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355章 爱书成痴的娘亲,和喜欢劫富济贫的爹……(求订阅求票求打赏啦)

第355章 爱书成痴的娘亲,和喜欢劫富济贫的爹……(求订阅求票求打赏啦)

        程府大门一阵抖动,看样子,连特么的大门栓都给拍上了。

        一阵温婉的风儿,吹过街道,拂过众人发黑的面颊,府门后边,传来了程大将军那嚣张豪横的大笑声。

        一干看热闹的四邻街坊有的笑弯了腰,有的指指点点着那些呆若木鸡的诸府亲兵护卫,目光满是兴灾乐祸。

        “哇哈哈哈……小娃娃们,老夫来也!”

        “???”好几位大唐勋贵纨绔吃火锅而吃得面红耳赤的脸瞬间一白,手一抖,筷子直接就掉到地上。

        “这,这,这……”刚刚吃得呼哈连声,大叫痛快的李恪小脸瞬间变成了灰白色,一脸懵逼地伸手掏了掏耳朵。

        吃得麻到耳根以至于出现幻觉了?天色还瓦蓝瓦蓝,距离黄昏应该还早吧?

        程处弼看着这票失魂落魄的纨绔子弟,不知为何,非但不能感同身受。

        反而还有一种欣慰与愉悦感,心情份外地飞扬。

        “爹!您可回来了,孩儿可是等候多时矣。”

        程处弼飞快地咽下了一块冻豆腐,然后大步来到了厅前朝着迎面而来的程咬金和大哥二哥一礼。

        程咬金深深地嗅了一口从厅内溢散出来的香味,两眼放光。“香,这味道一闻就觉得浑身带劲。

        老三你昨个说了今日要做美食,爹岂能不早点回府捧场。”

        欣慰地拍了拍程处弼的肩膀,全身披挂重甲的程咬金负着手,晃晃悠悠地步入了厅中。

        铮然作响的甲叶摩擦声令人头皮发麻。

        “哟哟哟……你们这些小娃娃,一个二个怎么跟呆头鹅似的,没看到老夫?”

        方才还大呼小叫,吃东西虎虎生风,说话语气气嚣张的勋贵纨绔们。

        现如今一个二个怂得像是看到了山大王的巡山匪兵甲乙丙丁众。老老实实给程大恶霸见礼。

        “免了免了,老夫这里,没那么多讲究,咋样,吃的如何?”

        “很香,处弼兄的手艺实在太好了,这火锅小侄第一次吃?    香得停不下筷……”

        抽了抽气?    努力让自己发麻的嘴皮说话能利索的李器赔笑道。

        “哟,贤侄今日也来啦?过去你小子难得来老夫府上作客?    这段时间倒是跑得够勤快的。”

        程咬金那只沉重的大手落在了李恪的肩膀上?    这位蜀王殿下瞬间矮了半个头。

        “见过程伯伯,那个?    小侄此事前来,乃是奉了父皇……”

        程咬金脸色一板?    打断了李恪之言。

        “你们的长辈?    跟我老程可都跟亲兄弟一般,老程也把你们当自家的娃娃。”

        “既然吃上了,那就得吃饱喝足再办事,再胡咧咧信不信老夫亲自给你灌酒。

        咦?你们喝的都是什么玩意?    这葡萄酿就是果酒?    娘们喝还成。

        老大愣着做甚,赶紧让他们去搬几坛咱们老程家的秘制三勒浆来。

        省得别人闲话咱们程家待客不周,有好酒都不拿出来。”

        程处弼目光呆滞地看着气场无比强大的程咬金指手画脚,铁甲铮然作响。

        一干纨绔子弟,一个二个真跟孙子?    咳咳跟儿孙辈似的,屁都不敢吭上一个。

        嗯?    可能大家都怕这位力能举鼎的程大将军亲自动手给自己灌酒。

        看着那浅褐色的程府秘制三勒浆在杯中荡漾,呆呆地坐在火锅前的李恪眼眶湿润了。

        父皇?    请恕孩儿不孝,今天怕是爬都爬不回来了……

        #####

        在长安城卢国公的府邸之中?    一干平日里横行长安城内外?    喝酒耍拳?    打架斗殴,无恶不作的勋贵纨绔。

        都在那位名震长安的勋贵大魔王狂放而张扬的笑声中,一脸呆滞地端起了手中的酒杯,一口抽干……

        刹那之间,原本麻木的表情瞬间变得扭曲狰狞,挤眉弄眼老半天才发出犹如劫后余生般的吐气声。

        “好,都是好娃儿,哈哈哈……吃,都吃菜。

        老夫是长辈,不压酒,喝了三杯,你们自便。来,第二杯!”

        在铁甲都没解下,越发显得杀气腾腾、目露凶光的程大将军关怀下。

        三杯加起来怕得有一斤的程府秘制三勒浆不到二十息的功夫,全被迫灌下了肚。

        看到之前已经喝了不少葡萄酿的纨绔子弟们已经开始有两眼发直的趋势,程咬金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老夫先去卸甲,老大老二老三,你们可是主人家,莫要待慢了客人。”

        “孩儿遵命!”老大程处默,老二程处亮,老三程处弼都下意识地站得笔直,大声答应。

        为了完成慈父的叮嘱,为了不辜负老程家宾致如归的美名,程家三个娃都拉开了架势。

        看到程咬金离开前厅,李恪一咬牙,搁下了筷子,以风驰电骋的速度朝着厅门方向狂奔。

        “各位弟兄小弟先走一步,来日再登门请罪……”

        所有人都看到这位学富四车,才高三斗的李恪抖着小机灵,他的举动,令房俊蠢蠢欲动。

        而另外几位武家纨绔子弟却一脸兴灾乐祸的表情。

        看着这位脊梁挺得笔得,高昂着头,飞奔得如此欢快小鹿一般的蜀王殿下。

        程老大嘿嘿一乐,冲程老二挤挤眼。“你数还是我数?”

        房俊反应慢是慢,可他不傻,看到身边的一票人都坐得稳如泰山,笑得兴灾乐祸。

        想了想,抄起筷子赶紧再涮上一筷肥牛塞进嘴里,这肥嫩脆爽,香甜的肥牛最是对他的胃口。

        跑什么跑,火锅不香吗?

        “十,九,八,七,六,五,四……咦咦,这不是为德老弟吗?怎么又回来了。”

        程处亮慢悠悠地还没数到十,就看到那位帅气逼人的蜀王李恪黑着脸气极败坏地窜了回来。

        “贤弟莫恼,封门是家父之命。”程处默不待李恪开口,滋了口三勒浆,这才悠然开口。

        “咱们卢国公府,老弟你觉得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

        不躺着出去,岂不是坏了我老程家宾致如归的名声。”

        “老弟你还是来程家窜门少了。”尉迟宝庆一脸怜悯地打量着李恪摇了摇头。

        自己亲爹与程恶霸的交情,除了战场的友谊,其他都在酒里,都是喝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