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法师网在线阅读 - 第1196章:蛊的梦想

第1196章:蛊的梦想

        上世风界一聚,与其说一切摊开说明,不如说洛森正做一个警告:游戏,得按照我们的规则来玩!

        无关强弱,无关胜负,尘上尘世只计算一种东西:利益!

        一件事有好处的,不管对或错都能做。

        一件事没有好处,绝对不做。

        尘上尘世如此,也间接影响了各个上世秘界。上世四界也许不会被影响,但,好像龙域说的,那些失败者呢?他们建立猎灵团,无非就是‘掠劫法灵’的团体。这就等于:抢能量和能力。也等于:抢钱。再者,猎灵团本来就是拿钱办事的,说是雇佣实际也是一种掠劫行为。

        现在。

        唐士道的行为准则不符合他们的游戏模式,因为唐士道不是抢钱,也没有帮谁抢钱。

        器灵功法是免费的。

        杀掉荀长青也不是为了利益。

        这些行动,尘上尘世和上世秘界都得不到好处。本来,灵魂石是极好的生意。可惜,人皇没有跟谁合作,也没有给谁好处。其次,那种灵魂石没有限额限量,大家想炒高坑钱都坑不到。它可以自行培殖,这种功能不知断了多少人的财路。

        囤积居奇是他们的游戏习惯,但人皇没给他们这种机会。

        坏人生意,断人财路。

        这才是人皇的罪。

        “蛊祖?”唐士道伸手示意,很惊讶‘蛊’居然现身了。

        “蛊,只是蛊。”来人更正了一下。

        不称蛊祖。

        只称蛊。

        在力量方面,他绝对是祖灵级别的强者,完全有资格自称一声蛊祖。可是,他否认了。这个否认有两个意思:一,他是蛊祖。二,他虽然是蛊祖,但不是唐士道心目中理解的那个蛊祖。

        “这样吗?请吧。”唐士道慢慢举步,慢慢走上赛场。

        “请。”蛊也很平静。

        缓步前行,走入赛场之内。

        这里跟尘上尘世的格斗场一样,以虚空元壤为外壳,以法阵为加护。无论内部打斗多激烈,只要无法破坏虚空元壤就无法破坏赛场。打斗的能量会被汲取,变成整个空间成长的养份。

        “你不奇怪为什么吗?”二人慢慢行走,就在空气中踏步。这时候,蛊主动开口了。

        “奇怪什么?”

        “奇怪我为什么跟上世合作。”蛊淡淡道。

        “确实有一些奇怪。能够说一说吗?我的空闲时间很多,你可以慢慢说。”唐士道表示不着急。

        “当然可以,我本来就想跟你谈一谈。”

        “请。”

        二人闪入赛场之内,却没有动手。

        这种赛场很方便。它需要两人一起同意才能入场,在数量和力量上还可以修改规则,例如限制力量上限。此外,进入人数一旦约定,例如2人开战。那么,第3人无论如何都进不去,除非分出胜负。再者,进入容易,想出来必须按照胜负规则。

        例如一死一活才能出来,又例如一胜一降才能出来。

        规定2人入场。

        第3人就不可能无法打扰。除非使用的时限结束,两人自动退出。在这期间,内部两人发生什么外面都管不了。

        “在其中一段时间,我也是法师网成员。”蛊一句惊人之语。

        “后来离开了?”唐士道听得懂。

        加入法师网并不困难。

        界主以上很容易,低于这个层次只能靠运气了。

        “对。因为,我不认可那种方式。稻草人拥有力量,但它只是守护法师网,其它什么都没做。你知道吗?我本来也想过安安静静当一个法师,可是,现实一次又一次打击了我。”蛊没有愤怒也没有怨恨,时间能够抚平一切情绪。

        “看起来你没有那么脆弱。”唐士道静静听着。

        “心灵吗?是的,我没有那么脆弱。只是,随着力量增长,心态也会越来越变。在某种程度上,我跟你的轨迹相似。加入法师网,获得优秀天赋,短时间成名。那时候稻草人也知道我是谁,但它不在乎。它只对不遵从法师网规则的人动手,其它一概不管。”

        “你认为稻草人放任了间谍们?”唐士道问道。

        “是的。”

        “也许吧。不过我也能够理解,有些人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比隐藏暗处更好掌控。”唐士道又说道。

        “这个问题我后来才想明白。也是第一次被打击,对象就是……丁陵。”

        “外虚空的来客。”

        “嗯。逆法师能力最全面的一个,也真心想入侵奥灵虚空的强者。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虚空之外还有另有其它虚空。不怕坦白说,我偷偷挑战过他,利用别的身份。但,结果你知道的。”

        “你输了。”

        “对,输得很彻底,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丁陵敢对稻草人动手,虽然被打死,但他不是一般法师能打得过的。”唐士道笑道。

        “正确,这个‘一般法师’用来形容我最适合不过。我有点幸运,但是法师天赋真的很有限。初期混得不错,后期极度无力。幸好,我有与众不同的能力。我让另一个我使用了法师档案,重新复活我。然后,脱离了法师网。”

        “因为你遇见尘上尘世的使者?”唐士道试问。

        “正确,那是第二次打击。在那时候我才知道各大虚空之上还有尘上尘世,还有上世秘界。我花了很长时间打听,又打听到两个惊人消息:在我们奥灵虚空,曾经称为远古时代的时期,事实它是由两个上世法师谱写重订的。”

        “时空龙和界外魔。”唐士道知道这件事。

        “对。本来只有荒古时代,后来才有了远古时代。可以说,这两位就是一段重要历史的修订人。但是,我们都不知道的,在上世风界时空龙只是一支脉裔。同样,在上世火界,界外魔也是一支脉裔。在上世风界,有很多时空龙这样的空间龙族。然而,其中之一进入奥灵虚空,它便谱写了一段历史。”

        “你觉得很委屈吗?”唐士道忽然有点理解眼前这号人物。

        时空龙。

        界外魔。

        在奥灵虚空它们大名鼎鼎,在上世风界和上世火界,它们只是原始龙族和原始魔族的其中一支,又是一支中的其中一员。在上世风界和上世火界,它们可能连族长都算不上。

        但。

        进入奥灵虚空,它们铸就了一段历史。

        唐士道能够想象得到,蛊当时有多么绝望。即使超越时空龙和界外魔,也仅仅是超越原始龙族一支脉裔中的其中一个将军。像这样的对手还有无数个,更加强大的都有很多很多。

        “是,我委屈。所以,我接受上世宗族的提议,成为他们的棋子,压制各大虚空。”

        “我懂了。”唐士道轻轻点头。

        “你真的懂?”蛊笑道,笑得有点惨。

        “是的,我懂。那时候你失望了,你对所有‘主宰’豪强感到失望。你认为他们只是无知之徒,只是浪费虚空的资源。他们明明不是顶点,却偏偏相信自己是顶点。”

        “不仅如此。明明有稻草人,有奥灵,有禅九,有大九世,有原太初,他们仍然不愿相信,仍然自称顶点。”

        “所以,你决定杀掉这些主宰,以‘蛊’的方式夺走他们的力量?”

        “我做得很成功。”

        “确实。”

        “我的天赋不好,但我用‘蛊’的力量获得了绝强的天赋。我的力量不强,但我用‘蛊’的力量获得了绝强的武力。那时候,我相信我一个人能够力挽狂澜。可惜,现实又给了我一个沉重打击。”

        “有人背叛了你?”

        “不是有人,是所有人。”

        “真惨。”

        “是,真的很惨。你一定能够理解,对吧?我极尽全力拯救虚空,但虚空所有人都背叛了我。我的希望,我的梦想,我的信任,在一瞬间湮灭得无影无踪。从那之后,我只相信自己。之后,蛊族的核心没有第二人,都是我,只有我,也只能是我。”

        唐士道没有说话。

        这时候。

        整个故事差不多摊开了。

        蛊本是爱着虚空的,但是,他憎恨一切浪费资源霸占高位又不努力反抗的人,他视虚空所有强者为敌人。这时候唐士道忽然明白,为什么大魁凰那群人没有刻意追杀蛊。不是因为他躲藏太好,而是那群人也理解这个人的作为。

        不过。

        理解归理解,无法承认这种做法。

        “我做错了一件事。”蛊脸色有点苦,坦诚道:“拥有力量之后,我膨胀了。除了杀掉一些主宰,我利用蛊阵大量掠取优秀人才,夺走他们的天赋与技艺。本来,那些人还是容忍我的。杀掉青年与少年菁英,那就无法容忍了。所以,我得像老鼠一样躲藏起来。”

        “你挑战过原太初。”

        “死了。或者说,死了其中一个我。我不恨他,真的,我很感谢他。他让我知道……即使我那么努力,我仍然登不上台面。除了原太初,还有一个人完败我。”

        “师四渡?”

        “聪明。跟你这样聪明的人说话很轻松,完全不需要胡扯,也不用隐瞒什么。我来了,尝试赢你,有信心再战师四渡,懂吧?跟你聊这么多,我想你能够理解我,对吧?”

        “你是指?”

        “器灵。你试图融入尘上尘世,还免费公开器灵的功法。但是,就像我试图拯救虚空一样,你,我,我们都被背叛了。那种心情,你一定能够理解。”蛊望着唐士道,很想获得一丝承认。

        “我理解……”

        蛊的眼神大亮。

        “但……”唐士道不喜欢说谎,又说道:“上世宗族‘背叛’我,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蛊眼瞳中的光芒消失了。

        “其实别说上世宗族,就算虚空背叛我,鲲鹏背叛我,甚至法师网背叛我,我也一点感觉都没有。人性是很奇怪的东西,我珍视的只有原位界的亲人和朋友。其它的,他们会不会背叛,要不要背叛,我都不介意。”

        “为什么?”

        “因为跟你一样,我知道他们一定某种理由。这个理由也许合理,也许不合理,但都不要紧。如果你在意,一切都重要。如果你不在意,一切都不重要。你心想自己在帮助虚空,你才觉得自己被背叛。如果你心想自己抛弃了虚空,他们的做法就合理了。”

        “如果法师网小队背叛你,你也不恨?”蛊缓不过来。

        “如果我听到武月儿想要挑战我,甚至真会不留情杀掉我,我一点都不奇怪。那只是一场胜负,我们当初就说过:时机适合,可以倾尽一切对决。同样,其他人觉得能赢我,她们挑战或者杀死我也是正常的。蛊,你可能有一件事情还没意识到。”

        “什么?”

        “也许虚空并不需要你拯救。”

        “……”

        “大九世在荒古时代已经存在,大魁凰联手一群人创建了法师网,原太初是界外界‘原始法域’的支柱。你知道的,你想到的,你看到的,他们早就了解。可是,他们真的笨到不知援手吗?”

        “……”

        “蛊,你希望的虚空是什么模样?好像尘上尘世一样?还是说,好像上世风界一样?”

        “……”

        “我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真的。我只能这样做:自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之后虚空会变成什么模样,就让它自然转变。变好,变坏,都是一人定义。变成尘上尘世这样,一定是好事吗?你认为自己在拯救虚空,但,虚空有无数青少因为这个‘你认为’而死亡,有无数种族因为你凋零。对或错,不是一个‘你认为’定义的。无论你的想法是什么,你做的事情,它确实背叛了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