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在线阅读 - 819小仙男师父vs多金俏徒弟(55)

819小仙男师父vs多金俏徒弟(55)

        沈昭慕飞至一半,忽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池芫的家在哪,不由得一怔,随后便是懊恼自己竟忘了先问穆桦池芫的住址。

        无奈,他只好传音给穆桦,询问清楚。

        穆桦没想到,自己乌鸦嘴了一把。但对象是沈昭慕,他是一点都不敢打趣的。

        老老实实将池芫老家地址给了他。

        池芫是珠州人,云州大陆最富庶的一个地方,这里水运发达,来往码头交易十分繁盛,城内的商贾也多如牛毛。

        池芫的爹,便是这群商贾的领头人,也就是商会会长。

        他的生意遍布整个云州大陆,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富绅。

        大乌鸦将池芫稳稳当当地送到了池府大门口。

        池芫落地时,还被大乌鸦那一翅膀扇乱了发型。

        她抬手抹去嘴边沾到的乌鸦毛,不禁黑线。

        这个座驾,她要找她爹退货!

        太差评了,还掉毛!

        大乌鸦却还很人性化地上前,尽职尽责地用它的大翅膀替原地不动的池芫敲门。

        看到这一幕的池芫:“……”

        厉害了,服务到位。

        不多时,大门就开了,小厮一打开门,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巨乌鸦,不禁吓一跳,下一瞬,却又在看到头发乱糟糟,脸色奇差的池芫时,惊讶又狂喜地瞪大了眼睛。

        “是大小姐!大小姐回来了!”

        他说着,将门彻底打开,然后一溜烟往后跑,“管家,管家,快去通报老爷,大小姐回来啦!”

        这嗓门,池芫不禁脚步放慢了些,怕离得近了耳朵受伤。

        她看着眼前烫金的“池府”二字,朱红漆门,门口还有两座白狮子,看起来威风又霸气。

        和原身继承的记忆融合,嗯,果然透露着“我们是有钱人家”的气息呢。

        她没走几步,迎面就跑来大剌剌一群人。

        为首的穿着金灿灿的,就是池老爹了。

        池老爹人到中年,因为不加保养又因为不忌口,便身材有些发福,但那张脸还是看得出几分俊秀的,年轻时候也是个唇红齿白的公子哥。

        他如今看着横向发展得挺猛的,比池芫记忆中还要胖一圈。

        整个人像个鼓气的气球朝她滚来。

        “囡囡,囡囡哟,爹的心肝肉,小没良心的哟,你总算知道回来看哈子爹了!”

        这奇怪的口音,乱七八糟的昵称,叫池芫脚步默默往后缩了一步。

        也正巧是这么退了一步,才避开了池老爹爱得深沉的一记“小拳拳”。

        “……”

        长得也不娘啊,声音也够粗的了,但……为什么一张口这么油腻!

        池芫眉毛都竖起来了,接受无能地又往一侧挪了一步,避开池老爹幽怨的第二抱。

        “爹……你正常点。那么多下人看着呢。”

        学着原身说话的语气,池芫故作嫌弃(其实本来也很嫌弃)地对面前为老不尊的男人说道。

        池老爹闻言,果然正经了下,抖了抖自己的开衫,咳了声,扫了眼身后大剌剌的一堆人,尤其是自己几房美妾身上,“谁叫你们跟来的?大小姐不喜欢看到你们,还不快回你们自个儿院子?”

        他看到这群美娇娘后,倒吸一口凉气,忙催促她们离开,一边用被脸上长出来的肉给挤得小了一圈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瞟了眼池芫的脸色。

        就像是怕她生气一样。

        池芫斜睨他一眼,他吓得马上缩了缩脑袋,扁嘴,对手指,小动作不少地嘟囔,“别发火,别发火,留点面子……”

        “……”

        果然,逃不开的吸引奇葩定律。

        池芫嘴角抽了抽,要是换做原身,这会儿的确是要因为这些姨娘的出现而翻脸发火——

        原身的娘很虎,但她对丈夫纳妾一事却并不怎么管,因为,一位高僧曾替池老爹算过,说是他命里无子,就这一个闺女。

        池夫人觉得,自己丈夫就是喜欢美色,但也都是纳进来欣赏多过作乐,而当她发现,后院小妾十来房,却没有一个肚子里传出过动静后,更是睁只眼闭只眼了。

        她依旧是当家主母,掌管着一半家产,以后池家的产业都会是她女儿的就够了。

        但原身却做不到这么大度,她从小就不喜欢她爹后院那些妾,只要见到了就是要摔碗、摔花瓶发脾气的。

        大了点后,更是一个不快就罚这群小妾不能吃不能喝跪祠堂,偏偏池夫人忙着经商睁只眼闭只眼不管,池老爹因为就这一个宝贝女儿更是舍不得说一句重话,便任由她去。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群姨娘挺惨的,反正犯在原身手里头,小麻烦不断,吃不少苦头。

        不过池芫无所谓,她爹娘居然形婚得这么你情我愿的,她爹的小妾还不作妖一个个弱得不行,她大小姐的地位屹立不倒,这么狗屎运的家庭被她碰到了……

        唔,顺其自然呗。

        渣爹也就是颜狗了些,对娘却也很好,还手把手地教娘经商,甚至愿意让娘抛头露面,等娘生意做得比他还好时,非但没有嫉妒害怕,反而索性当甩手掌柜,整日里跟后院的小美人们钓鱼、捉鸡、掷色子,乐得清闲。

        “老爷……是,是您说大小姐一年了才归家,拉,拉着妾身们来的……”

        站在池老爹身后的一名美妾,唯唯诺诺地看了眼池芫,见她并没有生气,才小声地解释。

        如果不是老爷的命令,她们哪敢出现在大小姐面前啊,嫌命长么?

        “咳——行了,都散了散了。”

        池老爹闻言,却是狠狠瞪了眼那个美妾,然后立马讨好地看向池芫,“嘿嘿,囡囡啊,你怎么突然回来了?登仙门怎么样?好不好玩?吃得好不好?”

        池芫哑然失笑,指了指身后的大乌鸦,“爹,说出来有些惭愧,女儿是被这只乌鸦强行带回来的,吹了声哨子而已,莫名其妙就被它带回来了……”

        顺着池芫的手指,看向门外的黑乌鸦,对方似乎是认出了池老爹,还激动地“嘎嘎”叫了两声。

        池老爹听完池芫的解释,登时幽怨无比地瞪着她。

        “没良心哟没良心,我就说哈,她怎么舍得回来!小没良心的,等你娘回来了,看她怎么数落你……”

        池芫只是笑,池老爹和和气气一团,看着就好玩。

        脸、声音和说话语气动作完全两个极端,这反差……行叭,倒是萌不起来。

        池芫开开心心就跟着池老爹一道进了大厅,不多时,外边传来通报声,说是夫人回来了。

        她立马起身,完全是原身残留的下意识。

        看来,原身很怵池夫人。

        “怎么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