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450章 媚娘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求订阅求票票)

第450章 媚娘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求订阅求票票)

        “啥意思?”房俊等人一脸懵逼地看向这位被大唐天子称为最英果类已的吴王殿下。

        “处默兄,你派个弟兄,过去告诉那些长辈们你家老三给牛哥写诗的好消息。

        让那帮老,咳……老长辈们能够吃喝得更开心一点。”

        “我等正好乘此时间,反其道而行之,去程府吃吃喝喝,不必担心被堵在程府?”

        尉迟宝琳两眼一亮,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哈哈,为德老弟这脑子,果然好用,不错不错。

        程老大,愣着做甚,赶紧叫人去知会一声,咱们正好窜你家吃香喝辣的去。”

        “好久没尝到你们老程家的秘制三勒浆了,居然还怪想的……”

        “不错,今日我等都被程老三伤了心,今日兄弟们放开肚子,争取吃穷老程家。”

        “哈哈哈,赶紧的,那麻椒兔头,房某可是想着都馋……”

        “对,还有爆羊肝,还有干煸羊肠……”

        一干纨绔子弟转忧为喜,纷纷拔转马头,朝着那走了龙的潭,窜了虎的穴飞奔而去。

        这边,程家酒楼里边最大的包厢之中,一干大唐名将此刻正聚拢在一块吃吃喝喝。

        偶尔低声聊上几句,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哪怕是有程咬金这位炒气氛的高手在,面对着这位儿子远行的牛进达,却也有点无能为力。

        就在大伙喝着有点窝心的闷酒,心情份外不乐意的当口。

        一名程府的家将兴奋地冲了过来,推开了雅间的大门。

        “老爷,咱们家三公子又作诗了。”

        “???”一票心情不美丽的大唐名将都有点懵逼,还有点不乐意。

        长辈们都深感心情郁闷之极,这些晚辈居然还去得瑟,还他娘的作诗。

        程咬金吐掉了嘴里的骨头,打量着这个家将,扯起脖子问。“那小子又作了甚?”

        “公子给牛公子作了一首诗,公子还说,不出一个月,牛公子哪怕白跑一趟西北就回来,铁定会天下闻名。”

        这下子?    一干意志消沉的大将军们全都把注意力投了过来。

        #####

        “程三郎给韦陀作诗了?”刚刚一直在灌闷酒的牛进达打了个酒呃?    抹嘴问道。

        “没错,诗名就叫《送兄长牛韦陀西出长安》。”

        “念来听听。”李绩两眼微眯?    抚着长须喝道。

        家将答应了声?    清了清嗓子,努力地回忆当时?    公子那怒发冲冠,高声吟诵的模样。

        “千里黄云白日曛?    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已?    天下谁人不识君。”

        咣当一声……李客师手中的酒杯掉落到了地板上,眼珠子直勾勾地看着那名家丁。

        “程三郎写给牛韦陀的?!”

        李客师好歹文化底子不错,在这票糙老爷们里,与李绩都属于文化水平拔尖的那种。

        如何听不出这首诗作的寓意?    这特娘的如果不是一首流芳百世的佳作?    李客师敢把自己的老鸟剁下来喂鸟。

        李绩心疼地看着刚刚因为震惊而失手薅下来的几根长须,牙疼般的直吸气。

        “居然是写给韦陀贤侄的,老牛啊,你家牛韦陀怕真不出一月,就得闻名长安喽……”

        哪怕是尉迟恭这样粗通文墨的糙老爷们?    也同样能够感受得到这首诗最后两句的不凡。

        大巴掌直接落在了牛进达的肩膀上,感慨地道。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真他娘的带劲,老牛?    你儿子怕是要出大名喽。”

        程咬金愤愤地将酒杯重重地啪在案几上,满脸不乐意地道。

        “特娘的?    早知道我老程也去趟西北?    让老三给我这个亲爹扬扬名该多好?”

        这话瞬间让一票糙老爷全差点乐疯掉?    便是离愁满怀的牛进达,也是哭笑不得。

        “滚你的蛋,这可是你家老三送给我家韦陀的。”

        秦琼笑了半天,指着那名家将喝问道。

        “还愣着作甚,到底是怎么回事,程三郎是怎么想着作诗的,总得由缘由吧?”

        家将不敢怠慢,便将他所闻所见,唾沫星子横飞地陈述出来。

        牛韦陀在父亲离开之后的意志消沉,那副软弱与不堪,激怒了治好他腿的程三郎。

        并且在作诗之后,直接告诉牛韦陀,你小子肯定能出名了,要是没胆,赶紧回家。

        听得一干长辈面面相觑,程咬金抚着钢针般的浓须不禁大乐。

        “不愧是我老程的娃,做事就是痛快,不然,如何写出这等大气魄的诗赋来,这点像我老程……”

        “呸!你个老匹夫。要点脸行不行?”李客师没好气地道。

        程咬金嘿嘿一乐。“有啥,那是我儿子,我生的,咋了?”

        对于这个勋贵恶霸榜排名第一的厚脸皮,所有人都无话可说,摇头叹息不已。

        反复地咀嚼着这短短的四句,牛进达长叹了一声。“为了我家韦陀,处弼贤侄实在是……”

        “行了,你特娘的少给我装酸,怕是过不了几日,你家韦陀怕是比你这个当爹的更有名气喽。”

        “滚一边去,名气再大,老子也是他爹。”牛进达最不乐意跟老程这个厚脸皮说话。

        “对了,那哥几个上哪去了?”

        这位程处默派来的家将嘿嘿一乐。“三公子念完诗就提前走了,剩下诸位公子,刚刚想过来喝酒。”

        “结果瞧见几位大将军的座骑,就窜回咱们程家喝酒吃肉去了。”

        “哎哟,这帮小兔崽子,居然知道躲爹了?”程咬金顿时不乐意了。

        眼珠子一转,朝着这哥几个道。“哥几个,这的酒,档次还是差了点,要不咱们也一块回去?”

        尉迟恭把那葡萄酿往案几上一搁,扬了扬浓眉乐道。

        “行啊,早等你这话了……怎么样老牛,你儿子可是要出大名了,不得多喝几坛庆祝庆祝。”

        牛进达也振奋精神站起了身来。“去就去,正好老夫去看看我那处弼贤侄去。

        今天老夫别的不说,定要跟这个好娃娃喝个痛快。”

        自家儿子的双腿能够如常人般行走跑跳,甚至重回战场,多亏了程三郎。

        而仿居然因为艺术佳作而扬名,还是程三郎。

        牛进达虽然是个闷葫芦,可也明白,程三郎那是真把自己儿子当成兄弟。

        这样的好娃娃,自己不会夸,好歹灌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