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夫子很闲在线阅读 - 第12章 送上门

第12章 送上门

        “卫公来了?”

        “哈哈,李靖到了。”

        一群国公都起身去迎,长孙无垢起身道:“陛下,卫公已到,臣妾先行告退。”

        长孙无垢走的时候,顺手带走了写满数字和公式的宣纸。

        孔颖达见李靖到了,也知道下面的话不是他能听的,跟着请辞出宫而去。

        二人刚走,李靖就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臣李靖见过陛下。”

        “哈哈,卫公无须多礼,数日奔波,倒是辛苦你了。”

        “陛下哪里的话,这是臣的本分。”

        后宫。

        长孙无垢刚到后宫,就见几个公主正逗自己的小女儿晋阳玩,露出欣慰的笑容。

        长孙无垢虽贵为大唐皇后,母仪天下,其实内心最向往的还是普通人家的生活。

        这一生,她为李世民生下三子一女,算上其他妃子诞下的皇子公主,也算是三十多个人的母后。

        然而宫中礼仪繁多,皇子们多是十来岁就搬出宫外,单独立府。

        现如今留在宫中的,也就这些尚未出阁的公主,其中大半在她面前也都谨慎有加,没了亲情的欢笑。

        这会见几个公主正逗小晋阳玩耍,长孙无垢立在门口含笑,也不去打扰。

        直到大女儿长乐公主抬头,看到长孙无垢,忙起身行礼:“长乐见过母后。”

        襄城公主、平阳公主、汝南公主、城阳公主、兰陵公主等人也纷纷起身。

        “见过母后。”

        “见过皇后娘娘。”

        见自己一来,几个公主又变的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长孙无垢无奈的摇了摇头。

        刚五岁的晋阳公主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拉着长孙无垢的大袖,奶声奶气的叫道:“母后,抱抱。”

        长孙无垢弯腰抱起晋阳,爱怜的说道:“小晋阳,刚有没有和姐姐们闹脾气啊?”

        “没有,晋阳可乖了,就是想母后了。”

        “嗯,还是小晋阳最乖,和母后亲。”

        几个公主你看我,我看你,心里都郁闷:我们也想这样啊,你抱的起来吗?再说了,你刚把《女戒》广传天下,若我们说错、做错,还不是又受责罚。

        晋阳公主趴在长孙无垢的肩头撒娇,她才五岁,正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的年纪,无意中看到长孙无垢手中的白纸,奶声奶气的问道:“母后,这是什么?”

        长孙无垢这才想起来,她刚为了防止那堆大老粗商谈军机大事的时候,遗失了纸张,就把宗秀写的东西带了回来。

        长孙无垢看了一眼手中的宣纸,又见几个公主都在,心道:数字的出现,必然普及天下,以后都是要学,不如先教予下子女。

        “你们过来,把这个铺开。。”

        长孙无垢抱着晋阳走到桌案前,襄城公主和兰陵公主接过宣纸,小心翼翼的铺开。

        大明宫中,老李和一众铁哥们秉烛夜谈。

        后宫之内,长孙无垢也抱着小晋阳,与几个公主分说数字。几个公主听的如神,一时间,长孙无垢有种回到尚未当皇后的那段和睦时光……

        长安城西市的大街上,夜色已浓,更有打更人‘梆梆’的敲着锣,吆喝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宗秀吃了两个烧麦后,又找了个摊子喝了碗汤,就在西市漫无目的闲逛着。

        反正他也没地方住,不闲逛做啥?

        再说:好不容易穿越了,哪能不到处看看。

        西市的里坊很大,夜间的也有很多店铺打着灯笼营业,像青楼、酒馆、赌坊的门口,更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宗秀逛了一个多时辰,停在一间看上去破旧的酒楼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他有点累了……

        然而一想到自己所剩不所的银钱,宗秀那个纠结啊,索性在墙角拔了一把草,一根根的扔着。

        “住店,不住店,住店,不住店……”

        就在宗秀数草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锣鼓震天的声音。

        “铛铛铛……”

        “铛铛铛……”

        锣声刺耳,还伴着中气十足的扯着嗓子吆喝的声音。

        “诸位乡亲父老,请问有见过此人的吗?”

        “卢国公府寻人,有见到此人,提供线索者,赏银十两。”

        “来,看了看了,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大家记好了。”

        “亲自送到卢国公府的,赏银百两。”

        西市里坊的街道上,十几个五大三粗,身材魁梧的汉子各自提着铜锣,一边敲,一边叫,吸引了无数围观的百姓,更有甚者还出言调侃:“哈哈,这又是哪个倒霉的家伙被程爷盯上了。”

        “嘿嘿,我瞅瞅。咦,看上去好面善,似乎在哪见过。”

        程咬金在长安城也算一妙人,他本是隋末穷苦人家出身,即便当了国公,脾气性子依旧没变,还经常出来和市井百姓逗闷子,人缘极好。

        所以长安城的百姓对卢国公府的人都不惧怕,这会见程咬金又吩咐家丁出来寻人,霎时间都围了过去,场面那叫一个热闹。

        宗秀也是人来疯,喜欢凑热闹的那种。

        他见大家都在看热闹,也好奇的跑了过去。

        好家伙,围的满满当当,挤都挤不进去。

        宗秀两眼一转,计上心头,拍了拍挡在前面的人肩膀。

        “借过借过。”

        “小心开水,别烫着了。”

        “这位兄台,你荷包掉了。”

        “咦,地上的银子是谁的。”

        “快看,有美女。”

        “……”

        宗秀一边忽悠着挡在前面的人,一边往里挤,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挤到最里面,伸着脑袋就叫:“这是要找谁啊?赏银是真的假的?”

        他不开口还好。

        这一开口,十来个程府家丁全都盯着宗秀看:“额,你……”

        旁边好事的群众起哄道:“吆,这不就是程爷要找的人吗?”

        “哈哈,还有主动送上门的,怕不是脑子不好。”

        “……”

        不等宗秀反应过来,一众程府家丁瞬间把宗秀围住,哈哈大笑:“这可是真巧,出来的时候还担心找不到,回去被老爷骂。没成想刚出门就遇上,哈哈……”

        直到被两个家丁一左一右架住,宗秀发现——这特么画像上的人和他一模一样,程咬金要找的人就是他好吧!

        宗秀哭丧着脸:“我这算是主动送到国公府吗?一百两银子的赏钱啥时候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