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370章 那些年,主刀医生满头大汗喊用力(求订阅求票求打赏啦)

第370章 那些年,主刀医生满头大汗喊用力(求订阅求票求打赏啦)

        睿智的侍卫头子赵昆,摸着自己浓密的胡子,陷入了沉思之中,这样的笑声,很难得出现。

        上一次,陛下发出这种肆无忌惮,又充满兴灾乐祸的笑声,似乎是……对了,在灞河边上。

        记得当时是陛下瞅见了那脏成泥猴的程家四五六那三个熊孩子。

        莫非这一次,陛下的笑声也是跟程大将军家有关系不成?

        长孙无垢满脸无奈地坐在凉亭里,看着那好不容易才收敛起了笑声的夫君。

        此刻,李世民满脸八卦,兴致勃勃地还在打量着那幅画,一面询问长孙无垢这幅画的来历。

        听罢,李世民摇着脑袋又笑出声来。“唉,我说呢,之前听闻程三郎入仕的那场家宴。”

        “听闻程咬金那老货很洋洋得意地冲人显摆,说是阎立本给他画了一幅好画。”

        “看来,十有八九就是这幅了,老程当年干绿林买卖的时候,就喜欢耍宣花大斧吓人……”

        李世民忆及程咬金战场之上,以槊击敌,左冲右突,威震敌胆的英姿。

        再看这画上,程咬金面目狰狞,手持巨斧的形象,乐了半天才道。

        “依为夫之见,定然是程咬金那老小子得罪了阎卿,可阎卿又哪里敢惹这老浑货。”

        “心火难抑之下,干脆就画了这样一幅画,结果没想到,原本是想要嘲讽老程。”

        “偏偏老程这粗胚根本不明其意,可怜的阎卿怕是已然被气的够呛……”

        李世民不愧是能干到大唐皇帝的主,脑子很好使,前后一联系,大致猜测出了阎立本的心思。

        若是阎立本,敢把哪位文采风流的文臣,画成这般模样?    还说有镇宅辟邪之功效。

        指不定那位文臣立马就跟阎立本翻脸成仇?    指不定能在皇宫外耍起王八拳一顿真人PK(宋以前的文人也都很好斗的,佩剑可不是装饰品)。

        可阎立本偏偏用文人的心思?    去捉弄老程这样杀人如麻、乐意扮狠耍横的粗胚?

        简直就像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一般。说来说去,怕是那程咬金只会越发地洋洋得意。

        而阎立本阎卿若是醒悟过来?    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出什么好歹。

        “夫君,你这样不好……”长孙无垢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前额。

        夫君可是大唐皇帝陛下?    此刻?    却一个劲在这里瞅着画,兴灾乐祸的嘿嘿嘿。

        这要是让臣下瞧见,实在是有损天子威仪。

        “嗯嗯,娘子说的是?    可我就是有点忍不住?    嘿嘿嘿……”

        “……”

        就在此时,远远地,听到了赵昆的大嗓门:“陛下,陛下,蜀王殿下有要事求见陛下。”

        李世民第一时间将那幅雕版画给收起?    站起了身来。“让他过来。”

        长孙无垢从李世民手中接过了画卷,细心地又绑了起来?    负于身后。

        不大会的功夫,夫妻二人都看到了?    李恪撩起前襟,带着一脸兴奋与飞扬的神采?    正快步朝着这边疾步而来。

        看到了李恪的神采与举止?    李世民与长孙无垢不禁互望了一眼?    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神采。

        “儿臣参见父皇,参见母后,程三郎做了手术的赵老者……痊愈了。”

        #####

        程府再一次迎来了一位天使,带来了陛下的旨意,而这一次,仍旧是封官的旨意。

        授程处弼为太常寺太医署医监一职。

        今日前来传旨的,则不再是大唐宰相房玄龄,而是一名宦官,给程处弼传完了旨意,放下了官服等物。

        连口水都没喝,就领着随从匆匆地离开了程府,搞得程处弼一脸莫明其妙。

        半天才醒过神来,宦官想来应该是害怕陷在热情好客的老程家。

        不如此,实在无法解释那位宦官的举止。

        程处弼不禁有点犯了难了,这特么怎么回事?上一封圣旨让自己去东宫跟李承乾蹲一块。

        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去入职,这边又来了一份旨意,让自己窜去太常寺太医署当医监。

        陛下这是要把自己圣旨里吹过的牛逼给收回去吗?

        程处弼在府中看着两份任命,一脸的懵逼。

        不过很快,解决问题的人就回来了,听到了厅外传来家丁禀报,程大将军已然回府。

        程处弼大喜,赶紧快步迎了出去。有爹在,这样的小问题还犯得着自己操心吗?

        迎了出去,来到了距离府门尚有两丈远的地方,程处弼就看到了程咬金当先而行。

        身后边则是如同复制粘贴的大哥程处默与二哥程处亮,能够看得出来,他们在模仿着亲爹那豪横的步伐。

        只是,他们却根本走不出那种嚣张而又充满威慑力的气势来。

        程咬金看到了向自己行礼的程处弼,大步上前,扶起了这位礼貌而又懂事,温良而又有才的三儿子笑道。

        “老三,那个你做了手术的赵老者如何了?”

        “赵老者可以说是痊愈了,孩儿让他在孙道长的观里再观察几日再离开,以防万一。”

        “好,哈哈,不愧是咱们老程家的孩子,够谨慎。”程咬金满意地拍了拍老三的肩膀。

        “对了,你那三个弟弟野哪去了?”程咬金左右张望起来。

        “爹!我在这埋伏。”一声稚嫩而又刻意压低的声音突然从路边响了起来。

        “???”程咬金连带程家一二三都一脸懵逼地看向路边。

        这才注意到,程老六脸花的跟泥猴子似的,脑袋上居然还用草扎了一个圈套着。

        “你埋伏谁?”程咬金直接给气乐了。“你个小兔崽子,想埋伏爹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程咬金捞衣挽袖的左右寻棍棒的架势,吓得程老六打了个激灵蹦了起来。

        “四哥、五哥……爹发现我们的伏兵了,快撤……”

        不远处,又窜出两个泥猴子,三个熊孩子连滚带爬的朝着远处窜去。

        “爹,来您用这个吧,这个结实……”

        看到程咬金找棍棒,程处亮灵机一动,从旁边抄起了大扫帚主动地递给亲爹。

        程咬金扭头看了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抄起大扫帚给了程处亮两下。

        扔下了扫帚,捡起了一根直径不会超过五毫米的小树枝,就朝着那三个熊孩子逃离的方向撵了过去。

        “哈哈,老夫来也,那三个小将休走……”

        “……”

        大哥程处默看着吡牙咧嘴揉屁股的老二程处亮,不禁呵呵一乐。

        “老二,你可真实在,幸好你没去那边抄门栓给爹。”

        老程家最眉清目秀的崽看了一眼那比碗口还粗的门栓,实在是无言以对。

        这,就是齐乐融融,父慈子孝的老程家日常,温馨而又不失活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