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15章 画地为棺

第15章 画地为棺

        “呼!”

        老尸祖没有搭理蒋赫地,手突然朝我伸来,我下意识的就往后躲,已经忘了后面就是门,“砰”的一声,屋门被我给撞开了,我踉跄着退了几步,差点跌倒。ΔΔ『E小『Ω  ┡说Ww  W.1XIAOSHUO.COM

        “弘道你——”老爹的话还没说完,老尸祖便跳进了屋中。

        “尸祖!”老爹大惊:“哪里来的?”

        老尸祖也不理会老爹,无神的眼睛移向了金盆中的鬼婴。

        “不好!”老爹大叫道:“他是冲着鬼婴来的,子娥你先走!”

        “呼!”风声骤紧,老尸祖已经扑了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老爹两手翻开,左持阴阳罗盘,右持雷击枣木铁口令,一跃而前,同时朝老尸祖的左右肩拍下!

        两声闷响,老尸祖只稍稍一滞,毫无损,长臂急出,直取老爹咽喉!

        娘已经端着金盆,抱着鬼婴,夺窗而出。

        我唯恐那老尸祖伤了老爹,也从地上凌空跃起,一记塌山手,砸向老尸祖的肩膀。

        我心中暗忖:只要伤了他的肩膀,他的手臂便没有力气击伤老爹。这是围魏救赵的打法。

        却不料老爹身子一旋,沉肩坠肘,脑袋后缩,从老尸祖的掌下躲过,并不与之争锋。不但如此,躲避的同时,老爹脚往后踢,轻轻落在我的肘弯处,四两拨千斤,把我整个身子都带的转了一个圈,并未碰到那老尸祖。

        “千万不可触碰他!”老爹回过头来嘱咐了我一声。

        “啪!”一声响,老尸祖撞破窗户,跳了出去。

        “追!”老爹脸色惨淡:“千万不能叫他夺走了鬼婴!”

        我和老爹也双双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外面漆黑一片,我跟着老爹一路狂奔,后面蒋赫地和蒋明义也大呼小叫的跟了上来。

        “老陈,那是我的曾祖广元公!”蒋赫地叫道:“不知道怎么突然出棺了?!”

        “原来是你蒋家养的尸祖!”老爹有些愠怒道:“你怎么不早对我说?”

        “他一直安安稳稳的,我都忘了!”

        “今夜是清明,万鬼出笼,再加上鬼婴出世,附近的厉祟都被吸引,这周遭的阴气比平时加重百倍不止,尸祖必定会被惊动!”老爹愤愤的说:“你连这点常识都忘了?!而且我实在是想不到,你们蒋家居然也会养尸祖!”

        “不要老是说我,明瑶也被他伤了,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蒋赫地异常懊恼。

        “尸祖五代而绝灵,不辨亲疏!”老爹说:“到了你们家明字辈,就该入土为安了!这尸祖的戾气不小,你快回去看看明瑶!”

        “先控制住尸祖再说吧,免得把你们又伤了……”

        “前面子娥在兜圈子。”老爹说:“有个机井房,子娥在绕着机井房跑——弘道,你用药水喷他的鼻子!明义,你把舌尖咬破,含血喷他的眼睛!”

        “为啥是我咬舌头?”蒋明义不乐意:“咋不叫你儿子咬?”

        “是尸祖是你先人,不是他先人!”老爹说:“你咋跟我那二儿子是一个德性?”

        “照你陈叔的说法做!”蒋赫地瞪了蒋明义一眼。

        “老蒋,你在旁边扰乱尸祖,别叫他伤了子娥和两个孩子,更不要叫他夺走了鬼婴。”老爹说:“鬼婴若是被他夺走,必定要被他给吃掉!那可就成天大的祸事了!别说咱们几个,就是我父亲和叔父回来,也未必制得住他!”

        我听得心头大震,忍着没问这尸祖究竟是怎么炼成的,只应声说:“好!”

        “走!”老爹当先一跃,跳到机井房旁边,喊道:“子娥,等会儿把尸祖引到我这边来!”

        “你快点!”娘说:“我快跑不动了。”

        “为什么淹死我?为什么淹死我?”那鬼婴还在咿咿呀呀的乱说。

        “闭嘴!”娘喝了一声,继续跑,尸祖跟在后面,一声不吭,度极快,只是反应不敏,在拐道的时候会迟钝片刻,因此娘绕着机井房跑了半天,才没有被他撵上。

        “老太爷啊,我是您的重孙子啊,您快看我一眼吧,我想死您了……”蒋赫地跟在尸祖身后,嘴里不停的絮叨:“您看我跟您长得多像啊,都是如此的魁梧,如此的英俊……”

        我含了一口老葫芦的药水在嘴里,听蒋赫地的话,好几次都差点喷出来。

        尸祖虽然没有搭理蒋赫地,但是奔行的度显然是慢了下来,蒋赫地身负阳气,嘴里絮叨,却是说一句话喷一口气,都朝着那尸祖的脑后,不知不觉中,已经对尸祖产生了干扰。

        我瞅准机会,跳进了他们追逐的圈子,迎着尸祖,对准了他的鼻子,猛地喷出!

        尸祖的眼中似乎只有抱着鬼婴的娘,根本就无视我,更不闪避,一团水雾瞬间裹满了他整张脸,下一刻,他的步子更迟钝了。

        “明义,快!”蒋赫地喝了一声。

        “噗!”蒋明义倒是不含糊,近前来朝着尸祖喷了一大口血雾,尸祖那黯淡无光的眼睛立时变得猩红。步子,却彻底停了下来,一颗脑袋茫然的环顾四周,如同盲了一般。

        娘趁机抱着鬼婴跑到了老爹的身后。

        老爹提着皂白相笔,笔头在口中一蘸,嘴里念叨着:“天尸棺材盖,地是棺材板,画线为牢,尸祖认归!”

        念叨完毕,老爹已经在地上画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格子,伸手又往自己的颌下胡须里拔了三根,捻成一缕,气冲成刺,伸手一弹,六相全功里的“一线穿”指法用的出神入化,但听“嗤”的一声轻响,三根灵毛钉子般钻入了尸祖的灵台!

        尸祖眼中的猩红之色蓦然一闪,就好似灯亮了一样,老爹指着地上画出来的长方形,口中念道:“你的棺材尚在,此时不归,更待何时?”

        那尸祖仿佛听懂了一样,纵身一跃,跳入圈内,仰面躺倒,缓缓合上双眼,再不动弹。

        至此,我才松了一口气,把双手在身上一抹,擦掉掌心中的冷汗。

        蒋赫地也瘫倒在地:“累死我了,刚才追着老尸祖,吐了三百六十口阳气,真是元气大伤!”

        蒋明义说:“我的舌头到现在还疼着哩。”

        我忍不住问道:“这尸祖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变尸吗?”

        “世上变尸十种,僵尸、湿尸、血尸、贪尸、活尸、天尸、昼尸、夜尸、噬尸、戮尸。”老爹说:“尸祖有湿尸之体,噬尸之行,天尸之能,僵尸之力,活尸之念,却不属十种的任何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