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644章 都是女人,都愿意为了美丽而作出勇敢的牺牲(求订阅求票)

第644章 都是女人,都愿意为了美丽而作出勇敢的牺牲(求订阅求票)

        程处弼一脸懵逼地看着程光手中的那只倒霉鸡,这只叫得十分凄凉悲伤的鸡。

        两条腿,全让程光给折了,随着鸡的动作,甩呀甩呀……

        程处弼手中的手术刀都在战栗,鼻孔差点喷出了火星。

        “我让你把鸡腿给折了,你把它两条腿都给折了干吗?”

        “只折一条?”程光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了一眼这只倒霉的鸡。“我听公子你说折了腿,顺手就全折了……”

        神特么的顺手,老子顶多顺手割根盲肠。这货倒好,顺手把鸡的两条腿都折了。

        “我说老弟,你是打算让它养伤的这些日子,拿膝盖走路?”程亮这货兴灾乐祸地道。

        “滚一边去,那公子现在怎么办?要不直接弄了,屋里正好有火……”

        “……”程处弼一脸黑线地仰天长叹,一个二个,都特么那么的不正经,也不专业。

        看来,想要培养敬业爱岗,有医德的医务工作者,还有堪比十万八千里的征程要走。

        “太常,程太常,下官求见……”院门外传来了张医令的吆喝声。

        程处弼一歪脑袋,程亮赶紧窜过去打开了院门。

        两位医令一前一后,表情纠结,强颜欢笑地挤了进来。

        “下官见过程太常。”

        “二位医令不必多礼,你们这是有事找我?”程处弼只能抚搁下手术刀,好奇地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们听闻太子已经回了长安,而程太常您不是已经到那边去当值了吗?怎么又过来了。”

        “有些好奇,所以特来相询。”

        看着这两位小心翼翼,面色讨好的太医令,程处弼呵呵一乐。

        “当然是我勇于任事,陛下授我太医令职,今日不用在东宫当值,自然要回太医署公干。”

        这话直接就两位太医令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特娘的还来?说得如此义正辞严,那你先把那两只活鸡扔出去行不行?

        张医令看了一眼身边那位又开始手捂心口的王医令,只能硬起头皮担当劝诫之人。

        “原来如此,可是程太常,您平日太过忙碌,在署中消遣,打打牌就好。

        若是在署中烧烤,怕是惹得御史弹劾……”

        “烧烤?……”程处弼一扭头,看着那两只活鸡,罢了,总得解释一二,咱毕竟不是不讲理的人。

        “我觉得你们误会了。我带鸡过来,正是因为不想太闲,所以特地拿鸡过来,练习手术。”

        “手术,给鸡做?”两位太医令呆呆地看着这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程太常。

        要不是打不过,你觉得你程老三还能全须全尾的站在这里?

        程光赶紧扬了扬手中那只两条腿都已经骨折的鸡道。

        “看到了没,我把鸡腿给掰折了,我家公子会给他们进行接骨手术,看看能不能治好它们。”

        “……”

        #####

        离开了程处弼所呆的院落,王医令揉了揉心口,如释重负地长出了口气。

        “罢了,只要程太常不是在署里烧烤就成,老朽,就这么个小小的心愿。”

        一扭头,就看到了张医令皱眉苦思。

        “我就不明白,程太常那随从,把鸡的两条腿都给掰折了,那怎么养好?”

        “……也对,鸡这种家禽,只会蹲,断了两条腿,难道还能躺着养骨头?”

        一想到一只两条腿都包裹着纱布的鸡,摆出了一个斜躺地于的姿势,怎么都觉得不正经。

        两位一头雾水的太医令,带着对于家禽骨折之后应该是个什么体位的疑惑离开不久。

        一干医女终于抵达了太医署,半路上,就听到了那些太医署的官员们议论纷纷。

        “鸡腿若是脱臼,正正骨,这倒还听说过,可从来没听说把鸡腿骨给掰折了来治的。”

        “小点声,这位程太常的思绪,可不是咱们这些普通人能够理解得了的……”

        “有道理,唉,本以为太子回了长安之后,程太常就远离了太医署,结果他居然又来了……”

        一干医女也是听得满头雾水,程太常又出现了,出现倒也没什么,问题是他居然提溜着鸡来太医署。

        还把鸡腿骨给掰折,说要给鸡治腿伤……这是什么样的神操作?

        武媚快走前行,跟那邓司药打了声招呼之后,快步而去。

        而邓司药只能摇了摇头,这位程太常,果然不可以以常理论之。

        #####

        “程太常可在里边?”武媚一路小路过来,到得院门前,朝着那位杂役一笑。

        这位杂役自然知晓这位医女与程太常的关系不一般,点了点头让开了路。

        武媚探头一看,就看到了程处弼正站在屋门口附近,正在那里抄着止血钳和镊子动作。

        “媚娘来啦,你先等会,我给这只鸡做完手术再跟你说。”

        不大会的功夫,程处弼就完成了两条腿的固定。

        一条腿是正常固定,另外一条腿,则是进行了一定角度的偏转之后再进行的固定。

        如此一来,这只鸡即便长好了骨头,走起路来也肯定是一瘸一拐的。

        等到确定这只鸡变成了一个瘸子,程处弼会再一次施展自己高超的医术。

        让这只鸡,获得两条可以正常走路的脚,这就是一位富有同情心和同理心的医务工作者优秀的实力。

        看着那只此刻只能维持着一个古怪妖娆的躺姿的正骨鸡,再看眼端坐于跟前,很是义正辞严的程三郎。

        武媚难以置信地连连摇头,看向那只正骨鸡的目光中,充满了怜悯。

        有些嫌弃地扫了一眼那位心狠手辣的程光,程光与程亮这哥俩正蹲在屋外,观察着那只横躺的正骨鸡。

        也不知道他们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程三哥,我觉得既不可能,也不合适。”

        程处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嗯,是这个道理,不过那只鸡也就是想要试试手感。”

        “一会我准备只掰折一条腿,这样一来,既不妨碍鸡平时的活动,但也能够有对比性。”

        武媚的脸渐渐发黑。觉得跟程三哥说话实在不必绕弯子,主要是你绕你的,他根本不动弹。

        “媚娘的意思是,这鸡是家禽,跟人腿的差别也着实太大了吧?”

        “有道理,今日赶着过来入值太着急了点,无妨,明天我会弄两只兔子来试试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