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夫子很闲在线阅读 - 第33章 我欲一宝换一人

第33章 我欲一宝换一人

        “一宝换一人?”程咬金大惊:“你莫非想换兰陵公主?贤弟,别怪哥哥没提醒你,陛下的乘龙快婿可不好当。”

        宗秀:“……”

        他这会背上火辣辣的疼痛,也懒得和程咬金费口舌,直言道:“我想换的是易倾情。”

        “易倾情?”

        程咬金脸色微变,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两眼转来转去,似乎回忆起什么陈年旧事。

        宗秀强忍着背后的疼痛,道:“我听怀亮说过,易倾情是前朝罪臣之女,陛下钦定的官奴,罚她在易凤阁守一世活寡。然美人绝色,我见犹怜,想托哥哥给陛下递个话,就说我宗秀贪恋美色,色胆包天,愿用一宝换易倾情自由。”

        “你可想好了?”

        程咬金一双虎目凝视着宗秀,没了往日的嬉笑,脸色前所未有的严峻。

        宗秀咬着牙忍着痛:“我意已决。”

        “你就不怕死?”程咬金冷冷的说道:“做臣子的,在圣上面前糊涂一点,偶尔犯个浑是好事,可若过了界,那就是掉脑袋的大事。现在把话收回去,还来得及。”

        宗秀抬起头和程咬金对视,眼神平静,不带半点惧怕,笑道:“老哥哥,你就说帮不帮吧。”

        程咬金不答反问:“你确定你要献的宝物,能换易丫头的自由?”

        易丫头?

        宗秀微微一怔,很快笑道:“不如等我将那宝物做出,你带着入宫。届时陛下若肯放人,我就将全部用法广传天下!哈哈,我保证那东西不比‘数字’和‘公式’差。”

        “真的?”

        “真的!”

        宗秀说的信誓旦旦,程咬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问道:“做那宝物,需要什么东西?又要多少时日?”

        宗秀歪着头想了想,道:“帮我找两个木匠,再找两个铁匠,两个金匠就行。对了,让他们来的时候把干活的家伙事都准备齐,我估摸着木的最多半个时辰,金银铜铁制作的怕是要久一些。”

        程咬金深深地看了宗秀一眼,良久不语。

        许久的沉默过后,程咬金才幽幽的说道:“贤弟,若那宝物真有你说的神奇,能换取易丫头的自由,老哥哥我在这里先代故人拜谢。”

        说着,程咬金真跪在地上,‘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

        宗秀吓的一惊,想下床去扶,刚一动背后就火辣辣的疼,疼的他直吸溜。

        “嘶……老哥哥,你这是为何,快快请起,老弟我哪受得起这般大礼。”

        “受的起,受的起。哈哈哈哈……我这就去给你找最好的工匠过来。”

        程咬金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大笑而去。

        床榻上,宗秀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易倾情到底是什么个来历?听程咬金的口气,好似还是他故人之女。可若是故人之后,又为何让她留在易凤阁中?以程咬金的身份,开口和李世民求一个人,还不是信手拈来的事?

        “前朝罪臣?和程咬金认识?莫非……”

        宗秀隐隐约约好像猜到那人是谁。

        “我靠,又玩脱了!真要是那人之女,老李还不剥了我的皮。”

        宗秀瞬间哭丧着脸。

        古之帝王,不怕臣子贪权,贪财,贪图美色,就怕臣子什么都不贪。

        谏臣贪名,奸臣贪权,庸臣贪钱,这便是现在满朝文武在老李心中的形象。

        一个什么都不贪的臣子,也是最容易遭帝王所忌的臣子。

        而宗秀被程咬金的话点醒后,想和其他文武大臣那样,装成贪恋美色的人。

        现在好了,玩大了。

        程咬金好似很在乎易倾情的自由,办事效率极快,也就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呼啦啦的领着几十号人过来。

        “贤弟,俺担心几个工匠不顶用,便把长安城最好的工匠都请来了,你看看可中意。”

        宗秀:“……”

        好家伙,几十个人,都拎着干活的工具,这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程府大装修呢。

        宗秀叹了口气:“老哥哥,我就做个小玩意,哪用的着这么多人。”

        “嘿嘿,人多好办事啊。”

        程咬金一边赔笑,一边对前来的匠人道:“你们听好了,一会按我这贤弟的吩咐好好干活,谁干的好,爷重重有赏。”

        程咬金想了想,又道:“这几日你们都留在此处,谁敢乱跑,小心脑袋不保。”

        宗秀无语:“老哥哥无需如此,我要献的宝贝,没有口诀,就算白送出去也是白搭。”

        “万事小心为上,这叫防患于未然。”

        程咬金说完,又找来手拿刀兵的家丁守住门,直把一众匠师吓的胆战心惊,脸色苍白。

        一个满头白发,满手老茧的匠人走了出来,颤颤巍巍的问道:“不知这位公子要做何物?”

        程咬金也来了兴致:“是啊,贤弟,你要做的是什么宝贝?”

        宗秀忍着痛把自己要做的东西说了一遍,等到说完,已是满头大汗。

        没办法,昨天刚挨了十鞭子,这会疼着哩。

        “就是这么个玩意,有劳各位师傅了,不知多久能做好?”

        宗秀讲完要打造的东西,随口问道。

        几十个长安城木、铁、金三行的名匠你看我,我看你,尽是无语。

        程咬金也是一样:“老弟,你要做的就是这东西?你确定这东西能换易丫头自由?”

        “咋,你不信?”

        宗秀反问道。

        程咬金带着几分无奈:“是有点怀疑,不过是算盘而已,莫说这些长安名匠,便是我也能做的出来。而且这玩意也不好用,还不如算筹方便。”

        几个大匠师不忿道:“公子若做这种东西,街边随便找个学徒便能制作,何须请我们过来?”

        宗秀翻了个白眼,他也知道算盘东汉时候就出现了,然而那只是昙花一现,到现在算盘的运用都不广,因为口诀不完善。若把后世的珠算口诀拿出来,自然能将算盘的运用推到极致,远超算筹。

        面对程咬金和诸多长安城名匠质疑的表情,宗秀道:“正是因为制作简单,才能广传天下啊。哈哈,莫要多问,速速做来。”

        “哎,这种活也值得请我们动手,卢公着家仆快马加鞭请我们来,还以为是要做什么精巧瑰宝,就一个小玩意,把我整的热血上头的……”

        “别抱怨了,早干完早收工。”

        “干活吧,还好不是什么机密之工,不然就回不去了。”

        几十个工匠唠唠叨叨的拿着工具,向院子走去。

        程咬金等一众工匠走了,才疑惑道:“贤弟,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我可提醒你,易丫头没那么好换,陛下对她父亲恨之入骨,当年若不是我们几个老哥们拿命作保,她早死在刀枪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