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法师网在线阅读 - 第839章:太遥远的差距

第839章:太遥远的差距

        “抱歉,诸位国王,大魔渊阁下没有接见我们。魔相先生说了:它们不管至尊魔界发生什么战事,它们只镇守那道大门。除非有人故意破坏这些生活居星,否则它们绝对不干涉外界事务。”情报员们一脸无奈,内心也早知道这个结果。

        “你们没有说清楚吗?这不是一国两国的事情,有一个外敌要入侵整一个至尊魔界啊。”

        “说了,依照诸位国王的说法传达。”

        “那魔相先生怎么说的?”

        “你们都是入侵者。”情报员照着原话,又说道:“自至尊魔界建立以来,所有人都是入侵者。大魔渊阁下镇守那道大门,那道大门飘送出来的所有星球都被你们占据使用。你们没有一个是原主,全部都是入侵者。大魔渊阁下既然容许你们这样做,当然也容许别人这样做,没有区别。”

        “有区别!我们……我们已经是本土原主,人皇可是入侵者啊。”国王们怒吼。

        “我们只是重覆魔相先生的说话。”情报员低声。

        心里却想:这种双重标准,谁不会。

        事实上。

        你们占据这么多年,真心没有‘贡献’过一丝力量。隐士派,起码还有一小部分人加入镇守秩序,为那道不知名的门提供防御人手。你们和外来派,一心只是贪求这里的资源。占地为王就自称本土原主,你们杀掉前国王的剑还没有抹干净血呢。

        “没得谈?”国王们脸色很差。

        “诸位国王,大魔渊阁下可不是我们的打手。”情报员首领忍不住怼了一句。

        “你……”

        众国王一窒,最终还是说不出狠话。忽然间它们发现:自己不敢得罪大魔渊阁下,不敢得罪魔相这位左右手,不敢得罪镇守门的长者们,不敢得罪其它国王,不敢得罪国内勋贵,甚至……不敢太得罪眼前这位情报员首领。

        平常肆无忌惮,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一有祸事,自己谁都不敢得罪。

        要开战,自己麾下的基石员老们都要哄好,哄乖,哄顺,否则就可能不帮自己出力。听完消息,一众国王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时之间竟然连一个勇敢‘出头’的都没有,也没有一个能够拿主意的。就这样,气氛陷入一种极度诡异的寂静。

        旁边的帝三内心在暗叹。

        它见过一次。

        在下古时代的远古魔兽会议室,听到法师网之战失败,大家也是这副模样。在混乱之初,最先被瓜分是宗族的共同宝库,最先被遗忘是各大军团,最先被抛弃是学者们,最先逃离是子女和亲族……在这种情况下,不崩才有鬼了。

        帝三回想起来,这么多年还责怪四大神域掀起反旗,呵呵,自己真是蠢得没边了。

        眼前这群国王也是一样。

        腰包是鼓的。

        腰骨是弯的。

        肥肉有千斤,力气没四两……你们不死都没天理啊。

        帝三也在奇怪,以前自己哪来的勇气挑衅人皇?老牌吗,底蕴吗,还是太过无知?眼前这些盟友,明明让它们先征询大魔渊的意见再动手,它们居然无视了,就空有一身自信能够收拾。凭什么?至尊9的法力等级,还是只能使用唯一法术的限制?实际只是脑残无知吧。

        “帝三,这件事你有很大责任。人皇的实力完全超乎我们的预想,你的情报……”

        “现在指责我可以帮你们挽回局面吗?”

        “什么?这件事就是你……”

        “是我全错,行吧。你们全对,够了吗。然后呢?让我不还手,把我大撕十八块,你们就可以赢是吗?”帝三好笑了。这真是一报还一报,自己也这样指责过同伴,很多次很多次。实际上,推脱责任跟打赢敌人有毛线关系。

        “你这种态度……”

        “我摆出哪种态度可以赢?你们说,我马上照做。”帝三回怼道。

        众人失语。

        此时,站在旁边的铁鹰也是笑了。在隐士派眼中,本土派就是一群白痴。无论什么时候它们都是这副模样,而且一直指责别人都是错的,必须按照它们这样才是正确。然而,顺风浪,逆风死,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变过。

        “以前没有外来派。”铁鹰忽然说道。

        “你什么意思?”国王们冷声。

        “是你们一次又一次失败,然后才有了外来派。”

        “难道你们隐士派就没有责任吗?”一众至尊国王听着恼了,纷纷指责。

        “我们没有丢过一颗星球,从来没有。”铁鹰很平静,表示外来派割得都是你们的肉,我们一丝不损。顿了顿又说道:“刚刚,鹏尊王给我传讯,让我返回休养。王还说:我们不理会人皇的动作,本土派要动手,等它们死光了再说。至尊魔界有大多的烂肉,切掉了更好。”

        说话间,铁鹰又示意一下讯息。

        赤躶躶的嘲笑。

        但,一众国王暴怒又不敢发作……它们也不敢得罪隐士派。

        “你们打算袖手旁观?”看到铁鹰要走,有人喝响。

        “不,我们有能力破坏星轴,也有足够能力把星球抢回来。虽然一时间抢不完,但慢慢磨总能够抢回来。”

        “人皇不会给你们机会。他会叫来大军,他会占据这里,捕杀你们所有人。”

        “刚才人皇多加一柄星轴我就死定了……不,再多加两三柄源铁剑器我都顶不住,死定了。但是,他没有这样做。懂了吗,他没兴趣发动战争,只是你们主动趴在他面前,逼着人家踩着你们走过去。你们怀疑人皇会干什么,那是因为你们会这样做。我相信……即使一万年之后,我再挑战另一柄星轴,人皇仍然不会阻拦我。”铁鹰冷笑,挥手,然后消失无踪。

        事情至此。

        三大派一方决定观望了。

        剩余的,外来派和本土派也意向不一。本土派不想失去疆领必须打,外来派……他们也打‘等待’的主意。如果本土派能占优,他们帮本土派战胜人皇。如果没法占上风,他们只能学隐士派,一柄星轴一柄星轴催毁,收回自己的地盘。

        现在外来派还不能这样做。

        因为打星轴太伤了,他们还要提防本土派对‘虚弱’的伤者下手。

        五天过去。

        决定开战的本土派连‘集结’都没有集结完成。帝三在一边静静看着,也知道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诸位国王需要保障自己的宝库,藏珍,还有宗亲后裔们的安全。还有勋贵们的,还有员老们,还有勋贵和员老们的宗亲,还有相熟的商人……总之,帝三没眼看了。

        黑白海洋一役,帝三自己就破坏过‘兵贵神速’的计划,非要拖延几天,有了保障再战。

        虽然重新再来一次也未必能够打赢人皇。

        但是,这种画面实在太恶心了。

        在这几天。

        帝三做了一件它认为自己一生中唯一一件做对的事:把全部降临之玉和不擅用的远古法器都送走了,让亲信带回远古魔兽种族。同时命令远古魔兽们放弃坚守,保住最有希望的种子,哪怕牺牲一些员老也要撤离那些种子。

        最后一个决定。

        “帝骑,帮我传达一段话。如果我们合力能够打赢人皇,失去再多也能拿回来。如果我们合力赢不了,固守再多也会失去。入侵战根本是一场骗局,四大神域暗中减少进攻力量,故意让我们感觉有希望固守,我们不走,他们可以消灭我们更多有生力量。记住我身为族皇的最后一句:该断臂求生的时候,一秒钟都不要犹豫。”

        “你不打算逃跑吗?”帝骑收到消息。

        “不,我逃了帝相先生一定惩罚我的宗族。以前我不懂,现在我懂了,这无关仇恨,这是规则,帝相先生必须遵守规则才不会乱。它饶了我,整一个种族都得大乱。这一次我会尽力,尽量多测试人皇的能耐。”

        “你没有信心?”帝骑传讯。

        “我也希望能赢,但不想再盲目自信了。”帝三仿佛进入另一种状态,小小的升华。眼下战斗在即,它才感觉到自己只有一身‘懒筋懒骨’,远远不如白苍擎和罗界那样,随时有一副准备上战场的身体。明明是战士,偏偏一身锈骨。

        可惜,它现在已经没有时间锤炼自己了。

        拖拖拉拉十二天。

        终于。

        本土派还是决定‘狙击’人皇本人。在帝三的心目中,换作以前的自己也会这样做。但,眼前的正确做法是……放弃最多部分,努力夺回少量星球……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可惜,本土派的至尊国王们可不会听它的。

        豪华团队入场。

        各种唯一法术闪光。

        各种增益效果加持。

        各种源铁法器祭现。

        各种技能振响声威。

        此时此刻,至尊国王们就像‘金身大成’的豪华版金甲将军,在声势上,在气势上,它们完全淹没了中间的人皇。可是,帝三很遗憾地发现:这些至尊国王跟自己一样都是一身‘懒筋懒骨’,连握着源铁法器的手都有一些陌生感。

        眼前,人皇并没有动。

        这时候周围空间,无数颗小型的黑色太阳诞生。它们如像一枚枚黑色异卵,慢慢燃烧,慢慢卵化,慢慢破认,慢慢诞生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对手。

        两米左右的高度。

        鸟头,人身。

        鸟翼,人臂。

        左半身体白色,右半身体黑色……它们出现之初就吞食了周围的光与热,仿如黑暗的信徒,吞噬一切光明传播一切黑暗。在它们半边白色面孔中,有着黑色太阳一般的瞳眸。在它们半边黑色面也中,又有白色太阳一般的瞳眸。

        忽然间,帝三可以肯定……它们把王之领域内置了,它们的体内甚至就是圣之领域。

        “这是什么东西?”一众国王们感觉有点热,又感觉有点冷。

        “金乌,或者跟金乌完全相反的物种。”帝三淡淡道,现在它已经闻到一股灰烬的味道:“人皇很久以前使用过一种黑色火焰,谁都不知道是什么。后来,相信已经达到大圆满的状态。以黑色的太阳为卵,这应该叫做‘无限卵化’吧。无论如何,诸位盟友,现在我们只有选择灭火……或者化为灰烬了。”

        听着这话一众国王不禁望向人皇。

        它们赫然发现:人皇根本没有亲自战斗的意思。仿佛,自己这么多人联手,还没有让他动手的资格。

        那种眼神。

        如同旧日自己望着一群平民的怒声抗辩,并无一丝一毫的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