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陵夭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真正的南美核心(二)

第十三章 真正的南美核心(二)

        接近山谷外围的二十多辆越野车,除了绮娜和欧阳琪,还有一众全副武装的令行部成员,在更远的地方,珠星武装正携带着大型武器赶来。

        “再有半个小时,机降队伍到达,四十分钟后直升机编队能到,大部队还需要两个小时。”欧阳琪询问绮娜,“要等吗?”

        绮娜摇摇头:“先进谷,贝颖进了山谷联系又断了,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

        欧阳琪点了点头,举手比了个手势,咔咔一阵声响,一众令行部成员迅速子弹上膛。

        绮娜嗓音低沉对众人说道:“十有八九山谷内会有不朽军团,甚至姆尔羙吷都可能在里面,都小心一点,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乱动谷里的一草一木,更不准擅自行动,违者重惩!”

        “是!”

        绮娜挥下手:“出发!”

        只是不等众人有所动作,山谷口骤然亮了起来,强烈耀眼的光芒如洪水猛兽奔涌出来,顷刻间就将众人连同车辆在内全部淹没。

        暖洋洋的感觉在体内流淌,贯穿四肢,舒服惬意,除此以外,众人再没有其他感觉,更不用说是异常和任何不舒服。

        可当他们试图睁开眼睛时,光芒刺眼竟比直视太阳还要强烈,一秒钟眼睛便被刺得盈满了泪水,即使有人反映迅捷,从腰间掏出了防眩晕护目镜仍是不起一丝作用。

        虽说在场众人都有一点听声辩位的反应能力,可完全失去了视力的他们想要掌握方向,无疑有些痴人说梦。

        最为重要的是他们在被光芒包裹的一刻,与外界断了联系。

        光明之力虽然不具备影响磁力的作用,但却扰乱了这里的能量场,使得磁场也不再稳定,产生不可避免的些许紊乱。

        谷中谷盆地中央,布罗对贝颖轻笑了一下:“你应该感谢我没有下杀手,对那些家伙动刀子可不算滥杀无辜。”

        贝颖不说话,身上气息又强了一分。

        布罗挑了下眉,对方明显是用行动告诉他,如果他刚才对外面的人下杀手,对方会毫不客气地发起进攻。

        果然,令行部的人都是一些果决的家伙。

        布罗好似累了,又似乎失去了说话的兴趣,有些意兴阑珊,扭头看向还坐在石桌前不能动弹丝毫的中年男人:“第九局开始了,我去屋里休息会儿,也是给你们父女一个谈心的时间。”

        中年男人惊疑不定,第九局开始了?

        布罗又回过头来,对贝颖笑道:“父女之间隔阂再大也不会大到连血脉亲情都不要的地步,你说是不是这个人理儿?”

        贝颖默不作声。

        就在布罗转身的刹那,【道剑·予禾】如脱缰野马窜出,飞剑取头颅,诸刃剑尖直追西装青年的后脑。

        只有一尺的距离,光明之剑被迫硬生生停住,剑身在空中轻微震颤,却没有再前进一点距离。

        不是无形中被力量阻挡,而是受限于那把悬在中年男人头顶的白色光剑。

        在刺中的前提下,贝颖也不认为自己这一剑能要了姆尔羙吷的性命,更没有把握在光剑落下前救出那个男人。

        她尽力把那个男人当成一个普通人,可普通人就不用救了吗?

        令行部讲的是理性,而并非冷血。

        理性不等同于冷血,这一点即使是安德烈都没有反驳,只不过很多时候,摆在这位主管面前的决定往往要抛弃感性。

        他别无选择,近乎等同于冷血的绝对理性是他这位令行部执行主管最大的身不由己。

        “不要好心当作驴肝肺,我又不跑,你还能趁机多吸收一些力量,可少有比这里的光明力量还纯粹的地方了,把握好。”布罗头也不回地朝木屋走去。

        推开木门,走入屋里,木门又缓慢关上。

        整个过程,贝颖压下了几次三番涌上心头的动手冲动。

        看向石桌方向,正好迎上男人的目光,视线一接触贝颖便扭头一边,手一旋,【道剑·予禾】飞出,击碎男人头顶的光剑,同时也打破了男人身上的禁锢。

        重新恢复自由的男人一时不适应,贸然站起来险些摔倒在地,好不容易平稳住身子,心有余悸地朝后面木屋看去,生怕自己的动作引起里面那个道貌岸然的恶魔的杀机。

        木屋没有任何动静。

        贝颖能感知到木屋里姆尔羙吷仍在那里一动不动,她犹豫是不是要第一时间带男人离开。

        “你可以带人走,不过我提醒你,让你们父女谈心是我的诚意,辜负了带走的是人还是尸体,真的难说。”有话轻飘飘传出。

        可紧跟着,四周的光明元素都躁动起来,范围之大以此地为中心,小半片白色林海都摇晃起来。

        正要说话的贝颖感知到这一幕脸色猛然一变,心中惊骇,他的实力……

        姆尔羙吷恢复了全部实力,没有比这个消息更坏的了。

        震撼的同时,贝颖深呼吸一口气,压下了带男人离开的想法,反而加快了力量吸收的速度,剑息一点点增强。

        对于贝颖的小动作,木屋里却又安静下来,再没有声音传出。

        “女——贝颖。”男人小心翼翼地喊,想叫女儿最后还是愧疚胆小地改了称呼。

        贝颖沉默,半分钟后才说道:“你现在的处境都是我连累的。”

        “不不不,都怪我,是我的错。”男人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贝颖,要怪你就怪我,我没资格求得你的原谅,是我糊涂,是我对不起你妈妈。”

        “不要提妈妈!”贝颖红了眼睛。

        中年男人欲言又止。

        “每年妈妈的祭日,你都有去,虽然用赌博赢来的钱买海棠花不是妈妈想要见到的,可我一度认为你总有一天会改,也认为迟早有一天会原谅你。”贝颖嗓音有些哽咽,“可你呢?坚持了多久?不仅没有改,连妈妈的祭日都不再去了,一躲就是五年,是怕了吗?是问心有愧吗!”

        男人神色凄凉痛苦。

        贝颖愤恨又痛苦的复杂眼神注视着站起来却不敢上前一步的男人。

        最终,不知姓名的男人摇头一叹,声音低微:“我躲回老家,是为了找它。”

        说着,男人从怀里夹层缓慢掏出一个东西。

        那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还算俊朗的男子与温美女子的恋爱合影,不,女子手中还抱着一个襁褓孩子,这是一家三口的合影。

        女子身穿浅白色长裙,仔细端详,贝颖的容貌竟与女子有七八分相似,也遗传了男子那挺翘的鼻梁。

        “这,这是……”贝颖怔怔地看着男人手里的照片,心境波荡。

        男人低声说:“是,是有了你,是我们一家三口第一张合影。这张照片,我找了五年。还记得吗,这张照片在从老家搬走时就丢了,早早丢了,你妈妈一直很可惜,经常跟我们俩念叨想看,那时候你还小,被念叨烦了,饭也不吃,一个人进屋子里,小性子可是调皮得很……”

        贝颖眼神有些发散,好似陷入了童年美好的回忆。

        男人轻声说着那段时光,那不仅是女儿珍惜的回忆,也是他难得的美好,每每想起都心痛不已,是他对不起女儿,更对不起她。

        如果他没有染上毒瘾,如果他再争气一些,自控能力再强一些,她不会死,女儿不会失去妈妈,他也不会落得现在这般家破人亡连女儿都不认他这个父亲的可悲地步。

        女儿一走了之,一走便是二十多年,他从没有怪过,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报应,是老天爷对他的惩罚。

        每当想女儿了,想她了,他就拿出照片看一看,自言自语,与她说一些阴阳相隔的话,也在心里祈祷天各一方的女儿能活得平稳。

        他不敢奢求女儿能过得好,过得快乐,他给女儿的阴影和痛苦是一辈子的,那道深不见底的伤疤即使是时间也无法治愈,又如何会有快乐一说?

        “你回老家是为了……找这张照片?”贝颖抬头,重新看向男人。

        男人没有与女儿的目光对视,点点头:“时隔多年,家乡早就大变了模样,幸好我们的老家还在,虽然残破不堪,但却给了我希望和念想,要不然,我也不会为了一张照片找了五年。”

        贝颖轻声道:“五年,很长吧。”

        男人摇头:“不长,每天都怀揣着希望,比我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心安,可也每天都提心吊胆,怕找不到,怕连你妈妈这最普通的心愿都完不成。”

        这次贝颖没有再喊住男人提自己的妈妈。

        “早年一腔热血,总觉得让你们母女过上锦衣玉食的富贵生活才算是成功,可到头来,才想明白,一个安稳的家才是她最想要的,她每次劝我,大概心里都恨我一次,恨我拿她最珍贵的东西来挥霍。有了你,这个温暖的家,还有这安稳的生活,就是她的生命,却被我亲手毁了,她该有多恨我。”男人自嘲笑道,“一切都是我罪有应得,现在这般处境,也算是她对我的教训和惩罚。”

        贝颖沉默不语。

        男人低头看着手里照片,捏着照片的手指不自主加重了力道:“照片找了五年,家乡里里外外都被我翻遍了,每家每户挨着问挨着找,老乡的情分早早被我用尽了,可仍没有找到。换成普通人,早该放弃了,也不觉得照片还在,最不济也会被当作垃圾不知道扔在世界哪个角落。”

        贝颖安静听着。

        男人停顿了几秒,才说道:“可我不敢,不敢放弃,更不敢告诉自己照片已经不在了,已经找不到了。我只能每天告诉自己,只要找一天,就有一天的希望。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照片已经成了我潜意识里的精神支撑,我曾想过找不到照片的后果,那一瞬间万念俱灰,觉得就算是死,也不会得到你妈妈的原谅。自那以后,再也不敢想过,只是更加卖力地找照片。老家找不到,家乡找不到,就去田里找,去附近村子找。”

        贝颖握剑的手轻微颤动。

        男人忽然笑了,很傻很开心地笑了:“老天爷最后还是可怜我了,照片被我找到了,肯定是你妈妈的功劳,是她求了老天爷。知道在哪里找到的吗,你肯定猜不到,就在你最喜欢坐的那张摇摇椅的把手里。你那个时候多调皮,居然能想到把照片卷起来塞进椅子把手里。”

        贝颖一丝恍惚,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话说出口。

        自己一时的调皮,花了这个男人五年的时间。

        男人并没有一丝郁闷和不满,仍是笑:“后来我想通了,这是你妈妈在告诉我,告诉我你还在这个世上,告诉我她放心不下你,要我取得你的原谅,要我好好照顾你。”

        贝颖终于开口:“所以你去看了妈妈后满世界发了疯似的跑……就是为了找我?”

        “发了疯似的,是,确实发疯了。”男人笑容舒畅,似乎对女儿的形容很认同。

        贝颖替男人说:“找了很多年,每年除了妈妈的祭日会回去,其他时间都在路上,辗转了大大小小五十一个国家,三百七十二座城市。”

        “你真的一直在。”男人一愣后苦笑,随即心情大好,前所未有的畅快。

        女儿一直在暗中关注着他,女儿是关心他的,如果不,又为何会对他这些年的事情了如指掌?

        连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去过多少国家,去过多少城市。

        看到男人苦笑后的笑容中多了掩饰不住的喜悦,贝颖嗓音生硬嘴更硬:“不要想多了,我是怕你出意外,你出意外了我对不起妈妈,毕竟你是她的男人,这辈子她唯一爱过却被伤害得体无完肤的男人。”

        男人眼神黯然,大好的情绪被浇上了一盆冰凉至极的冷水。

        “是,我伤害了她,我对不起她。”他声音因自责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