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333章 放心吧,有程三郎在,孤定然无恙(求订阅求票票)

第333章 放心吧,有程三郎在,孤定然无恙(求订阅求票票)

        屋内,传来了一声,上皇陛下那带着颤音的,拉出了一条S形曲线的哦声。

        哦得屋外的所有人都头皮发炸,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总觉得里边有很奇怪的事情在发生。

        “上皇,上皇您没事吧,要不要奴婢进来看看?”忠心耿耿的宦官忍不住低唤出声来。

        里边瞬间就传出了太上皇那明显十分气极败坏的怒吼声。

        “不许进来,谁敢进来,朕宰了他!”

        听到了这样的回答,一干人等都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灰头土脸地闭上了嘴,老老实实地蹲守在外面。

        然后又传来了程三郎的声音:“上皇,您得放松一点。”

        “闭嘴,朕不用你教!”

        “???”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边的对话,为什么透着一股子古怪诡异。

        足足过去了差不多盏茶的功夫之后,门被从里边打开。

        几名宦官与宫娥下意识地扭头看去,看到了满头臭汗的程三郎。“陛下让忠宝公公进去……”

        为首的那位忠心耿耿的老宦官冲程三郎微微颔首,夸步进入了屋子,其他人还未有动作。

        程处弼又再一次将房门紧紧合上。

        “……”

        老宦官忠宝进了屋,表情也不禁一呆。

        他看到了衣着显得十分凌乱,满脸汗水的上皇陛下正黑着脸,双腿略略分开成八字形站在榻边。

        “过来,给朕整理衣着。”

        忠心耿耿的老宦官按捺住奔腾的心绪,眼观鼻,鼻观心的快步前行,走到了上皇陛下跟前。

        开始麻利而又无比熟练地给李渊收拾,三下五除二的功夫,总算是让李渊再一次仪容齐整,衣冠谨正。

        “好了,你也退下吧,门就不用关了,这屋里,实在是太燥热了。”

        “是,奴婢告退。”老宦官恭敬地一礼,脚步犹如灵猫一般悄然无声地退到屋外。

        #####

        双腿分叉,犹如在蹲马步一般,缓缓地坐到了榻沿的李渊,鼓着眼珠子?    恶狠狠地瞪着程处弼。

        而程处弼则保持着严谨而又肃穆的表情?    面对着这位年纪大,脾气还不好的VIP病号。

        “这检查你也做了?    朕的病情?    到底如何?”

        “禀上皇,经过……经过检查?    微臣可以确定,上皇的确是前列腺肿大。”

        “正常人的前列腺?    大约也就这么大小?    而您的前列腺,已经肿大到这种地步……”

        程处弼通过手势,来向李渊讲述自己通过肛门指检获得的那些数据。

        “另外,经微臣检查下来?    现如今?    上皇的前列腺,尚未有恶化的迹象。所以,尽快手术是最佳的选择。”

        “恶化?这淋症还能恶化到什么程度?”李渊有些懵逼,自己都特么的生不如死了,还能恶化。

        “我的意思是?    这前列腺肿大,可能还会导致癌变?    一旦癌变,就算是将它切除掉?    也无法挽救性命。”

        李渊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总觉得程老三说的这些话让人听不明白。

        但至少大概意思是听懂了?    现在还能切?    赶紧把那玩意给切掉。

        不然?    以后再切,怕就算是切了也要死人。

        “嗯,此事,朕听你的,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李渊抚着斑白的长须道,此刻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若是上皇急着要进行手术,也至少得等三日,这三日,上皇需要照此药方服用药物……”

        “之后,要前往孙思邈道长的道观去做。”

        一听要到外面去做手术,一想到方才程处弼给自己做的检查,整个人都不好了。

        李渊可不想丢脸都丢到宫外去,断然否决了这个提议。

        “不用,就在朕的大安宫里做就是了。”

        “想要让臣在大安宫内给您手术,那就需要在这里布置出适合的手术室和病房,怕是还得要多耗几日光景……”

        李渊眉头一皱,目光落在了侃侃而言的程处弼身上。

        “朕现如今每日都被这淋症给折磨得生不如死,就不能再快些?”

        看着李渊那张显得有些憔悴的老脸上,那满满是求生欲的目光,程处弼很痛快地拿出了解决方案。

        “这个……要不,臣给您先上个尿管导尿,可以保证上皇在手术前,不会再被尿频尿急尿不尽等症状折磨。”

        “???”李渊打量着程处弼,低下头,看了一眼裆部,又看了眼程处弼。

        脸色又是一黑,总觉得这小子的检查和手法有问题,怎么都是朝着自己下三路招呼。

        看到太上皇李渊那不乐意的表情,程处弼也很心累。

        谁让你得了这么个三下路的病,难道我还能给你脚病头治,腚眼病从口治不成?

        “……来吧,要如何做?”

        “那个,上皇,您还得再脱一回衣服。”

        “!!!”

        #####

        忠宝公公再一次接到了上皇的口谕,进门然后把门关上。

        有了这位忠心耿耿的宦官搭把手,再加上已经羞耻过一把。

        现如今都开始破罐子破摔,明显放得开了许多的李渊配合度也跟了上来。

        所以,插尿管,倒比之前的肛门指检麻利了许多。

        等到听到了那特制的尿壶中,传来的尿液喷射声响,感觉到自己那似乎永远滞涨的小腹渐渐地放松。

        李渊的眼眶都红了,就连那盈满了眼眶的眼泪,都差点随着尿液的奔涌而滴落下来。

        能够畅快的撒尿,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是的,整个人仿佛连灵魂都得到了放松,这个折磨自己数年的病痛奇迹般的不再阻碍……

        甚至于到得后来,李渊还很陶醉地,打了个已经在身体记忆中变得十分陌生的尿颤。

        程处弼向李渊辞行时,已经身心都得到了松弛,快活得想要流泪的李渊。

        对程处弼的态度,不敢说有一百八十度,至少也得有了一百五六十度的转变。

        “这些药,朕会按时服用,还有,朕的手术,就在这大安宫中进行便可,缺什么你只管向皇帝言语……”

        “嗯,忠宝,你亲自去送一送程三郎。”

        等到程处弼离开大安宫时,虽然失去了一根导尿管,还有两个特制的尿壶。

        手中却多一柄,用上好得羊脂玉制作的玉如意。

        刚出了宫门,程处弼目光下意识地一扫。就看到了,在大树下,垂着脑袋负手而立的蚂蚁守护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