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443章 多亏程三公子心善,小人不用瘸上一辈子(求订阅求票票)

第443章 多亏程三公子心善,小人不用瘸上一辈子(求订阅求票票)

        御容殿内,琴声清越,悠然动听……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二人对案而坐,一方执白,一方执黑。

        夫妻二人一边对弈,一边说着话,轻松而又惬意。没有了国家大政带来的诸多心烦事。

        妻子的病体已愈,太子殿下在长安监国,天下升平。

        在这清凉不受炎夏之苦的九成宫中,夫妻二人难得地享受着这清新的时光与二人世界。

        就在夫妻二人在御容殿内殿,从一开始的对案而坐,渐渐地变成了夫妻依偎在一起。

        你落一子,我便落一子,眼中却只有彼此而无棋盘的当口。

        就听到了御容殿外,传来了那熟悉而又令人心情悦愉的笑声。

        “小兕子,她怎么来了?”李世民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双手,颇为讶然。

        这小丫头片子,居然想起自己爹娘了?

        “想来应该是父皇带她过来的。”长孙皇后理了理衣裙,杏眸横了一眼夫君,起身走出内殿。

        李世民颇为无奈地快步跟上。就看到了蹦蹦跳跳的李明达牵着红光满面的父皇李渊步入了御容殿。

        “娘亲娘亲……爹爹也在呀,瞧,我和爷爷给你们带了什么好东西。”

        李明达一边说着,一边扬起了手,手中拿着一个油纸包。

        “那是什么呀?”李世民不由得一乐,笑眯眯地配合道。

        “这里边有小鱼干,可好吃了,还有小虾,都是程三哥哥炸制的,可香了……”

        “……”

        #####

        李世民脸有点黑,不过看到闺女心情这么好,实在不忍心喝斥。

        “你们又去程三郎那里了?”

        “对呀,昨天程三哥哥说今天要做小鱼干给我吃,我当然不能失信于人。”

        这话让李世民与长孙无皇后都笑得十分地无奈。这丫头,明明自个嘴馋,偏偏还说的大义凛然。

        “程三哥哥不但给我做了好多好吃的小鱼干,还给我讲故事呢。来,娘亲你也尝一个……”

        长孙皇后、李世民、李渊,就那么坐着,如同半自动化投币机依次张口。

        由着这位热情好客?    动手能力强的晋阳公主殿下主动投喂。

        “嗯?    这滋味还真不错。”长孙皇后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那小子会讲故事?”李世民咀嚼着这小鱼干,满脸写着不相信。

        就老程那一家糙汉子?    啥时候有这技能了?居然还能给小姑娘讲故事。

        一旁的李渊也有些懵逼。“他给你讲什么故事了?我怎么不知道。”

        “爷爷你当时睡着了?    你当然不知道。”

        李明达得意地一笑,仿佛这是她与程三哥哥之间的小秘密?    份外的得意。

        “程三哥哥讲的小故事可好玩了,你们想听吗?”李明达将一块小鱼干塞进了嘴里?    嘎嘣脆?    真香……

        “哈哈,那当然要听了,爷爷可是很迫不及待喽。”

        李渊十分配合地抖了抖前襟,坐得笔直?    还不经意地瞄了李世民一眼。

        “嗯?    爹爹也想听听小兕子讲好玩的故事。”李世民呵呵一声,亦摆出了一副认真倾听的表情。

        长孙皇后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这两位,一位是上皇,一位是皇上,真*亲父子。

        却都在古灵精怪的小兕子跟前努力表现自己?    明争暗斗。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偏偏还不能表露……

        “这个小故事?    由三个小故事组成,第一个小故事叫对牛弹琴。”

        李明达又把一块小鱼干扔进了嘴里?    咔嚓咔嚓……

        “从前呀有个会弹琴的高手,他叫俞伯牙。”

        “???”李渊?    李世民?    长孙皇后?    就连那立身于殿门处的赵昆,还有一干宦官宫娥,全都一脸懵逼。

        总觉得哪里不对,俞伯牙跟牛啥时候扯上关系了?

        “那个小兕子,你先等会,你确定是俞伯牙吗?”

        李世民一脸黑线,果然,我就知道,老程那一家的糙汉子,能说出什么好故事。

        “爹爹……”李明达有些不乐意地撇了撇嘴。

        “说故事的时候不许插嘴,不许提问,等说完故事才可以。”

        旁边的李渊黑着脸薅着胡子,阴测测地道。

        “就是,让兕子好好说说,老夫倒想听听,程老三的故事里,那俞伯牙能把牛给怎么了。”

        “……俞伯牙弹琴可好听了,可是呢,那些人都只是觉得好听,却听不出他弹的是什么琴子。”

        “他就很烦,后来,他就不乐意弹琴给人听了。”

        “有一天……他到了乡下去,看到了有一头牛在吃草。”

        “他就想,闲着也是闲着,就对着牛弹起了琴,好听的琴声,听得那头牛食欲大开,吃了好多的草。”

        “还产了好多好多的牛奶,让那户农人,发了一笔小财。”

        咔擦……脸色红得色紫,死死咬着嘴皮的赵昆,生生把自己腰畔的横刀刀柄都给掰裂了。

        好些个原本好奇心重留在殿门外的宫娥与宦官们,已经疯狂地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然后毫无节操与形象地笑得东歪西倒,看得守备御容殿的侍卫们一脸懵逼。

        李世民脸色发黑,呼吸急促。

        李渊脸色也好不到哪里,闭着眼睛,眼皮直跳。

        长孙皇后手揪着衣襟,轻咬着唇,生怕忍不住。

        “……这,这就是对牛弹琴的小故事。”

        李明达往嘴里边扔了一块小鱼干,然后继续眉飞色舞地说起了第二个小故事。

        “接下的故事就是高山流水,俞伯牙对着牛弹了好几天琴,觉得牛不会说话夸奖自个。”

        “所以呀,他就不乐意给牛弹琴了,就跑到了深山老林里去。遇上了一个砍柴的老樵夫。”

        “他就弹琴给老樵夫听,老樵夫听着听着就不乐意了。

        你弹那些山山水水的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来帮我劈点柴火。”

        “俞伯牙没有想到,这个老樵夫居然能听出自己弹的是高山流水之音。

        顿时将老樵夫引为了知己,就主动帮老樵夫去劈柴火……”

        这个时候,李渊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双手业已经紧握成拳。

        要不是顾及小兕子,他真恨不得直接窜到清幽阁,一顿王八拳把那个混帐小子暴打一顿。

        他说的都这些都是什么鬼?高雅的音乐,他拿去催奶?

        “……钟子期过世了,俞伯牙很伤心,于是,他就射了一只鹤来祭奠知己。

        又把自己的琴给砸了,拿琴拿柴火,烧那只鹤,一边烧一边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