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618章 单眼皮的任城王王妃颜氏……(求订阅求票票)

第618章 单眼皮的任城王王妃颜氏……(求订阅求票票)

        程处弼的脸直接就黑了。神特么的把你稍带上,我是那种一人做事几人当的玩意吗?

        再说了,我程老三啥时候又游手好闲了,不就是出衙门吃个午饭咋了?又没吃你家米。

        刘弘基看到程处弼那副不乐意的表情,哈哈一乐。

        “你这小子,说你两句还不乐意。行了,你若弄好了,遣太医署的人来知会老夫一声,老夫亲自带他们过来。”

        说罢,刘弘基窜上了座骑打马而去。不留给程处弼杠,嗯,解释的机会。

        程处弼黑着脸,看着这位说话不中听的长辈打马而去,幽幽地目光一转,落在了站在旁边的张医令身上。

        “你听说有人弹劾我?”

        张医令脑袋摇得飞快。“太常说的哪里话,下官职低位卑,怎么可能知晓这些。”

        “难道是署里有人出卖我?”程处弼斜挑起了眉,目光邪恶地打量着周围那几位差役。

        看到这位凶光毕露的程太常,差役直接就跪了。“程太常,小的们哪敢。”

        “三公子你忘了,上次咱们差点撞到的那老东西就是个御史。”程亮赶紧提醒一句道。

        “盯谁不好,非得盯我这个实诚人。”程处弼黑着脸,目露凶光地打量着衙门周围的那些往来的人们。

        一个二个歪瓜劣枣的,都长着个御史样,总不能全揪过来暴打一顿。

        罢了罢了。不经历风雨,哪来的彩虹,咱老程家谁没被御史弹劾过。

        作为老程家的道德担当,程老三着实不乐意迁怒于人。“罢了,那张医令,我就先出去溜达一圈。”

        张医令脸都黑了,无奈地劝上一句。“程太常,要不,您还是回院里继续打牌咋样?”

        程处弼呵呵一乐。“既然都被弹劾了,不多逛逛,岂不是白挨弹劾?”

        看着程太常骑着大宛名马离开的背影,张医令砸了砸嘴,这话说的,还真没毛病?

        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算了,关我老张屁事,爱咋咋。

        #####

        找到了一家木器行,让木器行的老板挑出好木料,照程处弼的设计图,先给每一位伤残人士都订制一副义肢。

        不过五天的功夫,就已然制作完成,收到了货的程处弼没有耽搁便命人去寻刘弘基。

        还是在程处弼的小院子里,刘弘基看到了排在屋子里,造型与常人的手脚类似的义肢。

        特别是上肢雕刻得十分的精美。那是一个微握成拳状的假手,还在表面包裹着皮革增加摩擦力便于使用。

        “来,你先试试。”刘弘基抄起了一只假手,递给身边一位齐腕而断的伤兵。

        就见他颇有些激动地将将自己的胳膊伸进了义肢内,由着皮带束好。

        放下了袖子之后,若不细看,根本看不出差异。

        然后又抬起了胳膊,打量着那大拇指与另外四指都有一定的弯曲度的假手。

        在程处弼的示意下,伤兵显得有些笨拙地拿假手握住了个细颈瓷瓶。

        看得刘弘基两眼一亮,还真就靠那只假手就把那个细颈瓷瓶给提了起来。

        看到那位伤兵咧着乐得合不拢的大嘴,又试着提了提旁边摆放的包裹。

        程处弼笑着解释道。“毕竟这是义肢,没有办法像真手一般,只能提供些许的帮助。”

        看得刘弘基眉飞色舞,那些残疾的亲兵们则是喜动颜色,朝着程处弼连连称谢不已。

        接下来的日子,前来太医署走访的大唐名将们,都从程处弼这里拿到了类似的义肢设计图。

        然后又送到那家木器行去订制义肢,有了程处弼这位优秀的医务工作者的加持与设计。

        单单是那些大将军、将军的订单,就让那家木器行的老板眉开眼笑不已,干脆就按照程太常的那些设计。

        制作了不少的义肢,直接拿来进行售卖,还真别说,生意至少不差。

        毕竟大唐立国至今也不过十来年,而且这十多年来,一直征战不休,可是有不少的将士们因战事伤残。

        虽然这些义肢达是木质的,耐久性怕是要逊色。

        可好歹,让那些残疾人,断腿只能在下面支根木棍,断手只能套个勾子要强得太多。

        哪怕是一条木质义肢,只要小心维持,用上个一二十年,自然也不成问题。

        #####

        长安西门的守备士卒,斜挑着眼,打量着那些比往常要多不少的猎户,朝着身边的袍泽问道

        “兄弟,怎么这段时间,出城狩猎的人有那么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嘿嘿,老弟你这是才刚来,你知不知道那位得了重阳佳宴魁首的程三郎的故事?”

        “知道啊,早听说了,怎么,猎户出没也跟这位有关系?”

        “那可不?”另外一位袍泽也凑过来插嘴。“知道那位程三郎之前得了啥病不?失心症外加失忆。”

        “就是,结果,咱们大唐最鼎鼎大名的神医孙思邈孙道长,冥思苦想,不知道翻烂了多少医书。”

        “最终才找到了一本上古医书,里边就记载着以形补形的秘方……”

        这位新近番上,来到了长安的士卒听得两眼发直,半晌才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

        “这不可能吧,要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喝过狼心狗肺汤,就能够成为大唐第一诗赋才子?”

        “谁说不是,可你经不住有人乐意信,或者说,大伙乐意尝试尝试。”

        “反正甭管熊心还是豹子胆,又或者是狼心和狗肺,这些玩意都吃不死人。”

        “没用也就当尝个新鲜,可万一真有用,谁不希望自家能够多个读书种子是吧?”

        “……”

        #####

        牛韦陀策马驰出了西门,回头看了一眼那巍峨的城门,目光下移,看到了牛八斤和牛九斤弟兄二人策马于身后。

        三人皆是身上系着横刀与障刀,马背上还背负着硬弓和行囊。

        另外,还有一辆马车,车上也是满载着行李。一行四人,一路即将要长途跋涉的模样。

        看到牛韦陀那副痴愣愣的模样,想必又是想到了方才离府之际,夫人裴氏哭着无奈送别的场面。

        牛九斤不由得轻叹了口气,策马到得牛韦陀的身边小声地道。

        “公子,咱们……咱们走吧,若是老爷知晓了撵来,那您可就真走不了了。”

        “嗯,走……”牛韦陀不再犹豫,拔转马头,朝前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