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569章 至少老夫很少下手抽自已的娃娃……(求订阅求票票)

第569章 至少老夫很少下手抽自已的娃娃……(求订阅求票票)

        程处弼差点没乐出声来,好吧,这里毕竟是牛叔叔家。

        再说了,自己的隐藏任务是给牛韦陀看病,而不是嘲讽开团。

        程处弼干咳了声把二哥拖过来坐下道。“行了,一会吃饱喝足再瞧。

        想不到韦陀兄虽然足不出户,可是家上却有如此之多的珍藏,实在是让我们兄弟羡慕。”

        这句话让牛韦陀的心中舒服了点,至少脸色没有之前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

        “牛某向来喜好武事,可是现如今,已然是个废人,不过,这喜好收集兵器的嗜好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这些都算是我收集来的珍品,还有不少的好东西,在旁边屋子,走,我带你们去看看。”

        言及了他的爱好,牛韦陀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兴奋地起身,杵起拐杖,领着程处弼弟兄又到另外一间屋子里溜达。

        那里边珍藏着的全是长兵器,琳琅满目,而且都保养得十分的铮亮,看来就知道是经常擦拭保养的。

        每一件武器,牛韦陀都能够说出大概的收藏时间,甚至还能点评每件武器的优缺点。

        这要搁到后世,绝对属于是武器专家级别的爱好者。

        “都是好东西,还是牛兄你本事,这些藏品,可不比我家的少。”程处亮啧啧有声,两眼放光地道。

        “看这根马槊,绝对是名家打造的,绝对是马上作战的好东西啊……”

        牛韦陀愣愣地看着这杆摆在最醒目位置的马槊,喃喃地低语道。

        “是啊,这是当年,家父扼不过我,特地花重金采办给我的。

        可惜……就只陪着我到了战场上走了一遭……”

        “自打我废了,这玩意,也变得了牛某的藏品了,哈哈……”

        牛韦陀虽然在笑,可是那笑声,却让程家兄弟心中很不是滋味。

        听得家丁来报已经备好了酒菜,三人这才离开这间屋子。

        牛韦院愣愣地看着家丁缓缓地将房门关紧合上。整个人,仿佛又被抽走了骨头一般。

        恢复了之前的沮丧颓唐,默默地当先引路,仍旧是熟练的拐杖一扔,单脚跳到了案几后边坐下。

        #####

        等到家丁提起了酒壶,那股子浓郁的酒香散发开来,顿时让牛韦陀两眼一亮。

        “这是……”

        程处亮挑了挑眉头,洋洋得意地宣传道。

        “这是我们老程家新制的秘制三勒浆,牛兄试试,嘿嘿嘿……喝过的爷们都说好。”

        牛韦陀端起了杯子,很是豪迈的一口抽干,眼珠子顿时瞪了起来,然后眼睛又紧紧闭上。

        那副痛不欲生的模样,让程处弼与二哥挤眉弄眼的兴灾偿祸不已。

        好半天,牛韦陀这才吐了一口气,眉舒目展地道。

        “好烈的酒,愚兄之前也喝过你们程家的三勒浆。”

        “可跟这玩意比起来,那股子烈劲怕是差得远了。”

        “那可不,这还不是因为我们家老三改良了配方。”程处亮笑道。

        “来,再给我满上,这么劲道的酒,喝着真痛快。”牛韦陀砸了砸嘴,示意家丁再给自己满上。

        牛韦陀喝酒,几乎不说话,只是偶尔才会举起邀饮。

        二哥程处亮觉得这顿酒喝的实在郁闷,压低声音朝着程处弼问道。

        “老三,咋样?你行不行,行就赶紧说吧,我他娘的觉得看得难受。”

        程处弼抿抿嘴,看得出来,这位牛兄之所以如此丧,不仅仅只是断了腿。

        而是因为他失去了与父亲一般,征战沙场建功立业的机会。

        作为武家子弟,但凡有点志气的,肯定都乐意追随父辈的脚步前行。

        而他却被断掉了这条道路,这或许才是他如此沮丧颓唐的原因。

        看看他现如今的嗜好,就知道他的内心,还是无比的渴望,可是现实却又在时时刻刻提醒他你不行。

        三五杯下肚,牛韦陀忍不住有些迷瞪眼了,程处弼这才慢条斯理地道。

        “牛兄如果觉得这样拿拐杖不舒服,我倒有个办法,让你可以不用拐杖便可以坐卧自如。”

        牛韦陀深深地看了程处弼一眼,低下了头,看着自己那只剩下了半截小腿的左脚。

        “你程三郎的本事,整个长安城都传偏了,就连家父,都在府里叨叨过不少回。”

        “你的意思,莫非就在我的腿下面,接上一根木棍?那样的法子,我爹也跟我提过。”

        “没必要,再怎么装样子,我都是一个失去了左足的残废。有那东西,没那东西,有什么区别?”

        “那你有什么要求?”程处弼一本正经地询问道。“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实现。”

        “你能重新让我长出左足来吗?”牛韦陀失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左腿道,还不忘记把剩下的半杯三勒浆灌下肚。

        “那我得先看看,才能确定,能不能让你有一只可以跟原来功能一样的左足。”

        “……”牛韦陀愣愣地看着程处弼,而程处弼端起了酒杯,朝着牛韦陀遥敬之后一口抽干。

        “怎么,牛兄觉得我没这个本事,还是在害怕什么?”

        “我什么也不怕……”牛韦陀的嗓音显得份外的干涩。“我现在就是个废物,废物有什么可害怕的?”

        “牛兄,你的愿望,可是想要跟你父亲一般,征战沙场,建功立业。”

        “就我现在,还是装根木棍腿?你觉得可能吗?”

        已然酒劲上脑,面膛变得赤红的牛韦陀忍不住借着酒喝大喝道。

        “我是个大佬爷们,打小,就听我爹说征战沙场的事,最是羡慕我爹能够沙场征战,建功立业。”

        “我是他儿子,他可以,我也一定可以!”说到激动处,牛韦陀忍不住一巴掌狠狠击案。

        “我说牛兄,你喝多了,要不咱们改日……”程处亮看到牛韦陀如此,赶紧赔笑劝道。

        “我没醉,区区一二斤酒,焉能灌得醉我,愣着做甚,倒酒。”牛韦陀目光朝着身边的家丁瞪去喝道。

        程处弼一把将二哥扯回来坐下,笑眯眯地朝着牛韦陀一礼道。

        “无妨,牛兄今日这么有雅兴,那小弟自当奉陪。”

        “老三你这是做甚,牛兄现如今已经明显喝大了开始胡言乱语。

        若是牛叔和婶子知晓,咱们可落不着好。”二哥程处亮不禁有些发急。

        程处弼满脸笃定地小声解释道。“二哥莫慌,我心里有数,他要不喝多了胡言乱语我还不乐意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