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340章 把刘大将军的如意金箍棒变成不如意金属棒?(求票票、打赏啦)

第340章 把刘大将军的如意金箍棒变成不如意金属棒?(求票票、打赏啦)

        程富面对着这位脑疾尚未痊愈的三公子耐心地解释起来,咱们老程家每年都会因各自事故死上几头健壮的黄牛。

        原因很简单,这个时代牛肉实在不好弄,但是牛肉的滋味,却又是糙老爷们的最爱。

        按照唐律,牛肉是可以吃,但是,牛肉必须是来自于自然老死的牛。

        当然,也有那种因为各自突发性事故导致牛死亡。那种非正常死亡的牛,也需要官府进行鉴定,确定非人为杀害。

        而且还需要死牛的那户人家,向朝庭缴纳一定的罚款,才能够将死牛宰杀售卖其肉。

        老程家隔三岔五就开家宴,想要吃牛肉,难道要去专门去购买奄奄一息,行将就木的老牛,然后大家都蹲在臭哄哄的牛棚里滴着口水等老牛咽气?

        唔……怕是老牛看到那么多人等着把自己扒皮抽筋吃肉,说不定生生被吓出了强烈的求生欲,精神头一来,又再多活上两三年也不是不可能。

        这头强壮公牛的牛生很短暂,它被国家高级干部隐于幕后暗中下了格杀令,再被噬血凶残的程府家丁痛下杀手。

        当它被干掉之后,那些程国家府的家丁们很熟练地伪装了一个自杀或者是意外身亡的死牛现场。

        以搅乱官府的侦破视线,最终它经历了短暂的一生之后,成为了国家高级干部厨房里等待烹饪的优秀食材。

        看着它那死不瞑目,两眼圆睁的无神大眼,想必在生命逝去的那一刹那,肯定在感慨,下辈子做牛,千万别投胎到臭名昭著的老程家。

        程处弼的内心隐隐泛起了一丝内疚感,为了一口吃的,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调戏国法律令好吗?

        好像,也没啥问题吧?毕竟这是法制不健全的封建社会,不如此操作,哪来的牛肉可吃?

        已经有一个来月没尝到过牛肉味的程处弼的目光落在这头壮硕的公牛身上,目光之中,异彩连连。

        程处弼的目光已经看穿人群?    穿透了牛皮?    看到了牛身上各个部份的肌肉组织,脑海里边立刻就会冒出相应的烹饪手段。

        牛头适合黄焖?    但香料一定要多?    而且洋葱必须多加,口味浓郁?    香气扑鼻。

        牛蹄适合炖,但是最好和猪蹄一起?    再用一些特殊的烹饪手法和秘制香料?    可以让汤色清彻而不会过于浓厚。

        味道会更加的鲜香浓郁,而且蘸料一定要有香菜和狗肉香(薄荷),吃起来才香而不腻。

        牛尾熬汤,更是滴滴香浓而又滋补?    可惜没有西红柿?    也没有土豆,但并不妨碍它的美味。

        牛颈肉,肥瘦兼有,肉质干实,肌肉纹理较乱?    肉质较韧,采用铁棒锤打?    千锤百练之后的牛肉丸子口感弹牙,鲜香滑嫩?    绝对是制作撒尿牛丸的极品食材。

        牛上脑肉肥瘦交错,而且比例比较均匀?    适于熘、炒、氽等。

        牛眼肉(划重点?    不是牛眼睛附近的肌肉组织)肉质细嫩?    脂肪含量较高,吃起来的口感比较香甜多汁,不干涩,适合涮火锅……

        火锅,一想到这个词,程处弼就内心一阵微微的刺痛,没有了辣椒,没有了郫县豆瓣,自己就没办法做出程氏秘制火锅调料。

        火锅没有了红汤,已然失去了尊严和灵魂,可毕竟,牛百叶和黄喉还有肥牛此刻就在眼前,白汤其实也不是不行。

        “三哥,你也饿了?”程老四听到了自家三哥吸溜口水的声音。

        “还没饿,这是馋的。走,看看去,”

        程处弼已经迫不及待地大步撵了上去。四、五、六三个弟弟屁颠颠地跟着三哥的脚步,跟着三哥去厨房,肯定会有好吃的。

        脆爽的牛百叶与黄喉,还有肥美甘甜的肥牛,还有那卤制之后棉香劲道的牛肚,以及那可以用来制作灯影牛肉的牛健子……

        尤其是前三种最令自己魂系梦牵的涮火锅极品食材,谁敢跟自己争,老子就跟谁拼命。程处弼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三分。

        “……三哥这是咋的了?我怎么感觉三哥杀气腾腾的。”

        “呵……这就是老六你见识短浅了,这种状态,你四哥我可是见过的,叫护食。”

        程老五一脸恍然。“对,我想起来了,秦叔叔家的看门狗就那样,敢动它骨头,连主人都咬……”

        三个弟弟正在显摆自己渊博的知识,前面大步前行的程处弼脚步一个踉跄。

        然后恶狠狠的一个狮子摆头,眼睛瞪得像铜铃,脸黑得就像是柴火熏过的锅底。

        “……哎哎哎……三哥你咋的了?脸怎么这么黑,好吓人。”三个弟弟生生被程处弼那溢散开来的冲天杀气吓得瑟瑟发抖。

        “今天你们仨小屁孩再多叽歪一句,都别想吃饭!”

        程处弼毛了,神特么的护食,我可是你们的亲哥,居然拿我去跟狗作对比,这几个熊孩子,简直不是人。

        #####

        程处弼赶到了厨房所在的院落,居然看到了管家富叔光着膀子顶着一头臭汗,正在几位欢天喜地的程府大力士的帮助之下将整张牛皮剥下。

        这头倒霉的程府公牛,早在凶案现场暴毙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有老司机第一时间给它放了血。

        至于肥头大耳的梅大厨则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安静如鸡地看着那些体力过人的程府家丁将这头牛大卸八块。

        毕竟他的强项在于对食材的精心处理和烹饪,这种解剖工作实在不适合肥头大耳的他。

        “见过三公子,三公子对于牛肉的烹饪,可有什么想法?”

        看到了程处弼赶来,已经对他的厨艺心服口服到恨不得跪舔的梅大厨赶紧迎上前来。

        “一般你们怎么做?”

        打量着正抄起小斧头狠狠剁在公牛肩胛骨上的管家程富,用力之大,犹如在月宫砍桂的吴刚,程处弼眼角一阵抽搐。说好的庖丁解牛呢?

        程济作为程府的厨房总管,他自然更有发言权。

        “这牛肉一般嘛都是拿酱着吃,还有一些肉质细嫩的部位,可以拿来做脍。

        另外,牛油这个宝贝可得留着,给府中的武器防锈,还能做蜡烛照明,给府中的门房做保养……”

        “剩下得牛肉则会拿盐腌起来风干,等到想吃的时候才拿来烹饪。不知公子以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