今日怎么有空到为父这里来了。”李世民嘿嘿一笑,只是这句话是生生从牙缝给挤出来的。

        “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不该胡闹。”李恪低眉顺眼,一副老实认错认怂认罚的态度,看得李世民很是无奈。

        这个孽子虽然一直未有什么大的劣迹恶行,却成日跟一票勋贵子弟游手好闲。

        在长安城中夜夜笙歌,要么就终日游猎,实在是让他头疼。

        可偏偏,学问却是几个已经进学的儿子之中拔尖的,怕是不比一心嗜书的青雀逊色。

        典型的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抽他一顿嘛,李世民也会觉得处罚重了,可不抽他吧,老觉得这小子欠抽……

        一思及此,李世民不禁有些羡慕起程咬金那个恶货来,这家伙最擅长的教育方式就是物理教化。

        只是,自己可是大唐天子,自然不能跟那么个劣迹斑斑的臣子学习怎么揍孩子。不过嘛……

        李恪虽然表情很沉痛,可是一直都在拿眼角的余光打量父皇。

        只看到了父皇沉着脸不说话,目光闪烁不定,时不时地闪过一道令他心悸的凶光。

        可是到得后来,父皇居然笑了,可那笑容,为何让自己觉得不怀好意?

        “恪儿,你有多久没去过卢国公府了?”果然,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李恪瞬间将脊梁挺得笔直,一脸懵逼。

        “问你话,发什么愣。”李世民不乐意了。怎么,还想装聋作哑不成?

        “父皇,儿臣自打那次,被卢国公灌了一肚子的苦水后,就再没敢去。”

        “呵呵,苦水?为父怎么听说蜀王殿下出了程府的时候,还一个劲地吆喝要再来一碗?”李世民不禁一乐。

        李恪脸都黑了,目光幽怨地看着跟前的父皇。亲爹,我真是你亲生的吗?

        看到李恪这模样,倒让李世民的心情好了不少,抚着长须笑道。

        “好了,为父就跟你开句玩笑,嗯,你今日,去程府一趟。”

        “啊?”李恪一脸懵逼地看着李世民,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天色。“父皇,要不改日再去程府吧,孩儿怕回不来。”

        李世民脸色一板,可是顺着李恪的目光看了一眼屋外。

        天色已然近昏,脸色也不禁有些古怪。恪儿要是这会子去,怕是回不来的可能性很大……

        “嗯,算了,还是改日,明天休沐,你且多等两天。”李世民朝着李恪吩咐道。

        朕自然不是怕了程老匹夫,可恪儿去了,若是让程老匹夫给灌翻掉,还聊个屁的正事。

        #####

        程府外的街道,铁匠老刘正提着一刀肉正往家走,被相熟的邻居给拦住。

        “老刘,听说你昨个去了程府,干嘛去了?老程家要打菜刀?”

        老刘没好气地呵呵两声。“菜刀?程家看不着我老刘的手艺,他们那个三公子说什么铁打的玩意不成。

        说是要请名匠来用镔铁打指头大小的刀片,还要打造好些不知名的玩意。”

        看到老刘拿手指头比划的长短,一干邻里直接就乐了。

        “拿镔铁打这么小的刀来干嘛?捅人都不够长,看来那程三公子这病……”

        “哎哎哎,你们看,又来了,上次在老程家吃了一顿狼心狗肺宴的蜀王和房家二公子又来了。”

        一干街坊四邻齐刷刷地闭嘴,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落向了街口。

        看到了那位帅气逼人的蜀王李恪,以及大块头的房家二公子正在护卫的簇拥之下,朝着卢国公府的方向径直而去。

        “为德兄,你听,好像老程家的街坊四邻认得咱们,一个劲在那指指点点的……”房俊打量着左右小声地道。

        “呵……对,能不认识吗?每次去了程府,都是直着走进去,横着抬出来。”李恪脸色隐隐发黑。

        自己堂堂蜀王殿下,纵横长安城内外,浪得飞起,帅气逼人,可偏偏连连在卢国公府吃瘪,实在是难堪啊……

        “为德兄,咱们还是别去了吧,小弟我害怕。”听到李恪此言,坐在马背上的房俊开始变得忧心忡忡。

        李恪手中马鞭一扬,意气风发地道。

        “怕什么,现在天色这么早,愚兄特地派人去左领卫打听了,那老货出城办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