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在线阅读 - 2226绿茶少主vs草包美人(54)

2226绿茶少主vs草包美人(54)

        “阿芫你——”

        池悟不愿,池芫便走老套路,直接给他跪下g。

        头垂着低低的,“爹,女儿求您了。”

        “阿芫别……”

        沈昭慕没想到池芫会为他,当面违抗池悟,还跪下求情。

        他心中情绪翻涌,便又吐了一口血。

        厉北宴翻了个白眼,“老爷子,您要是杀了教主,不说沈家,右护法定会率领魔教教众,踏平您的盟主府,您不为女儿考虑,也要为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武安城考虑吧。”

        如今正邪虽势不两立,但这些年,沈昭慕无意挑起两派相争,只顾着练功了,所以还算井水不犯河水地相安无事。

        这话果然加上池芫的求情就立竿见影了。

        想着女儿也是被自己当初头脑发热答应的这桩婚事害的,池悟不想再在她伤口上撒盐,便只好叹了一声,弯腰伸手将池芫扶起来。

        “傻闺女,都是爹不好!罢了,今日就饶你们一回,但沈昭慕你记住了,我池悟的女儿绝不会嫁魔头,你俩的婚事,我已去信和沈庄说清楚,就此作罢!日后,莫要纠缠我家阿芫了。”

        说完,他伸手扶着池芫的肩膀,将人带着飞远了。

        关以南刚追过来,正要飞到洞口,池悟想着他这冲动的性子,指不定要吃亏,便想也不想,一脚过去,将关以南踹草丛里了。

        目睹这一切的池芫:“……”

        您可真是个好师父啊,也不怕将徒弟给踹死了。

        关以南摔了个底朝天,“哎哟”了声,按着心口的脚印子,龇牙咧嘴地控诉道,“师父您干吗呢,天黑也不带看不清我的啊!”

        池悟来到他身边,吹了下胡子,“哼哼,踹的就是你,你小子别惹事,为师答应放他们一马,你师妹既然救回来,就赶紧回府去。”

        “小五师兄,我饿了,我们回去吧。”

        见关以南红着眼要打架的样子,池芫怕他送人头到男主手上,立即轻声软调地和他说了一句。

        自然的撒娇最为要命。

        关以南瞬间觉得:师妹只有他了!师妹最需要他这师兄了!

        忙将揍魔头的念头抛在脑后了,咧嘴笑得像个憨憨,道,“好,好,走,我们回家,师兄给你做宵夜!”

        “教主,人走了,别看了。”

        看着立在洞口,像个望妻石原地坐化了似的沈昭慕,厉北宴无奈地摇头,叹了声,站在他身后,提醒道。

        果然,教主还是适合高高在上,不出关,不让他看得见,才最值得尊敬。

        现在这样……

        他真的很难对他生出敬畏之心的好吗!

        为了个姑娘半死不活的,说出去,他都觉得丢魔教的脸了。

        “秘籍没了……”

        阿芫也走了。

        沈昭慕声音沙哑,只开了个头,后半句放心底,忽然就觉得眼前一黑,天崩地裂似的压过来。

        哦,是真的眼前黑了啊。

        他晕倒在地,意识消失前,愣怔地想到。

        自从分道扬镳后,盟主府便再也没有人提及过沈少主这号人,至于魔教的消息,更是没有听说过。

        整个盟主府,仿佛将“沈”这个姓氏也归为禁忌,上下都不再提起。

        而池芫,在大家眼中,就是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受了极大情伤打击的可怜女子的形象。

        她只是吃多了皱个眉头散散步而已,她的二师兄就追出来,用那种“怜悯和欲言又止”的目光看着她。

        搞得她嗝儿都不敢打,生怕毁了自己仙女似的气质。

        关以南就更夸张了,他整天的给她讲不好笑的夸张笑话,就为了逗她开心。

        但她实在是,没能get他奇怪的笑点,每次都皮笑肉不笑地敷衍他一下。

        结果就是——

        “师妹是真的很难过,我给她讲了半个月的笑话了!她没有一个是笑的!”

        书房里,盟主府这几个“池芫没用的男人们”又背着她开小会,关以南一张口就叫大家齐齐叹气。

        “是啊,师妹都不咋笑了。”

        古为道猛男难过地道。

        江桦摇着玉扇,将信将疑,“有……么?”

        他瞧着师妹挺好的。

        “怎么没有?她一回来就向我打听,那匕首你有没有捡回来……这是还惦记着那魔头送的物件,想睹物思人啊!”

        邝奇文长叹一声,却又按捺不住此时脑子里文思如泉涌的灵感,想写个苦情的戏文了。

        闻言,原本还事不关己似的笑眯眯着的江桦,笑容顿时从脸上消失。

        什么?

        师妹还想要那匕首?

        他扇子不摇了,他最近打算找个胡商卖了来着……

        反正是魔头送的,留着膈应,扔了又可惜,只是没想到,师妹自己都回来了,居然还惦记着那魔头呢。

        他还以为故事到此为止了。

        这下,一屋子的人都愁起来了。

        池悟却是忽然纳闷道,“奇了怪了,沈庄那老东西怎么还没回信?他该不会是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一蹶不振出事了吧!”

        他这么一提,江桦也想起来似的,“说起来,半个月了,魔教没有动静,江南也没有任何动静?”

        连派个人来寻这在魔教当起头目的少主都不曾的。

        实在是怪哉。

        “还是说,他想包庇那魔头,故意不理我?”

        池悟却是换位思考了下,要是他家阿芫成了魔教的……他会怎么办,第一反应就是“她敢,老子打断她的腿”,但脑子里一浮现女儿娇滴滴可爱的脸,他就觉得难办了。

        便也能稍微理解老友的左右为难了。

        “罢了,再等等,不过武林大会在即,你们几个先忙正事要紧,至于阿芫那边,有空多陪陪开导下,要是有合适的青年才俊,也物色下。正好借着武林大会的机会,多相看几个,这次一定要给她找个好的!”

        “师父何必舍近求远去外面物色?”

        江桦笑道,“几位师兄弟里挑一个不就得了。当然了,我除外,我只将师妹当妹妹看的。”

        池悟白了他一眼,“你不想娶,阿芫还不想嫁你呢——其实阿文不错,但你和阿芫差太大岁数了,你武功又不好,保护不了她啊。”

        被嫌弃的二师兄邝奇文,无奈笑笑,好脾气地点头,“是这个理。”

        更何况,他更是将师妹当亲妹子对待的,她小时候大多时候可都是他带的。

        “师父,师父还有我呢!”

        关以南看池悟一一扫过又一一否定后,不禁举手表达他的存在感。

        池悟懒得看他,“你?别了,当徒弟就够气人的,还想当我女婿?美得你,这辈子都别想!”

        “师父,我愿娶师妹。”

        (沈教主:养伤中,几月后——

        什么,媳妇儿嫁人了?

        吐血,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