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夫子很闲在线阅读 - 第35章 请陛下开恩

第35章 请陛下开恩

        后面的话,程咬金没有继续说,可老李明白着呢。

        李世绩斥道:“这个宗秀好大胆子,敢要挟陛下,真是胆大包天。陛下,如此大不敬的臣子,不如交给末将惩处。”

        魏征和房玄龄对视一眼,他们也明白李世绩是在变相的帮宗秀。

        前后几天功夫,先是‘数字’‘公式’问世,后是‘全新的珠算口诀’横空出世,皆是算学一道的壮举,宗秀确有其才。若真这个时候被陛下责罚,还真是士林的损失。

        魏征随手拨着算盘:“陛下,这新型算盘搭配宗秀所创口诀,比之算筹可谓是天差地别,若能得到乘除口诀,也是一件幸事。”

        房玄龄笑道:“我现在相信卢公刚才的话了,有了这口诀,以后用算盘计算,倒是比算筹方便。此法若能和数字、公式一起推广,亦是一件美事。”

        这俩人精聪明着呢,既不求情,也不煽风,逮着新型算盘和口诀一顿夸。

        老李何等精明,哪看不出群臣的用意,淡淡的说道:“知节,宗秀想讨要何人?”

        程咬金见有戏,忙道:“陛下,你先说这口诀能不能换个人。”

        老李捋着龙须,心里也有火气,可他亦不是气量狭隘的昏君。

        老李深蕴帝王惜才,方是天下长治久安之道,无奈道:“此口诀简单易懂,运算便捷,若他的乘除之法果有其用,便是许他个公主都行。”

        “嘿嘿,公主就算了,我那贤弟挨了顿鞭子,对公主怵着呢。”

        程咬金见老李松口了,笑着打哈哈,群臣起哄,长孙无垢更是笑骂:“卢公说什么浑话,大唐的公主还能是吃人的老虎不成?”

        李世民对程咬金是又爱又气,呸道:“他就如此看不上朕的公主?速速说来,他到底想求何人。”

        笑话一说开,气氛缓和了许多,李世绩也催促道:“知节,你快说说,宗秀要求的到底是什么人。”

        程咬金收了笑脸,环视众人一周后,忽然跪在老李面前。

        这一跪,群臣惊了。

        老李更是起身道:“知节,你这是为何?都是自家兄弟,快快起来。”

        程咬金摇头道:“陛下,我那贤弟所求之人太过紧要,臣还是跪着说吧,省的一会您发雷霆之怒,着人打俺板子再下跪。”

        “卢公……我且问你,宗秀所求之人,可是宫中之人?”

        长孙无垢凤眼带着疑惑,声音冰冷。

        程咬金摇头道:“不是,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却也是一个让天下人畏之如虎的女人。”

        李世民心中‘咯噔’一下,冷着脸道:“知节,你确定宗秀要讨的是那人?”

        当初兰陵公主怀疑宗秀的时候,李世民曾着内卫将宗秀进入长安城的行踪全部调来。他很清楚宗秀这几天住哪,遇到过谁。

        美女!一个不在皇宫,又让人一见倾心的美女,除了那个人的女儿,还有谁?

        也只有那人,才有让宗秀迷恋的可能。

        也只有那人,才会让程咬金跪在地上请求!

        可那人……

        李世民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拳:“知节,你可想好了再说!”

        “陛下,臣想好了。”程咬金一咬牙,五体投地的跪在老李面前,高声道:“陛下,宗秀所要讨的人,正是易凤阁花魁,易倾情!还请陛下开恩,全了他这个心愿吧。”

        ‘嚯’

        老李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怒气。

        长孙无垢同样面色惊惧,她十三岁便嫁给老李,近二十年的夫妻,自然晓得自己的爱郎此刻心中何等震怒。

        而程咬金话音一落,群臣尽是大惊,李世绩、魏征、房玄龄、柴绍、长孙无忌、褚遂良、尉迟敬德等知晓这段往事的老人,全都惊惧的看着老李。

        程咬金还在苦苦哀求:“陛下!此事皆因我一人引起,若非我那不孝子带宗秀去了趟易凤阁,宗秀也不会迷恋上易倾情。年轻人为爱成痴,色胆包天,若陛下要怪罪,俺老程愿一力承担!万望陛下开恩,看着他献出珠算口诀的功绩上,全了他的心愿吧。”

        “你!你!”

        李世民气的浑身发抖,指着程咬金的手也颤颤巍巍。

        长孙无垢急忙起身:“陛下息怒,龙体为重。”

        说着,长孙无垢还瞪着程咬金道:“卢公,还不快快收回刚才的浑话!”

        若是过去,程咬金还真嬉皮笑脸的过去了,可这次他前所未有的认真,跪在地上,以头抢地。

        “请陛下开恩!”

        “请陛下开恩!”

        “请陛下开恩!”

        磕头之声接连不断,程咬金的额头沾满血迹。

        李世民气的大袖一摆:“你若喜欢跪,那就跪着吧。”说完,拂袖而去。

        长孙无垢忙跟在后面,夫妻二人向后宫而去。

        等两口子走了,李世绩上前叹道:“咬金,你这是何苦呢。”

        他叫的是‘咬金’,既不是卢公,也不是‘知节’。

        咬金,那是他们当年瓦岗寨聚义时的称呼。

        一声‘咬金’,唤起往事。程咬金跪在地上,泪如雨下:“老徐,难道你忘记当年我们结拜时候的誓言了吗?兄弟身死,不能搭救也就罢了,兄弟之后,还要沦为娼妓,呜呼哀哉,俺老程心痛啊!俺老程心痛啊!”

        程咬金痛苦的哀嚎着,魏征、李世绩二人想起往事,也是眼带泪花。

        “罢了,罢了,天赐良机,既然有希望救出五弟之女,老夫便拼了一身剐,与你一起求陛下一求。”

        李世绩跪在地上,转头对魏征道:“大哥,你跪是不是跪?”

        曾经的瓦岗四十六友,魏征排行老大,李世绩这声大哥没喊错。

        时隔多年的称呼再次出现,恍惚间,魏征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当年一起占山头,打天下的日子。感慨之余,也不说话,一掀袍子,就地跪倒。

        大明宫内,三个大唐权力巅峰的大臣跪成一排,默默的流着泪。

        后宫中,李世民暴跳如雷,再无昔日的明君气度,疯狂的打砸着东西,抓到什么摔什么。宫女太监吓的跪成一地,长孙无垢同样脸色苍白。

        “反了!反了!都反了!”

        “当年朕杀单雄信,他们不开口,现在一个个跪在地上,求朕饶了单雄信的女儿,这是存心让朕难看!”

        “该死的宗秀,朕昨夜就该活刮了他!”

        等李世民砸累了,‘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厉声吼道:“来人,传朕的旨意,宗秀目无君上,其罪当诛,现在就去砍了他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