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法师网在线阅读 - 第1248章:真正的蜕变

第1248章:真正的蜕变

        蛊祖认为稻草人没高明太多,因为稻草人曾经跟元霄‘百战百平’,这是他的依据。

        唐士道认为蛊祖的见识太少,因为知道奥灵是玩修改器的,奥术之神的最高高度可是无尽虚空‘制裁’的高度。时太梭也许很强,强到爆炸,但无尽虚空还没有制裁它,证明奥灵曾经飞得更高一些。至于稻草人,很无耻地猜测这死奸商,它本来也会被制裁。

        但是,死奸商耍了一个无耻手段……它将多余的能量输送给法师网……剩余的创建者们都这么玩。

        伟光正的理由:为法师网打基础,保留一张底牌。

        阴暗面的猜想:躲避制裁。

        这个猜想有可能吗?

        有。

        而且不小。

        法师在拥有超越大圆满之后,在登临祖灵境界之后,自个儿想办法躲避无尽虚空的制裁也很有可能。但是反过来说,开着修改器跟无尽虚空死嗑的只有奥灵一个。可想而知,奥术之神有多刚,又有多猛。

        另一方面。

        蛊祖不敢‘测试’稻草人,证明他心中暗怕。能平静解说时太梭,却不敢试稻草人,谁高谁低自是一目了然。与其说蛊祖见识不够,不如说,他内心不愿意承认虚空法师的强大。这有点类似上世宗族,不愿意承认上世秘界的穷亲戚们。

        “你还有闲情调侃我吗?”蛊祖并没有生气,反应很平静。

        因为拥有必胜把握,他不跟狂鸦置气。

        胚是蛊阵。

        他是战力,狂鸦开打是死,等待也是死。

        “只是好奇你这么自信的理由,顺便侧面了解一下上世的强者。没想到,居然会是这种结果。在我的想象中,应该还有更可靠的存在。”

        “可靠?你什么意思,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做其它事情吗?”蛊祖心里很惊讶,对手居然还没有放弃。

        “你在等待一个更好的容器,对吧?”

        “当然。”

        “我在等待一个真正能够杀死我的人,或者这样一次机会。你想要更强大的力量,我也一样。”

        “你什么意思?”蛊祖心中有一丝不妙感觉。

        这像必死的人吗?

        没有害怕。

        没有焦急。

        反而一个劲思考以后的事情,你连眼前都没有解决好吗?

        “有些东西是有极限的。例如你,出生就是胚,也等于出生就是尽头。你想提升自己,你必须替换更好的容器。我能理解你的用意,曾经有一个‘蛊’曝露过野心,想要独占下世与上世。实际上,你的理想也差不多,邪灵群体认为死亡才是永恒的平静,你认为……你才是永恒。”

        “……”蛊祖没有回答,他还没有弄清楚狂鸦在搞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纷争因为有高低,有强弱,有多寡,所以一切混乱才会产生。你相信自己能够平息一切,只要将所有人都变成你,整个虚空只剩下你一个,自然就没有混乱了。”

        “……”蛊祖脸色变了变,显然是有这种想法。

        “你是不是奇怪,我是怎么猜到的?很简单,因为我也这样想过。将一切烧光,或许就没有混乱与纷争了。后来我才知道:不行。虚空,虚无世界,创世云图,它们是一切的起源,也是一切的终点,更是一切的循环。无论有什么想法,无论有什么行动,都在它们的界限之内。”

        “你到底想说什么?”蛊祖不禁有点惶恐了,他本来不应该有生命个体的情绪,但毕竟还是生命。

        “想办法,超越这一切。”

        “啊?”

        “我本来拥有八种颜色的火焰,后来金乌一族送了我一种,九种。在界限之内,我已经完整完美了。可是,这时候我才知道,超过自己的界限不等于超过虚空的界限,自己仍然在界限之内。”

        “你在胡说什么?你输了,你没可能想以后。”蛊祖对于这种‘疯子’是天然的畏惧。

        “我是吞能者。”

        “什么意思?”蛊祖被这种疯子自白说懵了。

        “意思就是我可以吞食别人的能量,包括你的攻击与防御,也包括这个‘蛊阵’的能量。我无法破坏蛊阵,但也不会被你这种力量伤害。就算关上一万亿年,你也奈何不了我。”

        “我最少囚禁了你。”

        “是的,我必须承认这一点。相比长期关禁,我宁愿直接战死。所以我才说,我需要一个死亡的机会。”

        “……”蛊祖不想说话,这个疯子又绕回来了。

        这时候。

        白胜男却像个好奇宝宝:“那么,乌鸦,你为什么想死?”

        “因为我的火焰是生命火焰,理论上最原始的生命。九种颜色的生命火焰,也代表已经是虚空最高界限的生命精华。一般意义上,无论我怎么死都可以重活。”

        “一定吗?”

        “是,我拥有灰烬轮回技能,这些灰烬就是虚空元壤灰烬。蛊祖说想杀我只是笑话,无法毁灭虚空元壤灰烬,我一滴魔法能量都没有也可以汲能重生。这里怪物无数,四方皆敌,你以为我凭什么有信心站在这里。”

        “越来越有趣了。”

        “你也有自信的东西不是吧?”

        “对,是速度,比速度你们都是渣渣。”白胜男需要谦虚吗?不,不需要。

        众人听愣了。

        虚空元壤星球之内,上世宗族全都脸色死灰。

        狂鸦。

        绝对的死敌。

        它居然拥有永存不灭的能力。听起来,它的能力比人皇的轮回感更可怕,这种能力是以虚空元壤灰烬为基础的。如果是这样,囚禁只是笑话,这些‘灰烬’懂得汲能重生。哪怕施法隔离,总有一天灰烬也必定重燃。因为隔离就是魔力控制,魔力控制就代表有魔力可以汲取。

        九色金乌。

        不死之兽。

        这样的存在竟然是上世宗族的最大仇敌,呵呵,自己的希望在哪里?

        “慢着,你能死吗?”白胜男忽然又一句。

        “本来不能,现在有机会试一试。生命火焰是生命,也是火焰,火焰就是可以燃烧的东西。”

        “所以?”

        “接下来,我要在外人无法打扰的情况下,烧毁虚空元壤的生命躯体和特殊物器,跟一个同样层次的对手拼死。”狂鸦指了指蛊祖,后者脸色有点发白,情绪反应越来越明显。

        “虚空元壤是不毁的。”

        “如果失败,我会输,会死,正合我意。”

        “如果成功呢?”

        “虚空元壤我都能烧掉,我还有什么对付不了。”

        “噢,居然无言以对。”

        这一刻所有人都听明白了……蛊祖想要吃掉狂鸦,狂鸦也想吃掉蛊祖!

        狂鸦需要一次‘死’的机会,但它无法选择更弱的对手。因为其他对手撑不住它的火焰,没有实验意义。蛊祖刚好适合,层次足够高,力量足够大,又拥有虚空元壤的躯体,简直就是量身打造的实验对象。如果蛊祖没有启动蛊阵,能跑,狂鸦也实验不了。

        蛊祖一跑,实验就中断了。

        但现在蛊阵一开,没死一个是不会停止的,必定二活其一。

        “拼到这里还是为了练功……”

        “他们都疯了吗……”

        “已经是顶点了吧,还想着往上吗……”

        旁观者无话,遥远地方的观战者却忍不住吐槽。他们无法理解,这种战斗的胜负有何意义?不能抢得一点资源,不能占得一件法器,不能占据一块地盘。拼赢了还好说,输了呢?

        要知道。

        这可是顶上之顶的死决,就为了赢一点点,不惜用命去拼?

        好处呢?

        没有利益的拼死,有意义吗?

        九色火焰燃起。

        死亡钟声倒数。

        在绝大部分人都无法理解的情况下,蛊祖与狂鸦的‘死决’开始了。蛊阵之内,火焰淹没一切,只剩下蛊祖的吼叫声音。虚空元壤躯体可以不坏,但不可能不痛。九色火焰是生命火焰,可以直接伤害生命。

        现在不是拼力量的大小,而是拼力量的高度。

        “啊啊啊啊……不,我不会死……即使这个我死了,胚还是我……你永远都赢不了。”

        一阵阵呼吼中,蛊祖的声音慢慢消失了。

        但是。

        现在没有人认为狂鸦获得胜利,因为,虚空元壤的躯体和胚都没有变化。

        转瞬之间。

        九色火焰猛烈升温,仿佛一下子增强了九倍。

        火焰燃烧,任何人都能感应那种力量,连超界主宰们都没自信撑一秒。旁边不远,包括月太妄和永寿等人都动容了,不敢相信九色火焰强大到这种程度。

        可是。

        “不可能的。”师四渡摇头。

        “嗯,没有力量能够破坏虚空元壤,从来没有。”永寿苦笑摇头。

        “可惜。”景太观希望有人成功。

        不管是谁。

        只希望有人能够打破这个规则。

        但。

        这一刻,蛊阵之内只剩下一朵小火苗,看不清颜色的微弱火苗,仿佛轻呼一口气都会熄灭。

        “你失败了。”蛊祖的虚空元壤躯体重新动弹。

        声音换了一个,一个上世宗族很熟悉的声音,一个已死名人的声音。不过人们现在不关心谁是蛊祖的分身,都在可惜狂鸦的失败。上世宗族的成员暗松一口气,心想蛊祖赢总比狂鸦赢好。同样有力量,蛊祖赢还可能包容自己,狂鸦只是通杀。

        拂手,吹熄最后一朵火苗。

        蛊祖张开双手,迎接属于他的胜利。这一秒,时间仿佛定格了。

        “咦?我的容器……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有结束……”

        蛊阵静谧,蛊祖却慌张起来。

        此时。

        “当然没有完结,这里还有一种东西存在啊。”狂鸦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东西?”蛊祖下意识接话。

        “光芒。”

        “……”

        “九种颜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