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法师网在线阅读 - 第664章:界主凭证的意义

第664章:界主凭证的意义

        人之玉任务的‘完成’超出大部分人的意料,但是,早知道那100人面兽挑战关卡的强者不觉得奇怪。他们以前听过这样的设定,甚至还一些狩猎者精锐尝试挑战过几关。在人之玉任务中,做完灭妖任务的人并不少,只是100人面兽关卡没有人打通罢了。

        第一圣者……不,人皇完成任务其实也在这些人的意料之内。

        如果这么长时间一事无成,那才叫怪事。

        可是。

        完成任务获得界主凭证,那就远远超出了心中预期。

        不。

        应该说这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即使稻草人也有一点被惊到了。

        界主凭证,它可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这时候,因为唐士道的说词,众人都无言散去。这种层次的人物,既然自己不担忧,大家也不能故意干涉。接下来,白璧返回自己的位面,准备跟族人和姐妹共贺这次成长。唐士道也返回原位面休息,收到消息的小金请求举办一次庆典,就在鲲鹏盟族的地盘进行,同时还邀请了白璧。

        唐士道想想也没意见。

        白璧更是大大方方应允了,毕竟她的身份还算半个女主人。

        这时候。

        人之玉任务的消息迅速传入虚空,包括唐士道和白璧的收获成果。很快,争辩声音如爆炸扩散。

        无一例外。

        所有人都被这个结果吓到了。

        继星界女皇之后,法师网又有第二人获得了界主凭证,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除了法师们和鲲鹏盟族激动莫名,虚空所有势力首领都一副死了爹娘的脸色。魔兽和异兽,它们脸色比人类种族的巨头更臭几倍,简直是脸色如墨的程度。

        中下层的人们在争吵辩议,上层人们却是诡异的静默,集会商量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各界人氏反应不一。

        此时。

        一群本来不应该走在一块的人聚头了。山皇的父亲狱皇,蛊组织的蛊,逆法师七英杰之首的牧葬,还有一位叫做‘虫食’的使者,它来自深虚空,本乃深空九魁之一牙魁的身外化身。

        四人聚头,脸色却各式不同。

        狱皇和蛊保持微笑,虫食微有傲意,牧葬却是皱着眉头。

        “最近的几天,神唐系信徒爆炸式增长。加上之前的庞大数量,再过几十年,这个群体可能比神上八皇的信徒加起来还要多了。牧葬老弟,你还为合作之事犹豫吗?现在神唐已经成长,光凭我们恐怕没有能力打赢。等他再晋一步,我们就连机会都没有了。”狱皇第一个开口,居然托大叫牧葬‘老弟’。

        看它的样子,这百余年进步不小。

        可是。

        明显不是正常提升,而是借助某种特殊方法的不稳提升。

        口称牧葬老弟,这态度……呵呵……

        “我们合作倒没有什么,只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头深空兽在这里?”牧葬淡淡道,只望着虫食。

        “我们能提供力量,只要你们杀掉唐士道。”虫食直呼名字,嚣张态度难掩。

        “在这之前,也许我应该先杀了你。”牧葬的拳头轻握。

        “慢着,牧葬老弟,有话好说。”狱皇开口阻拦,蛊也伸手示意,虫食表面不动眼瞳却闪过一丝惊乱。此时狱皇急抢道:“牧葬老弟,现在神唐势力已成,我们需要外援,否则我们本身无法对抗神唐一系。”

        “那就跟深空兽合作?”牧葬说话间已经站了起来。

        “这是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手段。”

        “这种借口没有意义。”牧葬稍稍整理衣服,迈步离开:“逆法师跟法师是内部之争,深空兽是外敌。我宁愿败死神唐手中,也不会联手深空兽打赢他。看在你们以前帮过忙的份上,我不揭发你们。但是,如果因为这件事引得深空兽大举入侵,我会站在你们兵团的对面。”

        “牧葬老弟……”狱皇还想说话。

        牧葬已经闪走。

        蛊轻轻摆了摆手,表示逆法师七英杰都是高傲无比的人物,他们才不会低头。如果牧葬肯低头弯腰,他也不需要跟狩猎者死嗑,死一次换个身份就行。理念不同,多劝也没意义。虚空中有很多跟深空兽合作的恶人,还有更多绝对不跟深空兽合作的顽固份子。

        很明显。

        牧葬就是绝对不‘联外攻内’的人物。

        此时。

        虫食开口了:“既然知道他不会加入,你们为何叫他来?”

        蛊解释道:“我们曾经合作,就算隐瞒一时他也会知道我们跟你合作,不如提前跟他挑明。他答应不说出去,那肯定不会说。毕竟虚空有很多人跟深虚空合作,这不奇怪。假如能够说服,我们也能增加一股巨大战力。”

        “这个人如此重要?”

        “虫食阁下,你好像不太了解虚空?”

        “对。暴食死后,我才被派出来了解这些事情,之前一直在修练。”虫食坦然道,表示我就是力量强,知识不多。

        “相信你也知道,界主之后的‘万界’是一个关卡。有些人能迈过,有些人始终过不去。强行冲破是自杀,迟早有一天会自爆身亡。能过万界的要么是天才,要么极度幸运。牧葬是最容易迈过的人,无论死多少次他总能重新修练起来,修练速度也是所有人中最快的。”

        “很不错。”虫食虽然高傲,却不得不承认这人很牛扳。

        “逆法师七英杰死了几个,却还有几个活着。如果拉上牧葬,我们能多不少助力。对付唐士道,光凭我们不够。”

        “你们这么怕他?因为界主凭证吗?”

        “对。”

        “那又如何,只是一亿环的法力,又没有特殊作用。”

        “虫食阁下果然不了解虚空。”蛊有点不耐烦,忍着解释道:“法力只是小事,关键是它非常难得。星界女皇隐瞒了之前的拥有者,除了她拿到,后来一直没有第二人。现在,唐士道成了第二个。”

        “那又如何?”虫食始终不明,只一个凭证而已。

        在深虚空力量才是唯一。

        名啊号啊什么的根本没有实质意义。

        “圣境之后有一些独立势力的首领都自称神灵,实际上,只有界主才是真真正正的神灵。私属位面,宇宙心,信仰体系,界主比那些伪神多了三大基础。虫食阁下能明白吧,界主是神灵,拥有‘界主凭证’就表示……星界女皇和唐士道都是法师网本身所承认的神灵。”

        “那又如何?”虫食还是觉得奇怪,说破天这还是一个称号。

        蛊与狱皇对视一眼。

        内心都想:为什么深虚空会派这种无脑蛮兽过来,这简直是当成儿戏啊。

        两人也懒得解释了。

        尽量不扯这些,先把合作事情谈妥再说。

        很快。

        虫食谈完,单独传讯培养自己的主人牙魁。牙魁只说:“因为法师网给予凭证从不考虑力量大小,它有一套谁都不清楚的评定机制。换种说法,即使星界女皇和人皇没有力量,他们也有资格拿着界主凭证,也能被法师网认定为神。”

        虫食听见了,但是听不懂。

        牙魁又询问细节,对合作之事表示满意,最后又说出一句:“三人都算人皇的敌人。不过牧葬口称神唐,狱皇和蛊却称唐士道,他们三个还有一定区别。可惜,这个牧葬没有被拉拢到。”

        虫食更是奇怪:“叫唐士道不行吗?”

        “呵呵。”

        牙魁没有回答,只笑笑结束传讯。想了想,马上吩咐饿食前往虚空协助。虫食拥有力量,但脑子太差。这些事必须更秘密进行,交给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小弟不是好选择。

        界主凭证出现之后,虚空和深虚空都没人想正面杠一波……没有,真的没有,包括深空九魁也不想做试金石。

        另一边。

        狩猎者法师塔的狩猎学院,白相院长等等一群人也正头痛。

        “人皇这两个字,很惹仇恨啊。”老好人院长也感叹,心想新世代的怪物真多,转眼又一个飞翔天际了。

        “嗯,在某种意义上比界主二字更招嫉妒。”黑相先生也轻叹。

        “但再招嫉妒也是相对人类种族,界主凭证才是真正要命。星界女皇和他,仅只两人拥有,加上人皇的评议,其它势力不想歪都不行。派人看着一点鲲鹏盟族,最近必定有人打主意,搞小动作。鲲鹏盟族是壮大了,但还未能承受太大风雨。”原祖龟示意白相院长。

        “恐怕……没有必要。”白相院长刚刚收到一份报告。

        “嗯?有人伸手试探了吗,对面是神魅还是神蓝出手还击了?”原祖龟微微奇怪。

        “都不是,是军刺。”白相院长苦笑。

        “谁?”黑相先生刚刚回来,还不太了解情况。

        “军刺魔罗莎,唐老弟的使徒之一。她是使徒群体中‘刺客军团’的首领,也是鲲鹏盟族情报团的团长。这个消息是一个‘暗棋’发回来的,上面只有一句话:军刺杀饿食。”白相院长把情报纸传开。

        “饿食?传闻它比暴食只差一线。”黑相先生微微讶异。

        “我记得偷闯进来的是虫食,怎么死的是饿食?”老好人院长也拥有自己的情报网。

        “大概,军刺容许虫食活,但不容饿食活。虫食比暴食更强,但,它脑子不行。”白相院长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说道:“虫食是牙魁的得意作品,牙魁却不敢让它太聪明。你们知道的,身外化身算是自由个体,养出个叛徒就不好了。”

        众人都点头,炉鼎反主这事在深虚空可不新鳞,在虚空也常有之事。

        听闻饿食被军刺魔罗莎截杀。

        众老心中感叹。

        从鲲鹏冒起,到盟族壮大,到晋升界主,到原始法域夺食装备生意,到暴食海洋大战,最后到人皇诞生……感觉上只是很短很短的时间,可是,转眼间形势已经不一样了。

        “是他下的命令。”原祖龟淡淡道。

        “嗯。”白相院长应道。

        众人也不用话,都听得明白。饿食是牙魁的身外化身,等于牙魁的手脚,一般势力能杀也不敢杀。但军刺魔罗莎这样做了,必定获得唐士道的授权。换而言之,他已经不怕深空九魁。有没有能力对决不清楚,至少,他不再担心深虚空名誉上的最强九人了。

        可以预想。

        即使牙魁找来,他恐怕也是一句‘打吧’,而绝对不会退让半步。

        不同禅九那种独行者。

        人皇,他可拥有虚空最庞大的信徒团体……他的勇气就是所有信徒的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