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401章 若是出了成绩那就是东宫的功劳(求订阅求票票)

第401章 若是出了成绩那就是东宫的功劳(求订阅求票票)

        此言一出,正在喝程府秘制三勒浆的尉迟恭直接从两个鼻孔喷出了酒泉。

        牛进达和李绩和李客师全都给这话雷得外焦里嫩作声不得。

        “……老程,你他娘再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夫踹你?”刚勉强躺下的秦琼直接就毛了。

        瞪起了眼珠子,要不是自己这会子刚刚因为休克,导致手脚无力,真想抄刀把这老匹夫给捅个三刀六洞。

        “哈哈,好好好,我老程闭嘴,老三你给你秦伯伯好好瞅瞅……”

        老程哈哈一笑,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吩咐道。

        程处弼黑着脸,继续认真的诊治,为了维护医患一家亲的良好关系,自己还是懒得插嘴的好。

        一干大佬不知道的是,在靠近厅门的角落里。

        老程的亲儿子,排行老六的熊孩子,正说着跟他亲爹一模一样的话。

        大拇指朝着自己的脸一翘,满脸桀骜的程老六上嘴皮顶天,下嘴皮沾地的道。

        “不信你问我四哥和五哥,我们家三哥连狗都能治,治人又有什么难的。”

        “真的?”秦理,这位心忧父亲身体健康的少年郎,看到了程老四与程老五一脸理所当然地在那里点头打保票。

        生生让老程家的三个熊孩子给忽悠得两眼放光,原本低落的情绪也变得振奋了起来。

        #####

        经过检查,又通过询问秦琼,确认他是因为剧烈的疼痛所导致的休克,程处弼这才扶着秦琼坐了起来。

        而引起他剧烈疼痛的原因,就在心口位置。

        或者说皮肤下面,在胸骨和肋骨处,有一个无法取出的箭镞……

        听了秦琼的陈述,一干秦琼的战友袍泽,亦都不禁有些黯然。

        “我说二哥,之前你怎么也不说?若不是你儿子方才……我们也不知道居然已经严重到这等地步。”

        李绩不禁皱起了眉头关切道。

        反倒是秦琼这位大唐门神很是看得开,摆了摆手自失一笑。

        “秦某一生征战,伤痕累累,身体里取出来的箭镞怕都得有数斤,流的血更是有几斛之多。

        身体里边,如今尚残留着数枚深入骨肉间的箭镞。

        一旦天气变化,便会酸痛难耐?    而真正致命的?    便是胸口这枚……”

        秦琼抬起手指点了点心口,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一些。

        “长安的名医都看遍了?    便连孙道长和袁道长也曾奉了陛下旨意来给秦某看过。

        都言说箭矢在秦某骨肉之间?    稍有不慎,怕是箭镞没取出来?    秦某的命就没了。

        除了给秦某开上一些缓减疼痛,安心宁神的方子之外?    也没有好的办法。

        还有就是让秦某尽量不要激动?    就担心万一这箭镞伤到了邻近的心肺。”

        听到秦琼之言,程处弼几次都意欲开口,可是一想到这个时代,连高度酒都没有?    更别说灭菌环境的手术室。

        想要给这位大唐名将兼门神做开胸手术?    这危险性,怕是真比不动手术更大。

        看来,自己这位来自于未来的优秀医学工作者,想要顺畅地开展自己的医疗工作。

        提高这个时代的医疗手段的多样化和现代化,这将会是一个长期而又相当艰巨的任务。

        就在程处弼唏嘘感慨大唐医疗事业发展上的缺点和不足的当口?    就听到了蹬蹬蹬的脚步声传来。

        一抬头,就看到了秦理这个八九岁大的小孩子正朝着这边快步而来。

        刚刚听了程家三位哥哥们一阵信心十足的说服与保证?    听得热血沸腾迫不及待窜过来的秦理卟嗵一下子拜倒在程处弼跟前。

        “程三哥,救救我爹吧……”

        “……”一干还没唏嘘感慨完的大唐名将们全都懵了。

        “你先起来?    怎么回事?”程处弼一把将秦理给捞起来站直,目光一扫。呵呵……

        看到了四五六三个弟弟鬼鬼崇崇的朝着这边凑过来。又是这三个闲得蛋疼无事生非的家伙。

        “程三哥?    程四哥程五哥和程六哥都说你能治狗?    也能治人。”秦理抹了把脸?    认真地道。

        “……”秦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额角青筋直跳,手赶紧放在心口处。

        平静,一定要平静,千万不要被老程这一家祸害给气死,太还不来。

        自家的娃儿还那么小,自己还得多活几年,怎么也得把娃儿拉扯大些再挂。

        李绩黑着脸,抬手指头指着程咬金哆嗦半天,这才憋出了一句闷哼。

        “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废话,我儿子不随我难道还能随你?”程咬金不乐意了。别以为陛下给你老徐赐了李姓你就飘了……

        “都少说两句,二哥需要安静。”憨厚实在的牛大将军大感头疼,赶紧充作和事佬道。

        “秦理啊,你爹的伤,的确是可以治的。”

        程处弼总算是觅着说话的机会,朝着秦理这个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少年郎温言笑道。

        “真的?!”秦理一脸惊喜交织地叫出了声来。

        便是正努力平静自己情绪的秦琼也扭头看向了程处弼,心也碰碰地连跳两下。

        这个时候李绩呵呵一乐。“我说程老三,你直接说但是吧。”

        程处弼不由得看了这位被大唐开国皇帝赐姓为李的大唐名将一眼。

        看样子不愧是老谋深算的名将,直接一句话就命中要害。

        “嗯,但是,想要治,就需要一个灭菌的手术环境,而且还得需要大量的消毒剂。

        并且还需要许多的手术器材,这些东西,我暂时都还没有……”

        这一席话,把在场的一干大唐名将全听懵逼了。

        灭菌是啥?手术环境又是什么鬼,毒这玩意人人知道,可消毒剂又是啥东西……

        一个接一个的问号,缭绕在厅中所有人的脑上方。

        若是有个魔兽世界的玩家穿越,绝对以为自己找到了一群任务BOSS聚集地。

        程处弼这番话说完,厅中陷入了片刻诡异的死寂之中,半晌,秦琼这才甩了甩头,吐了一口浊气。

        老夫怎么就那么傻,险些信了这孩子得疯话。

        不过,他也是一片好意,秦琼笑眯眯地拍了拍这个可怜的程家老三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