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在线阅读 - 301温柔总裁vs精分未婚妻(44)

301温柔总裁vs精分未婚妻(44)

“好了,快抱我。”

        池芫穿好睡衣,公主一样的命令声,将沈昭慕的思绪拉回,他无奈好笑地转身,看着朝自己伸出两只小手,像个小宝宝一样,又小性子又可爱的模样,他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

        手臂一伸,像是抱小孩那样,将人直直抱起来,往洗手间去。

        池芫趴在他肩头上,“你肩膀好硬啊,硌着我胸了。”

        她拧着眉头小声抱怨。

        沈昭慕手臂一僵,浑身紧绷了些,“对不住。”

        “噗——”池芫也就随口一抱怨,这人还认真给她道歉起来了?她鬼机灵地咬了口他肩膀,“哼,坏家伙,浑身都硬邦邦的,我身上可疼了!”

        “……”

        沈昭慕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大概可以用流行的那句“女人,你别惹火”来形容了。

        这小妖精明知道她身子吃不消,也明知开了荤的男人撩不得,还说这种惹人遐想的话,诚心折腾报复他呢。

        然后沈昭慕悲哀地发现,这算什么呢,报复的明明还在后面……

        “芫芫,刷牙的时候好好刷,别乱扭。”

        “……芫芫,别蹭了!”

        “池芫——你信不信我在这把你办了!”

        最后,男人忍无可忍的声音叫池芫忙老实本分地窝在对方怀里不故意扭来扭去,蹭来蹭去了,吐出嘴里的牙膏沫,漱口,洗脸,飞快解决。

        沈昭慕看了眼速度加快不少的小女人,不禁无声摇头失笑。

        有贼心没贼胆的坏丫头。

        吃完早餐,池芫又犯困了,昨天折腾得够呛,她忍不住缩在沈昭慕怀里,直接将他大腿当枕头,又睡过去了。

        沈昭慕低头,便见她微微噘着嘴,乖巧地枕着自己的腿睡着的可爱模样,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地在她微噘的唇上亲了下。

        他手机响了,他忙开了静音,怕吵着池芫。

        看了眼,是池放打来的,他才想起来,昨夜池芫夜宿未归,沈昭慕在她睡着后给池家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只说她喝醉了在外面留宿。

        池父不是很高兴,但还是叮嘱他要照顾好她。

        至于池放,昨夜喝得酩酊大醉,估计才醒。

        他摁掉电话,然后飞快给池放发了条短信过去。

        ——你妹妹还睡着,别吵着她。

        那边立马回复。

        ——卧槽,沈昭慕你大爷的,你对我宝贝妹妹做了什么!!!我警告你!!!你敢玩弄我家芫芫,我揍死你!!!

        对方的感叹号用得很是传神,以至于隔着手机,沈昭慕都感受到怒气和寒意。

        他下意识摸了下脸,心想这兄妹俩还真是一家人,解决事情都喜欢靠暴力。

        池芫这一觉睡得有些沉,直到中午十二点,被饿醒才睁开眼。

        而沈昭慕就一上午都维持着这个坐姿,一下都没换,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安静闲适地看着。

        微一垂眸,便对上池芫迷蒙的双眼,不由唇角弯弯,温柔地问道,“饿了吧?我叫了服务,一会饭菜就送上来了。”

        池芫眨了眨眼,觉得这一觉睡得很充足,起身,按了按沈昭慕的大腿,“不麻?”

        麻?当然麻了。

        沈昭慕微微动了下自己的腿,抽了下筋,不由得微微吸气,但还是温和地冲池芫摇头,“没事。”

        池芫哼哼,在一旁盘腿坐着,伸手怕了拍他大腿,“装,接着装。”

        说得好像将别人腿压麻了的人不是她一样。

        但沈昭慕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甚至还是担心池芫会不会身子不适。

        问得多了,池芫最后都不耐烦了,直接踹一脚过去,“你烦不烦呀,我又不是泥娃娃,随随便便捏一下就散架了的。”

        沈昭慕接住她白嫩嫩的脚丫子,握着,“那我送你回去。”

        “回去?”池芫挑着眉梢,抱着手臂,脚丫子直接踹他胸膛一下,然后幸灾乐祸地笑着,“你确定你送我回去,你还能完好地离开?”

        她爸顶多是不爽地甩下脸子,但是她哥……池放大概会拆了沈昭慕吧:)

        别看他们是发小,池放这可没有兄弟情,兄弟在亲妹子面前就是塑料。

        似乎也想到了这一层,沈昭慕抬手轻轻挠了下鬓角,有些头疼地叹了声。

        然后无奈又宠溺地睨着池芫,“看我落难你是不是很解气?”

        池芫嘴巴撇了撇,“是啊,可解气了!”

        就差直接在脸上写个“趁你病要你命我开心”了。

        沈昭慕抬手像是要敲她额头,但手碰到她时,又改为轻飘飘地摸一下,一点力气都没用,像羽毛挠一下似的轻巧。

        “真拿你没办法。”

        但他心里却很是重视送池芫回家,给池家一个交代这件事。

        昨夜再怎么说都是他趁人之危了……他睡了人家宝贝千金,得给一个合理的说法才对。

        池芫在车上又睡了一觉,等下车沈昭慕给她打开车门,扶着她胳膊,跟伺候老佛爷似的,她慢吞吞下了车,走到池家别墅门前。

        恰好看见这一幕的池放不由得撸起袖子,啐了口,“负心汉,渣男!呸,拱了我家白菜后献殷勤给谁看呢!”

        一旁的池母忍不住踢他一脚,“怎么说话呢你!要不是你这臭小子没照看好妹妹,会这样吗!”

        池母是个聪明的母亲,女儿那走路姿势,加上一夜未归的,两人孤男寡女,池芫又喝了酒,一下便能猜出来怎么回事。

        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总是坏事的大儿子,“你该庆幸昨天不是别人是你妹夫,不然你爸不得弄死你!”

        池放想了下早晨起来看到的自家老爷子那杀人的眼神,不由打了个寒噤,闭麦了。

        对不起,他不应该多嘴的,现在他里外不是人。

        “妈……”

        池芫本来走在前头,看见门口跟门神一样的池母和池放,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抓着沈昭慕的胳膊,躲在他身后,一副“有危险你顶着”的神态。

        池母哼哼,“现在就怕了?一会进去别吓得腿软才好。”

        她没好气地睨了眼池芫,随后对着沈昭慕笑容淡了些,“昭慕来了,正好,你池叔叔有话要问你。”

        沈昭慕一看池母这表情便知道自己一会进去不会轻松了,但还是礼貌得体地将礼品送上,点头应着,“好的。”

        

        给读者的话:

        ok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