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610章 已经开始考虑另外一样赚女性财帛的好宝贝(求订阅求票票)

第610章 已经开始考虑另外一样赚女性财帛的好宝贝(求订阅求票票)

        卧槽!这太医署居然这么基?居然有人胆敢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

        太医署第三位太医令,老程家的道德担当程处弼脸色都变了。

        小心翼翼地放轻了脚步,朝着那间放出怪腔怪调的呻吟声的屋子走过去。

        距离门口还有两步,就听到了一声啪……这似乎像是板子跟皮肤接触的脆响。

        程处弼的脑袋里边立刻开始了疯狂的联想,心中出现了一连串的草字头。

        这么不正经的太医署,实在不是程家人该呆的地方……

        不过,作为太常寺丞,太医署太医令,程处弼觉得自己为了纯洁和净化医务工作者群体。

        必须要做些什么,作为领导干部,就要勇敢地站出来,将那些污七八糟的玩意给驱逐出去。

        心中充满了责任感的程处弼,深吸了一口气,铁拳紧握,探头伸进去。

        已然有了心理准备,接受那些辣眼睛的画面,结果就看到了几位袒胸露背的医者端坐着。

        旁边有相同数量的医者正在给他们针扎炙,其中一人似乎扎错了位置。

        那位被扎得表情都开始扭曲的医者瞬间张嘴。那耳熟的鹅鹅鹅声再次出现。

        然后看到了一旁一位板着脸,须发花白的博士熟练地扬起了戒尺抽下,啪……

        日!这是一个星球的名字。草,这是一种植物。

        程处弼呆滞地看着这些优秀的医务工作者们,正在刻苦的专业医道医术。

        不惜以已身尝试,去承受失败所带来的痛苦。这种神农尝白草的精神和优秀品质,十分地值得赞扬与鼓励。

        #####

        程处弼摸了摸有点发烫的脸,有点臊眉搭眼地咳嗽了声。

        迎着那一双双愕然望过完来的目光,朝里走去。

        “下官见过程太常。”那位耍戒尺手法熟练的老者,朝着程处弼恭敬地一礼。

        “诸位不必多礼,本官就是瞎……想走动走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诸位如此废寝忘食的专研针炙。”

        程处弼看着这十来位医者,很是佩服地道。

        “只是你们这么试针,会不会有危险?”

        那位年老的博士点了点头,表情显昨有些无奈地道。

        “危险自然是有的……正因为如此,我等才不得以,相互以身试针。

        一来,体谅针感,二来,反复练习,才能够避免日后给病患诊治之时出差池。”

        “即便如此,也仍旧有医者会被误伤,好在,咱们太医署内有一套规范,总算是没出过人命。”

        “除了相互以身体试针,难道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程处弼砸了砸嘴问了句道。

        “这的确没有,毕竟,这针炙之术,作用于人体,自然不能用禽畜来试。”

        程处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也是,鸡狗猪羊之流,焉知什么是针感?

        再说了,跟人类的身体结构都不一样,这怎么试针?

        “那为何不弄些模型来让大家辨识穴位?”程处弼目光在室内扫了一圈之后。

        只看到了墙上悬挂着的穴位图,却没有看到类似的人体立体模型。

        “模型?”老博士还有那十余名医者的目光都落在了程太常身上。

        程处弼比划了下,突然想到了自己曾经看到过的某个资料。

        提到过古代针灸的教学用具,就有一种叫针炙铜人的玩意。

        “对,就是打造成我们人体的模样,摆放在此,以供大家更直观的审视和观察。”

        “甚至可以制作出,可以用来进行练习和测试针炙手法是否正确的针炙铜人。”

        老博士听得此言,两眼一亮,可旋及摇了摇头笑道。

        “程太常如此体谅我等,下官十分感激,可莫说是铜人,便是木人,我等手中的银针,焉能针刺得动?”

        “不,博士你没明白我的意思,这种铜人,身上会密布我们目前所知的所有穴位。”

        “穴位的位置,会是空心的,若是在使用之时。

        先在穴位处注以墨汁,然后以蜡封住,然后以猪羊之皮包裹。”

        “针刺的位置对,深度足够,这才会渗也墨汁,若是针刺的不对,那么,自然会针在包裹着皮革的金属上……”

        听到了程处弼这么一解释,一干肉体刚刚饱受基友,呸……

        饱受学友们摧残的医者们,都两眼放光,差点就热泪盈眶了。

        那被针扎着位置的痛苦,每天不是一次两次,是少则十数次,多则数十次。

        基真有这么一个程太常所描述的铜人,那所有人可以更加直观地认识到穴道的所在。

        而且还能够放心的试针,不必担心伤害到学友,这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老博士的眼睛亮得惊人,激动的白胡须都在颤抖。

        “特别是一些十分紧要和危险性极大的穴道,例如头顶的百会。”

        “又或者是胸部膻中等诸多要穴,若能够先在这铜人之上反复练习,再于人身上施针。”

        “当可极大的减少危险性,不知程太常可知晓哪里有这等珍物?”

        程处弼看着这间只挂着几张图,摆了几套银针外几乎只剩下些坐垫案几再无他物。

        就这么简陋的地方,拉来几个裸男,就号称大唐最专业的针灸教学工作室。啧啧……

        “没有,我也不知道哪有。”程处弼很光棍的双手一摊答道。

        换来了一票满怀希望的医者一脸黑线,齐刷刷的白眼。

        要不是这程老三长得武孔有力,又是程咬金这位大唐勋贵恶霸的亲儿子。

        一帮子久习五禽戏的医者,真恨不得耍起王八拳,让程老三血溅五步,见识见识医者之怒。

        “不过,我既然能够提出这个概念,而诸位也觉得可行的话,那就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

        “如此一来,倒是可以给咱们太医署内,先制作几尊,不知诸位……”

        刚刚还想让程老三血溅五步的一干医者,纷纷朝着这位高大威猛,英武不凡的程太常行礼。

        七嘴八舌地纷纷给程处弼点赞嘉许。

        “程太常费心了,若真有此物,我等也能够更好的练习针炙之术。”

        “程太常若是能够制出此物,实乃我大唐医道之福也。”

        “程太常,陛下果然慧眼如炬,让你成为太医令,实乃我等的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