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635章 李恪脑子有点乱。父皇这副表情是几个意思?(求订阅求票)

第635章 李恪脑子有点乱。父皇这副表情是几个意思?(求订阅求票)

        “看你小子还算是有点脑子,爹就懒得收拾你了。李靖那老头,何尝不知自己功勋过盛?”

        “正因为知晓,可是他又实在做不出自污之事,所以,只能致仕而退。

        等到陛下真有军国大事,肯定还会想着起用他。”

        “他这算得上是聪明的做法,再有你爹我,文武双全,功勋卓越,但为何陛下却能够放心的用我?”

        “还不就是因为你爹我大错没有,小错不断……”

        程处弼沉默地坐在程咬金的身边,披着黑熊皮裘的父子二人。

        就如同两头黑熊精怪,蹲在一头瑟瑟发抖的瘸腿羊跟前。

        就像是两头已经吃饱喝足的暴熊,正在详端着下一顿的美味猎物。

        好半天后,程咬金这才站起了身来,而程处弼也赶紧起身,朝着程咬金一礼。

        “多谢父亲替孩儿着想,想出了这等周全之策,弥补了孩儿的过失……”

        “行了,我是你爹,不帮你帮谁。走了,记住爹的话。

        凡事若是连三思都做不到,别当官了,给老夫滚回家,爹养你一辈子。”

        “孩儿遵命。”看着父亲那魁梧挺拔的高大身躯大步而去。

        程处弼心悦诚服地朝着这位慈爱的父亲恭敬地一礼。

        的确,日后做事,必须要更加的低调更加的苟才行,事涉太子,稍有不慎,啧啧啧……

        幸好老子有个奸滑似鬼,老谋深算的亲爹作后盾。若不是自己也是成年人,唱歌太过羞耻。

        程处弼都想要哼一哼那首熟悉的歌谣《烛光里的爸爸》,来赞颂英明神武的父爱。

        #####

        程处弼缓缓地坐了回去,看着那只战战兢兢啃着胡萝卜的瘸腿羊。

        半晌之后才伸出了手,摸了摸这只仅剩的幸运儿,目光慈祥而温暖地安抚它道。

        “放心吧,等我治好了你的腿,才会吃你……”

        安慰完了这头一脸懵逼状的瘸腿羊,程处弼卸下了心头重担,窜回了前厅。

        这才刚到厅门口,就看到了某位被大唐天子称为英果类已的不良皇子,带着一脸浪荡的笑容窜了过来。

        “处弼兄,小弟来也,哈哈哈……对了,你爹真不在府里?”

        “废话,难道我爹还能打埋伏收拾咱们这些小辈不成?”程处弼不乐意地瞪了这家伙一眼。

        朝着他的小跟班房俊招了招手。“房贤弟赶紧的,都进屋暖和暖和。”

        “今天我让厨房做涮羊肉,用的是从客师伯伯家捞来的鸟干炖的汤底,那滋味……”

        “没想到你那三个弟弟那么能耐,嗯,很有精神的程家娃,哈哈哈……”

        程处弼脸有点黑,一想到,为了自己,连三个弟弟都要替自己担责,心中不由得暗恨自己。

        让这哥俩进厅之后,一扭头,找到了富叔,程处弼阴测测地暗中叮嘱道。

        “今天的秘制三勒浆就拿最劲道的那种,一定不能让他们有走脱的机会。”

        “嘿嘿,行,听三公子你的,一定会让诸位公子吃得饱,喝得好。”

        富叔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绝对不能枉负了老程家热情好客,宾致如归的名头才是。

        这帮小年轻要是还能的扶墙离府的,那就等于是给老程家宾致如归的家训抹黑。

        程处弼这才与管家富叔会心一笑,换上了一张灿烂而阳光的笑脸,迎向那些蜂涌而来的斩鸡头烧黄纸的兄弟们。

        不大会的功夫,一干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又齐聚老程家,上窜下跳哇哈哈。

        大杯大杯的程府秘制三勒浆频频灌下,那肥嫩的羊肉在那翻滚的浓汤之中一涮,等到开始变色卷曲。

        在那蘸水里一沾,往嘴里一送,汤汁香浓,肉质滑嫩,处理好的羊肚一样也是涮锅的好东西。

        而羊肠则是拿来先焖一道之后,用油慢慢地煎得又香又酥脆,下酒六六六。

        老程家热火朝天的家宴又开始啦。

        而一干街坊邻里看到那些蜂涌而至的纨绔子弟们,全都满脸怜悯地连连摇头不已。

        “看到了没,你那外甥女肯定听岔了,我就说是程家那几个小公子闹腾出来的。”

        “看看今天一大早,就把程大将军气的抄着树枝撵得着那三个小可怜上窜下跳的,唉……”

        “也是,好歹也是堂堂国公爷,家里边这三个小公子这么精神。

        怎么能打呢,要是老夫,宠都还来不及。”

        “哟,老汉,听你这意思,你家里要是有这样三个调皮捣蛋的你还乐意上吧?”

        “上回是谁,让孙子把油瓶给砸了,气得跟咱们哥几个唠叨了好几天。”

        “那,那也就是跟你们几个显摆我家那小子很有精神。你们这些年轻人,要记住了。”

        “这养孩子,就得皮一点,老话说得好,宁可人讨嫌,莫要人可怜。知道是啥意思不?”

        “就是说呀,这孩子,就得皮实一点,讨嫌一点,这是有本事,说明他机灵。”

        “那种老老实实,让坐就坐,让吃就吃,不哭不闹的娃,啧啧……”

        “呸……听你这话,老实孩子还有错了?”

        卢国公府的街坊四邻,很快就分成了两大派系,一派是乖孩子派,一派是熊孩子派。

        开始为了养哪种娃娃更好而争执得面红耳赤,不亦悦乎。

        直到华灯初上,不相上下的两派人马,这才悻悻罢阵,约好明日再战。

        #####

        尉迟宝琳打了个饱呃,瞪着一双已经发红的眼珠子,筷子都有些拿捏不住。

        挟了块羊肉涮进了锅子里,可下去之后失手羊肉进了汤里,尉迟宝琳只能拿筷子伸入汤底里捞了半天。

        “咦?这特娘的是什么玩意?”

        尉迟宝琳眨巴着有些发花的眼珠子,直愣愣地看着自己捞起的玩意。

        程处弼刚刚跟李恪这位浪得飞起的纨绔皇子干了一杯,打个酒呃一扭头,眼珠子瞬间瞪得溜圆。

        这特娘的是什么鬼玩意?那特么怎么越看越像那天在鸟贼大将军家里吃的鹰?

        具体是哪个品种实在不清楚,但是就这么大的脑袋,莫非跟秃鹫有亲戚关系不成?

        一脸黑线,鼓起了眼珠子的程老三嘴皮子都开始哆嗦,就在这当口。

        旁边的程老六刚刚把羊骨头扔了,看到那被尉迟宝琳挟在筷子上的鸟脑袋。

        “三哥,三哥,我要吃那个!”赶紧扯了扯程处弼的袖衣,眼冒精光地指着那玩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