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在线阅读 - 第679章 过去没中过,想必把程大将军给惹急了(求订阅求票)

第679章 过去没中过,想必把程大将军给惹急了(求订阅求票)

        宁忠这位忠心耿耿的宦官,方才站着的他,也依着亭柱打了个盹。

        此刻隐蔽地打了个哈欠,听到了程三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差点乐出声来。

        神特么的白噪音,难道还能有黑噪音不成?

        李承乾看着程处弼,也不禁乐道。“想不到处弼兄不但医道精深,而且还如此学识渊博。”

        “再小的玩意,也能够让你给编排出道理来。”

        程处弼不乐意地道。“怎么能叫编排,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只不过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就不爱跟这些跟自己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人物聊先进事情,总以为老子是在吹牛逼。

        唉,若是内心不足够强大的人,穿越之后,怕是没多久,就得自个把自个给逼疯了。

        只有像自己这样,从内到外都足够强,足够硬的阳刚男儿,才能够扛住风霜雪雨。

        立在墙头之上的野草……嗯,虽千变万化,却犹自能牢牢扎根稳若泰山。

        就在此时,远处突然有人朝着这边行人,然后很识趣地停步在数丈外。

        “奴婢奉陛下口谕来见程太常。”

        声音传入了亭中,李承乾坐直了身板,朝着那宁忠往往颔首。

        宁忠这才掀开了帘,放那名前来传口谕的宦官入内。

        程处弼也是一脸摸不着头脑地站在原地,明天……明天不是休沐日,去干嘛?

        宦官入得殿中,先是恭敬地向着李承乾一礼之后,又朝着程处弼一礼道。

        “陛下有诏,命程副率明日入宫见驾。”

        “另外,还请程副率带上你的治疗用具,便于给病患诊治。”

        李承乾脸色不由得一变。“是我父皇还是我娘亲病了?又或者是我皇爷爷?”

        “禀殿下,陛下和娘娘,还有上皇都无恙。”宦官恭敬地朝着李承乾答道。

        “那你可知晓是何人?”李承乾心中稍松了口气,朝着宦官温言问道。

        “这个奴婢着实不清楚,不过奴婢前来之时,陛下与娘娘神色如常,谈笑自若……”

        听到了这番话,李承乾心中虽有疑惑,但总算是松了口气。

        等到那名宦官离开了凉亭,看到眉头犹自轻皱的李承乾,程处弼笑着安抚道。

        “殿下你就放心好了,肯定不是什么大事,若是真有急重之疾患。

        陛下指不定现在就让臣入宫了,又何必还等到明天?说不定是陛下的酒……

        咳,嗯,陛下的侍卫头子赵将军的口疮犯了。”

        李承乾表情有些古怪地看向程处弼,程处弼呵呵一笑,表情不露半点破绽。

        嗯,一定不能暴露了,不然,等待自己的下场……

        一想到那对不讲武德的父子。程处弼就不禁心中大恶。果然,糟老头子都坏滴狠。

        这绝对不是演,而是事实。程处弼咬牙切齿,心中暗恨不已,嗯,气的都快要扎纸人了。

        #####

        第二天,程处弼起了个早,老程家最靓的崽梳洗打扮一番。

        越发地显得英伟挺拔,气宇轩昂,当然,他还不忘把自己的治疗箱给带上。

        当然,作为一位尽职尽责的皇家美食供应商,程处弼还得准备下一些适合下酒的玩意。

        比如小鱼干,比如炸碗豆,比如五香胡豆……当然,八瓶酒中精华也藏于箱中,以防万一。

        毕竟万一李叔叔这边跟自己暗中交易的时候,被李渊那个黑脸老头察觉。

        啧啧啧……这个不讲武德的上皇陛下,不知道会又对自己干出什么样伤天害理的事来。

        程处弼领着两个忠仆朝着屋外行去,这才刚来到了前院,突然觉得不对劲,下意识地一扭脑袋。

        卧槽!就看到了一个黑漆漆的事物,挂在院墙上。然后,墙下边还蹲着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程处弼直接就毛了,并指如剑,七窍生烟地怒道。“你们在此做甚?!”

        “三哥别出声,我们在打埋伏!”程老六是个很有礼貌的熊孩子,主动地打了招呼。

        程处弼不乐意地仔细一瞅,墙上的是老四,墙下是老五老六。

        “……老四给我下来,大清早的就窜墙上,信不信一会我告诉娘,让娘收拾你们仨。”

        “娘亲才不会打我们。”程老五很傲娇地回了一句。

        “哎呀……你看你看,三哥你一说话,那家伙就跑了……”程老四一脸绝望地拍了拍院墙。

        程处弼一扭头,就看到了只不知道从哪窜来的野猫仓皇而去的身影。

        重要的是那只野猫的嘴里边居然叨着一根鸡腿。鸡腿后边还连着一根麻线……

        程处弼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三个混帐玩意,大清早的就这么胡闹,再不收拾,岂不要翻天了。

        可惜,程处弼捞衣挽袖的功夫,程老四很灵活地跃下了墙头,然后跟着两个弟弟一块窜了出去。

        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之外,甚至还有类似话外音的玩意。

        “二弟三弟,曹贼势大,我等且先撤出徐州暂避锋芒……”

        程处弼屁股后边的两个忠仆表情古怪到了极点,死死地憋住笑意,生怕激怒这位已经面黑如锅的三公子。

        #####

        程处弼抬起了头,一脸生不如死地看向那明媚而晴朗的天,看着那蓝天与白云,还有那深邃而碧蓝的天穹。

        人生啊,总是会有许多的不经意,自己这一天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

        正所谓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心情好,那就能好一天,结果这会子心情被那三个小混蛋给搅和得心中大恶。

        莫非,这是预兆着今天自己一整天都会心情不佳?

        程处弼砸了砸嘴,放弃了搜寻武器去收拾那三个小家伙的打算,大步朝着府外走去。

        不大会的功夫,就赶到了宫门外,他依旧是一手提着食盒,背上背负着沉重的治疗箱,吭哧吭哧地朝着甘露殿行去。

        作为大唐皇家美食供应商以及地下贸易商的程三郎,很快便来到了甘露殿。

        只是此刻,陛下还未散朝,程处弼也懒得进去,而是蹲在了外面,跟几个已经相熟的侍卫在那里吹牛打屁。

        正在聊得眉飞色舞的当口,就看到了远处,长孙皇后正缓步行来。

        而在长孙皇后身后不远,则是那位喜欢装凶的漂亮姑娘五姑娘,咦?

        嗯,错了错了,是武大三粗的武,不是五根手指头的五,这点一定要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