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在线阅读 - 第1133章:榨干他

第1133章:榨干他

        揉一揉,捏一捏,输入一股灵力进入苏小小体内,灵力比内力高了好几个档次,上官云鹤封禁苏小**道的内力,在灵力面前快速冰消瓦解。

        “哦~!”

        苏小小轻嗯一声,解了穴道,终于可以动了。

        江浩收回手站起来,说道:“小小姑娘,穴道已解,你可以起来了。”

        苏小小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偷偷看了江浩一眼,面上微羞,低垂着头谢道,“谢谢江少侠解救小小于危难,小小感激不尽。”

        “姑娘住在哪里?”江浩道。

        听江浩问,苏小小迟疑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黯然,“奴住在绿树馆。”

        江浩略一沉吟,“是‘绿树闻歌鸟,青楼见舞人’吗?”

        “是的。”小小回道。

        江浩有些恍然,“你也是因此取名“小小”吗?”

        “嗯!”

        ‘绿树闻歌鸟,青楼见舞人’是一首诗词中的一句,出自李白的《宫中行乐词八首》,就是讲宫妓的故事,而全诗第一句是‘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这里的小小代表幼年女子,自小被弄入宫中做了歌舞伎。

        其实在古代,妓可分艺伎和色妓,艺伎主要从事艺术表演活动,是当代的娱乐明星,色妓主要出卖色相,就是人们普遍认为的娼。

        还可分为宫妓、官妓、营妓、家妓和民妓,简单来说宫妓就是在皇宫里的歌舞伎,专职伺候皇帝的,李白那首诗写的就是宫妓。

        官妓就是教坊司的人,以前专职伺候官员,明朝以后对外营业,官妓以歌舞娱乐为主,多是犯官和大户人家抄家后女眷入妓,官妓不单要有姿色,为了迎合文官们的需要,自小培养,精通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多才多艺。

        像陈圆圆、董小宛、李香君、卞玉京等,都是官妓出身的歌舞艺伎。卖艺不卖身的“艺术工作者”。

        “一会我送你回去。”江浩道。

        苏小小脸色闪过哀婉之色,头更低了,好一会儿后幽幽说道:“谢公子”。

        “怎么,不愿意回去?”江浩看苏小小的表情问道。

        苏小小凄苦道:“回去又如何,不过是一个牢笼,我的命运已经注定,年轻时以色事人,等年老色衰,就会被逼着做那最下贱的娼妇,最后惨死,被丢到乱葬岗,或许还会喂饱一两只野狗的肚子。”

        “其实刚刚这淫贼抓我出来时,我已经想好了,死了也不错,最起码死在外面。”

        扑簌簌,

        几颗泪珠滑落,

        看得人心疼不已。

        “莫哭,不愿意回去我就不送你回去。”江浩道。

        苏小小听了江浩这句话,立刻从床上下来,盈盈跪在地上,“小小谢公子收留。”

        “我有说要收留你吗?”江浩有些诧异的说道。

        苏小小抬起头看向江浩,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泪珠,样子可怜兮兮。

        “小小身如浮游,公子不收留奴家,奴家一个孤苦无依的弱女子,又如何活下去,只怕活不过一两日便会惨死。”

        江浩看着苏小小,他能看出,这女孩子如此样子,有小半表演的成分,当然,大多数是真情流露,说明这是个很精明的女孩子,抓住机会就义无反顾的去做。

        “一两日死不了吧,我刚刚给你解穴时,发现你丹田有真气存在,应该不下江湖三流武者,你头上这金簪朱钗,估计也能卖个几十两银子,换了钱哪里不能去。”江浩道。

        “公子有所不知,我父曾经是福州参将,只因得罪了监军太监,被冤枉下狱,最后落得个抄家灭族的下场,我的真气,是年少时父亲教给我的,却也只知道如何修炼真气,并无使用方法,这些年一直修炼下来,也只让自己身体好些,却不懂用之战斗搏杀。”

        “小小如今身在贱籍,私自逃走会被官府通缉缉拿,小小无有自保之力,在这世上已没了亲人,望眼天下,哪里又有我容身之地。”

        说着说着,眼泪就像断线的珠串一样,哗啦啦的流下来,却也不去擦,只是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江浩。

        这种求收留、求包养、求呵护的眼神真让人受不了啊,江浩叹息一声,“世间多有离乱人,在这个世界,我又何曾不是孑然一身呢,不过我现在居无定所,奔波行走,你跟着我估计要吃苦头的,你不怕吗?”

        苏小小一听,脸上立刻露出喜色,“小小不怕,之前小小的命运已经注定,现在只求新的活法,多苦多难我也不怕。”

        “好,那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吧,先起来吧。”江浩对跪在地上的苏小小说道,同时伸出手。

        苏小小伸手抹了一把泪水,抹泪时,眼中闪过一道狡黠,一闪而逝,把手放在江浩掌中,只觉这只手掌好温热好踏实,她站起来后,看到江浩胸前一片血污,微微惊呼道:“江大哥,你受伤了!”

        “轻微伤,无碍。”

        确实算轻微伤,被剑划了一道口子,并不深,他有灵力护体,伤口早就封闭,就算不用刀兵止血符都没事。

        “江大哥,你可有伤药,小小帮你敷药。”苏小小道。

        伤药江浩还真有,在药铺买的,行走江湖怎能少得了这些,掏出一个小包递给苏小小,脱掉上衣,露出受伤的胸口。

        当苏小小看到江浩精壮的胸肌后,脸又一下子红了,心脏跳的快了几分,拿着药粉轻轻涂在伤口上,发现伤口只留一条线,正应了那句话,幸亏看的早,在晚点伤口都愈合了。

        上完药,江浩准备做正事。

        此刻屋里还燃烧着柴火,江浩从空间拿出油灯重新点上,灭了周围的柴火,然后来到上官云鹤身边。

        此刻上官云鹤僵硬的躺在那里,一动不能动,在江浩与苏小小说话期间,他一直在努力,可是丹田内的真气去根本无法调动。

        江浩在上官云鹤身前蹲下,说道:“我有话要问你,不过你这种人,恐怕不会乖乖的说,我先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上官云鹤听了江浩的话,心中顿时生出不妙的感觉,之前他就见识了江浩诡异的手段,现在不知道这人要如何折磨自己。

        刷刷刷~!

        几根银针扎进体内,上官云鹤的眼睛骤然一缩,一股发自灵魂的痛苦,骤然席卷包围了他,他人生四十多年来,还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痛苦,让他有种崩溃的感觉。

        叫,

        叫不出来。

        动,

        身体丝毫不能活动。

        如果这一刻他可以选择死,他会毫不犹豫的去死。

        他也是个老江湖,可从来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折磨人的手段。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最后他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不知身在何处,只觉周围都是无尽的痛苦。

        苏小小站在江浩旁边,虽然这上官云鹤没喊没叫,可从他的目光中,就能看出此刻他非常痛苦,这让苏小小感觉有几分解气,谁让他刚刚要糟蹋自己来着。

        什么,

        因为他改变了自己的命运,遇到了江大哥,那也不能抵挡苏小小恼恨这人,上官云鹤在这福建之地恶名远播,不知道糟蹋了多少良家女子,受多少罪也不为过。

        过了约莫两分钟,江浩拔掉银针,上官云鹤的神情骤然一松,只感觉从地狱回到了天堂,不过此刻他看向江浩的眼神却满是恐惧。

        曲指在上官云鹤身上点了两下,解开了上官云鹤的哑穴,上官云鹤第一句就是,“大侠,饶了我把,有什么话你尽管问,我绝对不敢有任何隐藏。”

        他本就不是什么坚强之人,那种痛苦他绝对不想尝试第二次,这就是打服了再问的好处,省了废话。

        “我问你,你有钱吗?”江浩问道。

        没钱寸步难行,何况今后又多了个拖油瓶,这上官云鹤轻功了得高来高去的,手里应该不缺钱。

        “有有有,我身上应该还有三五百两的银票。”上官云鹤立刻道。

        “太少。”江浩说着拿起银针。

        上官云鹤立刻叫道:“您等等,等等,我还没说完呢,我在城外买了一处小院,那里还有些藏钱,应该有四五千两。”

        四五千两在这个时代绝对算是一笔大钱了,如果按照比价兑换,相当于现代的两三百万人民币左右。

        伸手在上官云鹤伸手搜摸起来,找出了不少东西,钱袋、飞镖、药粉瓷瓶、粉红肚兜等物。

        当苏小小看到那个肚兜时,脸色俏红的说道:“那,那是我的肚兜。”说着从江浩手里抢了过去。

        打开钱袋,里面有一些碎银,几粒金瓜子,还有两张银票,一张一百两,一张五百两,这淫贼还真是有钱,随身带着十几万现金。

        收了!

        “现在把你会的剑法、轻功,甚至暗器等等一切功法全部说出来。”江浩对上官云鹤道。

        如今上官云鹤落在江浩手中,怎能不物尽其用,甭管他会多少,榨干他,咱天高三尺、雁过拔毛的称号不是白叫的。

        听江浩问起功法,上官云鹤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功法是武者最重视的东西,他怎舍得随意告诉别人...。

        刷刷刷。

        几根银针利落的插入上官云鹤的穴道。

        上官云鹤再次感受到了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