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极品上门女婿(秦浩林若涵)在线阅读 - 第14章 不能动!

第14章 不能动!

        宋鹏说着,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

        秦浩听了宋鹏的话,内心一阵不爽,道:“你什么意思?”

        “呵,不会真被我说对了?真是从山里出来的?然后说会中医?”宋鹏冷笑了一声,望着秦浩,眼中带着一丝不屑。

        秦浩很不爽他这种神情,冷冷的看着宋鹏,沉声道:“中医怎么了?”

        “中医怎么了?中医当然是骗人的啦。”宋鹏看着秦浩,眼中带着浓浓鄙夷,道:“只有西医才是真正的救人。”

        提到西医,他脸上则是一副傲然的表情。

        秦浩没想到都现在这个时代了,竟然还有人如此贬低看不起中医,他不由得蹙眉道:“西医是现在是了不起,不过,中医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吧?”

        宋鹏冷笑了一声,道:“中医不是不堪,而是根本就是骗人的,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

        玛德!

        秦浩内心一阵大怒,看着宋鹏,淡淡道:“请问,西医出现多少年了?你祖上以前得病,是被中医骗死了,还是被西医治好了?”

        “你!”宋鹏一阵语塞,脸色涨红,他深吸一口气,讥笑道:“中医根本得不到世界的承认,只是国内一群不愿意承认别人先进,只活在过去的无聊之人,天天在意-淫罢了。”

        “傻逼。”秦浩懒得跟他说那么多。

        “你说什么?”宋鹏闻言,一阵大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本科毕业于天海医学院,后来又去燕京医学院读研,现在更是在国外进修,攻读博士。”

        说完,他双眼紧紧的看着秦浩,脸上带着高傲的神情,质问道:“现在,知道你跟我的差距了吗?”

        然而,秦浩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淡淡道:“那又如何?读再多的书,也弥补不了你傻-逼的根本。”

        说完,秦浩转身就离去。

        他还要回公司呢,才没时间跟这么一个傻-逼争吵。

        宋鹏眼神阴沉的看着秦浩远去的背影。

        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被人这样骂过。

        而且还是一个骗子。

        更是让他感到可恶!

        “郁总,我现在给您父亲做检查。”宋鹏转身看着郁全鸿,恭敬道。

        郁全鸿点了点头。

        宋鹏吩咐他身后的几人进来,给郁老做检查。

        “等等!”郁全鸿看到一个小护士正想拔掉郁老身上的三枚银针,急忙阻止。

        “怎么了?”宋鹏不解问道。

        “刚才那个小兄弟说,千万不能碰这三枚银针,所以,你们不要拔掉它。”郁全鸿沉声说道。

        宋鹏一听,扑哧笑了出声,道:“郁总,您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您该不会真相信那小子的话吧?”

        “我都说了,中医是骗人的,专门在一些偏远的贫穷地方骗人。”

        “而他这个更假,别人都是等年纪大点了,然后装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他竟然还在小青年之时就出来行骗。”

        宋鹏说着,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

        郁全鸿听了之后,一阵迟疑。

        他并没有像宋鹏这样心里瞧不起中医。

        但是,他内心也一阵迟疑。

        因为,哪个厉害的中医圣手不是上了年纪的?

        好像还真没有这样年轻的厉害中医。

        宋鹏见到郁全鸿还在犹豫,内心一阵不爽,继续道:“郁总,您相信我吧,中医真的是骗人的,中医根本得不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只能骗骗愚蠢的国人罢了。”

        “什么赤脚神医、神秘偏方、针灸治病等等,都是忽悠无知的农村妇女罢了。”

        “不信,我把这银针拔掉,保准您父亲也不会有事。”

        说着,还不待郁全鸿同意,他直接把郁老身上的三枚银针给拔掉了。

        “你!”郁全鸿紧张的盯着他的父亲。

        一分钟之后,郁老还是相安无事,微闭着眼,神情轻松的休息着。

        “你看,没事吧?”宋鹏得意一笑,讥讽道:“郁总,我都说了那小子根本是在骗您。”

        “说不定他只是刚好遇到您父亲晕倒,又恰巧知道他的身份,所以就把他送来医院。”

        “然后为了得到您的感谢,就搞了几枚看似神秘,其实毫无作用的银针,骗您说是他救了您的父亲。”

        宋鹏看着郁全鸿,缓缓说道。

        郁全鸿眉头微蹙。

        难道真的如宋鹏所说的?

        而此时。

        宋鹏内心不屑的摇了摇头。

        中医?

        真是可笑至极!

        滴滴滴!

        突然,一道急促的滴滴声响起。

        “宋医生,不好了!”

        正在给郁老做检查的护士神情紧张,脸色焦急。

        “怎么了?”

        宋鹏一愣,望向旁边的仪器。

        他急忙上前,脸色一凝,问道:“怎么回事?”

        “病人心跳突然加快,而后瞬间变缓,现在……现在正在慢慢停止。”护士紧张的说道。

        “你说什么?”一旁的郁全鸿神情惊慌,急忙问道:“心跳慢慢停止?什么意思?”

        郁全鸿此时脸色苍白,害怕到浑身颤抖。

        宋鹏也是内心一慌,不过他还是安慰道:“郁总,您先出去,我们马上给郁老进行抢救。”

        宋鹏并没有送郁老去抢救室,因为时间来不及了。

        此时,他拿起仪器,在几人的帮助之下,开始进行求救。

        几分钟,几人停了下来,打开病房门,走了出去。

        郁全鸿急忙迎上去,紧张道:“怎么样了?我父亲怎么样了?”

        宋鹏迟疑了一下,沉声道:“郁总,您父亲……”

        “我父亲怎么了?”郁全鸿神色一慌,急忙跑进病房。

        只见郁老脸色苍白,紧闭双眼,正躺在病床上。

        郁全鸿看着病床上自己的父亲,他直接愣住了。

        “爸!”郁全鸿跪在病床上,神情哀伤,大哭不已。

        宋鹏跟了进来,看到哭泣的郁全鸿,急忙道:“郁总,您父亲……您父亲没……没走。”

        “没走?”

        郁全鸿愣了一下,抬起头,定眼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的父亲还有呼吸。

        他转过头看着宋鹏,怒道:“我父亲没事,你怎么不早说?”

        “我……我……”宋鹏神情一慌,急忙解释道:“我这不还没说完吗?”

        “你说那句话什么意思?我当然会误会了。”郁全鸿瞪了宋鹏一眼,怒道。

        宋鹏尴尬一笑,迟疑了一下,他小心翼翼道:“郁老说没事也没事,说有事也……有事。”

        郁全鸿眉头一簇,不解道:“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