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539章 已经不是两眼发黑,而是整个人生都在发黑(求订阅求票票)

第539章 已经不是两眼发黑,而是整个人生都在发黑(求订阅求票票)

        刘果在清幽阁中,躺了整整一个下午,除了伤口疼痛之外,再无其他异样。

        程处弼这才让右骁卫的士卒将这位刘郎将抬出清幽阁,迁往其他地方休养。

        毕竟这里明天要动手术的可是大唐的皇后娘娘,总不能旁边还躺着个肥头大耳的男病人吧?

        刘郎将离开之后,梳妆楼那边派来了几名宦官与宫娥,开始对这清幽阁的病房里里外外重新进行了打扫与消毒。

        石灰水就跟不要钱一般足足洗了三道这才罢休。

        领头的宦官许灵是个笑眯眯的中年人,对于胆囊摘除术十分好奇。

        程处弼倒是很好为人师,告诉了这位自称也患过胆石症的宦官,如果能通过药物排石是最好的。

        实在无法排石,再进行手术摘除,毕竟,有肝无胆,终究还是有点遗憾。

        特别是胃口不好的人群,比较容易出现各种消化性疾病。

        “程将军不愧是我大唐难得的才俊之士,如此博学多闻,实在是令咱家佩服得五体投地。”

        看到这位许灵公公对自己满脸崇拜,一副就想要五体投地跪舔的架势。

        程处弼差点就飘了,好在,他终究是知书达礼的程家人,赶紧谦虚了几句。

        毕竟做人一定不要骄傲自满,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程将军你可是太谦虚了,其实咱家,一直都对医道极有兴致,没想到能遇上程将军您。”

        “简直让咱家如钟子期遇上了伯牙啊……”

        “钟子期……莫非就是高水流水遇知音中,对牛弹琴的那位?”程处弼沾沾自喜地问道。

        许灵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就连呼吸都差点岔气。

        钟子期与于伯牙那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是没错,但是对牛弹琴是什么鬼?

        #####

        “我们还是别聊这些题外话了,那个,今夜不知道程将军可有闲暇……”

        “钟公公有何事?”

        “那个……”钟灵故作警惕的打量了下四周,压低了声音道。

        “咱家有个朋友,有不能明说之暗疾……”

        程处弼有些不乐意地打量着钟灵,你个叽叽歪歪的老太监能有啥朋友,基友怕都不可能。

        “说吧,就算是你生病,我也可以帮你治。”

        “真不是咱家,是咱家的朋友,他那病着实不适合……”

        “那行吧,我会入夜时分,前去给娘娘诊治检查。

        之后就会留在清幽阁休息了,毕竟明天早上还得给娘娘手术。”

        “你那朋友若是有时间,就让他*时过来,过时不候。”

        听得此言,许灵大喜,赶紧朝着程处弼一礼。“多谢程将军,到时候咱家一定领我那友人前来赴约。”

        “那你总得先跟我说说,他得的是什么病吧?我也才好准备诊断工具。”

        迎着程处弼有些疑惑的目光,许灵灵机一动,硬起了头皮道。“是与上皇同样的病症。”

        程处弼倒吸了一口凉气,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许灵。“你们宦官也能得这种病?”

        “???”许灵呆呆地看着程处弼,总有一种想要拔出腰畔短匕,冲这嘴贱的程老三扎过去的冲动。

        看到了许灵那张发黑的脸,程处弼自知自己嘴快又说错了话,干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不好意思,许公公,程某不是说你,也不是故意说你们这个群体。”

        “这对于我来说,毕竟是一个全新的课题,还请许公公晚上记得带你朋友过来就是了。”

        程处弼磨拳擦掌一副两眼放光,迫不及待地样子。

        他作为一位优秀的医务工作者,从来没有看到过被阉割的太监或者是鸡鸡受伤少一截的男性。

        程处弼一处都很好奇,历史上的封建王朝的阉割方式,是否是一脉相承?

        为什么有些朝代的宦官还能有胡子,据说有些是只切蛋蛋,有些是切丁丁。

        也不知道大唐的太监是,被割的是哪里,莫非是一样割一点?啧啧……

        眼前的许灵公公,就是一只标准的实验活体:阉割好的唐朝太监。

        程处弼频频打量过来的目光,看得许灵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

        总觉得这小子打量自己的目光很不纯洁,这程老三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不过一想到,已经确定了程处弼何时会留在清幽阁,等待着自己的到来。

        看着程处弼转身离开的背影,许灵的嘴角不经意地扬了起来,很快又收敛无踪。

        那双原本笑眯眯的眼睛里边闪过一道冷冽的寒芒。程家小子,乖乖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

        程处弼用了晚餐之后,领着程亮步行赶到了御容殿,不过这一次,并未看到李叔叔。

        只有长孙皇后自己躺在榻上休息,听得程处弼问起,解释了句道。

        “陛下也劳累了数日,他方才已经回大宝殿去休息了。”

        “这几日,陛下没日没夜的陪在这里。多谢贤侄你了,若不是你……”

        “娘娘就别说这样的话了,我只不过是尽我的一份力量罢了。”

        “等我给娘娘您做完了手术,太子殿下若是知道这个消息,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承乾他,他怎么样了?”听到程处弼提及李承乾,慈母长孙皇后忍不住追问道。

        “娘娘放心,殿下虽然着急,但并未乱了方寸,不然,我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那就好,那孩子打小就体弱多病,最是受不得惊吓……”

        “娘娘,那是因为太子殿下营养不良,才会休弱多病。”程处弼没好气地道。

        “营养不良?”长孙皇后有些懵。锦衣玉食的太子,自己的亲儿子,怎么可能营养不良?

        “娘娘看来您是不知道,太子殿下每餐所食,甚至还不如我家老六吃的多。”

        听得此言,长孙皇后一脸黑线,忍不住小声地吐了句槽。“这能一样吗?”

        “啥?”忙着专心致志给长孙皇后作检查的程处弼没听清楚。

        长孙皇后不禁有些歉疚,自己跟这程三郎计较啥,这小子不会说话是出了名的。

        本宫好歹也是母仪天下的长辈,犯得着跟这傻小子计较吗?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那该如何是好?”

        “娘娘放心,我已经给殿下订制了全面的,锻炼和饮食计划。

        相信我,三五个月之后,太子殿下将会像我一样强健而富有旺盛的生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