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575章 老夫懒得跟你这个杠精计较(求订阅求票票)

第575章 老夫懒得跟你这个杠精计较(求订阅求票票)

        赵寺丞在几位随员的簇拥之下,撩起前襟,朝着太医署内走去。

        这位赵寺丞,是常年负责监管太医、禀牺、太卜这三署。而今日此来,自然是为了巡视这太医署。

        看看这些官员们有没有懈怠,署内的公务的进展情况,嗯,哪怕是没事,作为上官的也要刷一刷存在感。

        很快,收到了消息的二位医令赶紧前往迎候,在一干太医署主要官员的陪同之下。

        赵寺丞很是熟练地游走到太医署各个要害部门,溜达了一圈之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那程太常莫非不在?”

        张医令眼角一阵抽搐,想了想,迎着那赵寺丞看过来的目光,只能硬起头皮道。

        “程太常应该是在的吧,要不下官去请程太常过来。”

        赵寺丞挑了挑眉头,不阴不阳地呵呵一笑,目光扫过这些老老实实的太医署官员。

        “不用,本官亲自去看看吧,既然都是太常寺丞,本官怎么好意思让这位新贵来迎。”

        “对了张医令,这段时间,这位程太常如何?”

        “回赵太常,程太常人不错,挺好的,而且很关心我们署内的诸位医者。”

        “据说他看到了针灸科那些医家的辛苦之后,说是要做个什么东西来帮助针灸科的医家……”

        “就他?”赵寺丞差点乐出声来。那程老三看病的确有几把刷子,这不得不承认。

        可是这小子除了看病之外,打架斗殴倒是一把好手,惹事生非也绝对是一流。

        至于能干出什么成绩,啧啧啧……

        张医令抹了把额角的汁水,讨好地笑了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既然赵寺丞非要亲自去,自己拦也拦不住,只希望这二位不要在署内发生冲突才是。

        毕竟这位赵寺丞做事一向刻板,也不知道寺卿和少卿有没有跟这位打过招呼。

        一行人就这么迈步来到了一处显得较为僻静的院子门前,一位杂役就守在门口。

        看到了这么多的官员连袂而至,不禁有些懵逼,下意识地就想要张口吆喝,提醒里边的程太常。

        却看到了这位赵太常抬手示意自己安静,只能灰溜溜地闭上了嘴。

        不过,一旁耳鸣目聪的张医令已然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里边传来的声音。

        “三个六带一对五……”

        “要不起……”

        “过……”

        “四五六七八,谁要。”

        “我要,七八九十勾,哈哈,我还有,三四五六七,谁要?”

        “大哥,你要不要得起,要得起赶紧要,公子可是地主,我们俩是农民,再不打他可就赢了……”

        “???”赵寺丞的脚步一僵。虽然听得一脸懵逼,可总觉得里边很有问题。

        “赵太常,人多眼杂的,要不下官一人陪您进去见程太常如何?”张医令疯狂地眨眼,小声地道。

        赵太常又忆起寺卿隐晦的暗示与交待,心中虽然觉得有些窝火。

        但他也终究是在官场上混了多年的老司机,还是强忍住了不满。

        “尔等就在外面等着,张医令你随我进去就好。”

        #####

        紧闭的房门内,程处弼正与两位忠仆斗着地主。

        这也不能怪程处弼,之前询问过张医令,太医署内可有什么工作需要自己出力的。

        张医令听闻了程处弼正要为太医署的针灸科呕心泣血之后,十分地赞赏程太常的勇于任事的敬业品质。

        觉得程太常你为了针炙科之事,已经足够辛苦,其他那些闲杂小事,怎么能再劳烦你这样身兼数职的大人物。

        所以,程处弼理所当然地闲了下来,但是闲着也是闲着,总不能老窜出去瞎溜达。

        再说了,每天都窜到医女上课的地方去偷窥小姐姐,似乎也很不符合自己堂堂正正的人设。

        程处弼干脆让两位忠仆也到署里来,三个人快快乐乐地斗起了地主。

        手气不错,连赢了四把,就在程处弼美滋滋的当口,听到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刚刚摸到了一把烂牌的程处弼心情很不美丽,将牌扔在了案几上,大步来到了房门口,猛地拉开了房门。

        虽然已经做过了心理建设,有过准备面对程家人的赵太常。

        还是被陡然打开的房门,还有程三郎那张满是戾气的脸给吓得一哆嗦。

        一旁的张医令赶紧引荐,生怕这位脾气不太好的程太常乱来。

        “程太常,这位是太常寺丞赵太常,听闻您在这里,特地过来一会。”

        程处弼听闻是太常寺的同僚,作为一位忠心职守,兢兢业业的优秀工作者。

        程处弼自然不会把摸到烂牌的火气撒到对方身上,很是有礼有节地一礼道。

        “哦,原来是赵太常,不好意思,刚刚正在考虑一桩要事,心情不是太好。”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差点让程处弼给吓出一身冷汁的赵太常,勉强一笑。

        打量着这个高出自己大半个脑袋,高大魁梧,英伟雄壮的程三郎。

        思及关于老程家一家老小的那令人心悸的风评,赵太常僵硬的表情渐渐地显得和蔼可亲。

        “这些日子,程太常在这里过得可还如意?”

        听得这话,程处弼回头看了一眼,两位忠仆正在手忙脚乱的收拾着那些竹片制作的扑克牌。

        不禁有些唏嘘地叹了口气。“感觉有点闲,可又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原本我还想着去给那些医者教书,可以手头没有适合的教材……”

        “那些医书全是文言文,我也看不太明白。”

        “还有,你看咱们这太医署内的茅房设置也有问题,通风不好。”

        “???”

        “那里边,居然没有洗手的地方,这绝对是个败笔……”

        “……”

        “还有那边,居然没有一块适合让医者们活动锻炼的操场,这也是一处败笔……”

        “!!!”

        程处弼总算是在太医署内逮着一个乐意听自己倾诉的人,开始启了涛涛不绝模式。

        之前较为熟悉的张医令,看到自己,最多寒暄两句,就要去忙碌公务。

        至于其他人,性恪也属于比较腼腆的程处弼也不好随便逮着个人,就跟别人套交情聊天。

        现在,总算是有个送上门来的同僚,程处弼倒可以好好的表现一下,证明自己这些日子。

        虽然经常性的迟到早退,闲下来就打牌吹牛打瞌睡,但是,自己也在努力地尽职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