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677章 不然老夫定要为我闺女讨一个公道(求订阅求票票)

第677章 不然老夫定要为我闺女讨一个公道(求订阅求票票)

        李恪只能大起胆子凑到了跟前,还真看到了丁老六那条瘸腿的骨头明显有一个角度。

        程处弼也只是给他简略地解释了几句,就让这位皇子殿下让开,然后,随着一柄柄铮亮的金属器材被程处弼抄在手中。

        各种异响声开始响彻这间僻静的小院。

        王医令根本就没敢步入手术间,他心脏有病实在是受不得惊吓。

        而之前还鼓起了勇气,蹲在手术间里的张医令在听到了锯子发出的声响之后,直接捂着戴着口罩的脸奔向了远方。

        只有老程家那四个见过血,开过光的糙老爷们还能顶得住。

        即便如此,他们的脸色也都好看不到哪儿,毕竟,活这么久第一次看到拿那些瘆人的器械在活生生的人身上操作。

        英俊的容颜被那白得瘆人的口罩遮挡,可是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流露出来的情绪显得那样的生不如死。

        这,就是一位不适合成为优秀医务工作者的不良皇子的内心写照。

        光是听那锯子犹如锯木的声响,还有其他各种金属机械发出来的诡异声响,听得李恪已经不能用头皮发麻来形容。

        但是,作为李世民认为最英果类已的皇子,李恪有着一个坚强的心。

        哪怕是他的腿已经怂得像两根面条,软绵绵地站不住,已经干脆盘膝坐在了手术间里,可他至少没有像那位张医令般。

        犹如娇弱女子乳燕投林一般脚步踉跄地逃窜出手术间。

        四位程府家丁,也生生地被自家三公子那冷静到令人发指的目光,还有那熟练到令人觉得是冷酷的动作生生地震撼。

        不过是老爷成天叽叽歪歪,长相、才情、胆略跟老夫最肖似的三公子。

        就凭着他在这里锯着人骨眼皮都不跳一下的冷静模样,若是到得战场上,绝对也会是一位冷酷悍将。

        “愣着干嘛,纱布,快点!”程处弼不乐意地瞪了一眼呆若木鸡的程吉喝道。

        “还有把那个大针筒拿来,把皮管套到上,程利,快点,盐水冲洗……”

        随着程处弼的喝斥声,整个手术间顿时一阵鸡飞狗跳。民民

        好在,有程处弼这位指挥若定的定海神针在,强大的控场能力,压制住了这帮手术室新丁的慌乱。

        窜到了角落处吐得天昏地暗的张医令手里边提着口罩,两眼无神地走到了手捂心口的王医令身边坐下。

        “王老,程三郎这身本事,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学得了的,怕也就是长安城那些杀猪宰羊的屠夫,或许可以胜任。”

        “是啊,老夫光是在这里听到那声音,都觉得浑身不舒服,这要是见了那场面,怕是……”

        王医令满脸眷恋地看向天空,蓝天白云是那样的醉人,自己还想多活几年,那种场面能不见就别见。

        二人长吁短叹地感慨间,终于又听到了程三郎那带着一种难以言喻满足感的声音。

        “开始清点器械、物料,准备缝合……”

        #####

        丁老六醒过来之后,疼痛难忍,但是这个时代可没有局麻药。

        程处弼也不可能一次次的给丁老六服用麻沸散,好在,有专业人士,针灸科胡博士出手。

        胡博士有些笨拙地抄着注射器。照着之前程处弼传授给自己的穴位埋线之法。

        几针下去之后,不大会的功夫,便让丁老六的疼痛程度降低到了可以忍耐的范围之内。

        针灸穴道,的确是能够减少痛苦,这一点,程处弼之前跟胡博士交流针灸之术的时候就深有体会。

        在那丁老六的千恩万谢声中,程处弼离开了屋子,看了一眼身边那脸色已经好了很多的李恪。

        “怎么样,还行不行?”

        李恪不堪回首地摇了摇头道。

        “不行也得行,没想到,处弼兄所说的骨科手术,小弟我总算是见着真章了,真特娘的瘆人。”

        “这还算好的,若是大腿腿部的手术,你看到的场面,会让你觉得更加的惊悚。”

        “真的假的?”李恪有些狐疑地看了程处弼一眼。

        程处弼呵呵一乐,拍了拍李恪的肩膀。“年轻人,见识太少了。”

        李恪顿时不乐意地黑了脸。“处弼兄,你也就比我大几个月好不好?”

        程处弼懒得搭理这个在手术室里边两腿发软的怂货,不愧是被李叔叔称赞为英果类已的儿子。啧啧……

        吸了吸鼻子,想到当年自己在处理一位大腿根部骨折患者时,几位膘肥体壮的外科医生齐齐上阵。

        又拉又拽的架势,让程处弼回想到了在中学开运动会时的拔河运动。

        那场面……每每回忆那主刀医生满头大汗喊用力的场面,实在是既特么惊悚又觉得搞笑。

        可惜啊,自己已经来到了大唐,未来,想要再见到那样的场面。

        怕是唯有等自己培养出更多的外科人材,才能够复制那样的带感场面。

        #####

        终于又到了休沐日,程处弼还想要在榻上多躺会,结果房门被大哥敲响。

        大哥程处默那豪迈而又很有精神的嗓门几乎穿透了程处弼的耳膜。

        “老三老三,赶紧起来,弟兄们都来了,赶紧的。”

        程处弼不乐意地瘫在榻上翻了个白眼喝道。

        “大哥,不是还有娘亲坐镇吗?你请娘亲出马就是了。”

        房门被推开,二哥程处亮直接就蛮不讲理地窜了进来。

        “不是四、五、六弟犯事,是咱们的弟兄过来叫人了。”

        “叫人?怎么跟谁干起来了?”程处弼两眼一亮坐起了身来。

        “瞅你说的什么话,李震哥俩,搞了两条极品猎犬,吆喝着要跟李器家的狗比划比划。”

        “所以就叫上弟兄们,一会去郦山那边溜达溜达,逮点野味啥的。”

        程处弼看着已然穿戴齐整的大哥二哥,罢罢罢,游猎亲兄弟,打架父子兵。

        自己既然是老程家的道义担当,自然不能缺席这样的联谊活动。

        #####

        程处弼穿衣收拾停当,跟前两位兄长一块窜到了前院。

        就看到了几个斩鸡头烧黄纸的弟兄们正围着两条狗啧啧称奇。

        就连程处弼也看得两眼一亮,这是两条十分高大威猛的狗,嗯,至少外形很装逼。

        李震指着那两条狗很是洋洋得意,这是他花了大价钱跟几个西蛮子买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