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617章 你不用解释,你的人品我比你还清楚(求订阅求票票)

第617章 你不用解释,你的人品我比你还清楚(求订阅求票票)

        整整两套针灸等身铜人,足够六位医者一同研习。

        另外,还有几大幅等身针灸画像,虽然不能让人施针,却也能够让那些医者更加直观的看到每个穴位的所在。

        程处弼此刻,已然与李恪和吴少监悄然地离开了针灸科。

        “看来医道之艰辛,远超小弟之想象。”李恪唏嘘一声感慨地道。

        “这是自然,太医署的医者,想要学业有成,少则数载,多则十年。”

        “那位胡博士,在针灸科呆了不少的年头,听他言,每日施针受针近百次,不论四季寒暑皆是如此。”

        吴少监听得眉头直跳,生病的时候,也会挨上几针,虽然能忍受,可是一天就百来针,一年数万针。

        想想就头皮发麻,怕是自己,还真没有那个胆量去学医,这苦真不是谁都能吃得了的。

        “还好,有了程太常和殿下研发的这针灸铜人,可解无数医者之苦,实在是令下官敬佩。”

        程处弼本想让这二位往自己的小院去逛逛,奈何吴少监还得赶回将作监去办理公务。

        既然这边太医署已然认可了这针灸铜人对于医者有着极大的帮助,那他们就需要尽快地操办。

        铸造出更多的针灸铜人来,运往天下各州道。以供那些医者研习医术之用。

        至于李恪,到了程处弼的小院闲逛了一圈,看着这家徒四壁之感的公房,实在是索然无味到了极点。

        连一盏茶的时间都呆不住,就推说自己有正经事要干,拍拍屁股窜出了太医署。

        继续他大唐不良皇子的浪荡人生,纨绔生涯。

        #####

        程处弼懒得挽留这位屁股下面像是长着一把锥子的好兄弟。

        经过了方才的心情激荡,让程处弼的心情有点久久难以平静。

        想了想,还是招来了两位忠仆继续打牌,好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打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摸了摸自己那已然空瘪瘪的肚皮。

        程处弼领着两位忠仆又以有事为名,浪出了太医署,到得附近一家口味还算不错的食肆开始胡吃海喝。

        太医署内,其实也有饭菜,可程处弼是一位来自祖国大西南的男人。

        嗜辣好麻,就太医署里那寡淡的饭菜,实在是难以下咽。

        除非是有事没办法出门,不然这货绝对不会蹲太医署里蹭吃的。

        特别是这家的食肆的烤羊腿,一极棒,厨师是个胡人,一头红发,秃着个贼亮的脑门。

        说话老卷舌,胡子也发红。不过好歹烧烤技术一流,每次程太常前来。

        这位胡人厨师都会亲自上菜,用他那很不标准的长安官话跟程处弼拍几句马屁。

        毕竟这整条街大家都早就已经熟悉了这位程太常。

        能够在策马疾驰的情况下,生生把敲诈勒索的坏人给生擒的场面令所有人都记忆犹新。

        特别是前几天的重阳佳宴,这位力能举鼎的程太常,凭着一首气势雄浑的诗作,一举成为魁首之后。

        更是令一干太医署周边的市场百姓商贩住户,都越发地对这位程太常多了份亲热与亲切感。

        程太常虽然是大唐长安城的顶流,但是待人和蔼,哪怕是买个香瓜,都要掏钱的那种。

        从来不欺行霸市,吃东西也跟普通百姓一般,大鱼大肉大快朵颐,很亲民的架势。

        #####

        “程大官人,今日小人烤的羊排可好?”这位秃顶胡人大厨笑眯眯地看着程三郎与两位亲随大快朵颐。

        嗯,欣赏像程三郎这种人吃自己烹饪的食物,对于厨师而言,绝对很有成就感。

        如果是厨艺有点次的厨师得见,必然会信心大增。

        说不定还能够灵光突显,令厨艺获得突破,走上人生巅峰。

        “不错不错,老胡你这烤肉的本事不差,跟一般的胡人烤肉还有些不太一样。”

        “那是,我可是用了我家乡的调料,滋味自然会有些不同。”秃顶胡人大厨一脸骄傲地道。

        之前跟程太常提过本名,奈何每次过来还是叫老胡……秃顶胡人大厨只能摸鼻子认了这个姓。

        “你的家乡在哪?”程处弼将手中的骨头扔到了一边,就看到了一条黑狗窜了过来,叨上,瞬间消失。

        那动作之敏捷,让程处弼想到家里边的四弟、五弟和六弟,呸……那是亲弟弟,可不是狗,这点要注意。

        “那是一座巨大到无与伦比的城市,建立在海峡之上,唯有这大唐的长安城,才可以媲美的城市……”

        听到了他口中吐出来的那个古怪发音,程处弼突然一呆,抬起了头来看向这位。

        “君士坦丁堡?东罗马?”程处弼用的是有些结结巴巴的意大利语说的这两个词。

        毕竟是搞医学的高材生,虽然程处弼英语比较擅长,其他的各种西方语言,也就只能是略懂一二。

        嗯,大意就是能懂几个词的意思。

        这位四十多岁的秃顶胡人大厨夸张地瞪大了眼睛,目光直勾勾地瞪着程处弼。

        然后激动地张口就冒出了一大串的意大利语。唾沫星子差点飞到程处弼跟前的烤羊腿上。

        程处弼直接就不乐意了,瞪了一眼这个拿意大利语忽悠自己玩意怒道。“别给我胡咧咧,说长安话。”

        “……小人不敢,一定说长安话。”

        被程大官人杀气吓得打了个激灵的秃顶商人赶紧点头哈腰,继续抄着那半生不熟的夹生长安话道。

        “那你跑得可够远的?”程处弼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位来自君士坦丁堡的胡子。

        难怪,这货一头红发红胡子,鼻子那么大,肤色的确比一般的波期胡子白上不少。

        “哎……我那也是没办法,我原本是一位贵族,我那做生意的叔叔,曾经来过大唐。”

        “是他告诉的我,这里有多么的繁华,到处都是那滑得如同牛奶一样的丝绸。”

        “这里的皇帝,就好像是天下的太阳般,那样的高贵……”

        听到了这位西蛮子把李叔叔跟日挂钩,程处弼差点笑喷。赶紧喝上两口正经西域葡萄酿压压惊。

        两位忠仆一脸懵逼地看着面红耳赤的三公子,也不知道这位又闹啥妖蛾子。

        程处弼干咳两声,赶紧岔开话题。“那你是跟你叔叔来到的大唐?”

        “没错,我来到了,可惜他没能活着到来,唉……他在半路,就在波斯境内,被杀害了。”

        “还好,我领着剩下的人,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大唐,就在这里居住了下来。”

        “怎么不回去?”程处弼吸了吸鼻子好奇地问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