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29章 凿船尸爷

第29章 凿船尸爷

        我连忙从兜里掏出阴阳罗盘就准备上前,腿上却猛然一紧,回头一看,是老二几乎要吓瘫了,双手死死的抱着我的腿,瑟瑟抖。Δ┡E『Δ  『小说WwㄟW.1XIAOSHUO.COM

        “快松开!”我使劲抖了抖腿。

        “哥啊,你可别不管我啊。”老二声泪俱下。

        就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功夫,那湿尸,已经把玻璃给完全推开了。

        我既恼恨老二的软弱,又可怜他,怒道:“你尽耽误事!快起来!”

        “嗬嗬……”

        那尸体多半个身体已经爬进船舱里了,喉咙中出一阵阵怪响。

        恶臭扑面而来,几乎令人作呕!

        老二本来要松手,一看这情形,抱我大腿抱得更紧,浑身抖的跟筛糠一样!

        我简直是哭笑不得!

        眼见情势不妙,我只好先出手!

        相隔有段距离,阴阳罗盘鞭长莫及,我又从兜里掏出一支相笔来,朝着那湿尸的脑袋“嗖”的掷去!

        六相全功一线穿的暗器手法,非同小可!

        只听“噗”的一声闷响,相笔虽是竹杆,却径直从那湿尸的脑袋里贯穿而出!又“啪嗒”一声,落在太湖水中。

        一股粘稠青黑的液体从那湿尸额头上的孔洞里流淌了出来。

        但湿尸却只是一怔,然后又继续往船里爬。

        “哎呀!”舱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叫——那是船老大的声音!

        我心中一沉,暗忖不妙,船老大难道已经遭了毒手?

        “哥!哥!快看,又进来一个!”老二突然惊声呼喊了起来。

        我急忙扭头去看,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舱口处,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爬进来了一具湿尸!

        我听老爹说过十种变尸的大致特点——湿尸与僵尸相对,僵尸硬到了极致,湿尸则软到了极致。

        所谓湿尸,那是浑身上下,由里到外,已经尽数腐烂变质,就好像一滩烂泥,却又柔能克刚,不惧一切物理的攻击。

        僵尸的五行属性是金盛水衰,因为火克金,水衰难克烈火,所以僵尸怕至阳之火焚,也畏惧阳光曝晒。

        而湿尸的五行属性是水盛土衰,因为水克火,所以湿尸也不怕火焚。虽然土克水,可湿尸的属性有自带衰土,所以必须以盛土衰木对付。

        但是,眼下,我和老二都在船上,四面环太湖之水,无处取土,反而能增强湿尸的祟气!

        思来想去,好汉不吃眼前亏,带着老二这个累赘,只能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于是,我一把提起老二,就准备往船舱外冲,却突然看见那两具湿尸蹲了下来。

        它们摸着船舱底板,手四处乱扒,喉咙里“嗬嗬”有声,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却并没有来攻击我和老二,倒像是在找东西。

        我和老二不由得面面相觑,一阵惊愕。

        “橐橐……”

        舱口突然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我急忙扭头看时,却见是船老大匆匆的跑了进来。

        老二更加愕然,开口就问了一句:“你没死?”

        “你才要死哩!”船老大很是愤怒,骂老二道:“晦气脸,乌鸦嘴!”

        说着,船老大一猫腰,钻进了船舱,仍然对老二怒目而视。

        “你船里进变尸了,你瞧!”老二指了指那两个湿尸。

        “我知道!”船老大竟然不惊慌,反而说:“还不是你们惹的祸?”

        “哎?”我和老二都是莫名其妙,老二说:“管我们两个什么事?”

        船老大也不搭理他,而是猫腰跑到两具湿尸跟前,大着胆子把两件物事丢在了地上,那两个湿尸摸索之际,都是一把抓住,各自拿在手中。

        船老大嘴里开始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两位尸爷,这是凿子,您们拿好了,凿吧,凿吧,凿沉了就赶紧走吧……”

        我定睛一看,船老大丢在地上的是两把硬纸壳剪出来的凿子,两具湿尸拿在手中,竟然真的在船舱底一上一下的卖力凿了起来。

        我和老二看的目瞪口呆,老二喃喃说道:“这俩变尸是信球?”

        “都是你们引上来的!”船老大愤愤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又匆匆忙忙的跑出了船舱。

        “这船老大有病吧!”老二说:“老埋怨咱俩干啥?扯我的蛋!”

        再进来时,船老大的手里端着一碗水,跑到了两具湿尸面前,开始淅淅沥沥的倒,一边倒一边念念有词:“尸爷啊,船被你们凿烂了,凿出了一个洞了,你们听,水哗哗的往船舱里进啊,船要沉了,船要沉了!”

        “哥啊,这货是真有病啊!”老二低声对我说道:“你瞧他神神叨叨的成啥样子。”

        船老大说完话,水也倒完了,说来也怪,那两具湿尸起身就往外跑,从窗户里“噗通”、“噗通”重新跳下了水去。

        “乖乖!”老二瞪大了眼睛,跑窗口往外一看,又扭过头来瞧瞧船老大,赞叹道:“可以啊!船老大,我刚才想着你是脑子有毛病,没想到你还是个深藏不露的能人!”

        “少罗嗦!你们俩赶紧收拾收拾东西,上岸去。”船老大不耐烦的说:“我这船,不租给你们了。”

        “啊?”我愕然道:“什么?”

        “听不明白?”船老大说:“不租了!让你们下船!”

        “说啥嘞?!”老二大怒:“钱都给你了,说不租就不租?!当我们外地人好欺负?信不信我哥弄死你?!”

        “就不租了,怎么着?!”船老大瞪着眼睛,捋了捋袖子,说:“就欺负你外地人了,怎么着?!来来,叫你哥弄死我!”

        船老大个头不高,但是却肩宽腰粗,臂膀厚实,十分雄壮。

        我和老二虽然都个头很高,但一个长得文质彬彬,一个瘦弱纤细,又是外来客人,所以船老大不把我们两个放在眼里。

        我也动了怒气,沉声道:“你好好说话!”

        “嘁!”船老大不屑的说:“别看你们两个这么大个头,我收拾起来跟打猫仔一样!你们瞧瞧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太湖水上,毛月亮晚上,我把你们两个弄到水里淹死,没人晓得!”

        “呵呵……”我怒极反笑:“这么说来,我们还就不下船了。”

        我重新又坐了回去,老二也坐到我身边,指着船老大:“鳖孙,来来!”

        “哟!还劲劲儿的了!”船老大冲上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使劲拉,嘴里喊道:“老子先搞你!”

        我坐在那里,任凭船老大拉扯,纹丝不动。

        船老大吃了一惊,不由得松了劲儿,我稍稍一用力,往后一推,船老大“哎唷”一声,摔了个四仰八叉!

        我又伸出腿,脚在他的脚上踩下,暗中用力,船老大早疼的哭爹喊娘起来:“大哥,大哥!我错了,错了!”

        我这才撤回了脚,说:“为什么要欺负我们?”

        “不是欺负,是,是没办法啊。”船老大疼的满头大汗,哭丧着脸从地上爬了起来,说:“我把钱全退给你们!一分钱都不要了,你们下船好不好?”

        “放屁!”老二说:“不下!”

        我狐疑道:“到底为什么?”

        “你们没看见,凿船尸爷都被你们引上来了?”船老大说:“你们俩要是还待在船里,凿船尸爷肯定还会爬上来的!”

        “什么凿船尸爷?”我不明就里的问。

        “就是刚才那俩跳水的尸啊!”

        “那咋会是我们兄弟引上来的?”老二说:“管我们俩什么事儿?”

        “嗐,你们不知道!那凿船尸爷啊,其实就是以前的船客,在太湖上行,因为船翻了,沉了,就淹死在这水里了!”船老大说:“因为死得惨,所以怨气不消,时间长了,尸体就成精了。”

        “不就是变尸嘛!”老二大咧咧的说:“有啥了不起的。”

        “可不能小看啊!”船老大说:“它们平时都待在水下,要是遇见对味儿的船客,它们就会钻出来,爬到船舱里,找能凿船的东西,把船给凿沉,淹死船客!”

        “对味儿?”老二狐疑道:“你啥意思?”

        “就是,就是尸爷喜欢你们的味儿啊!不是有句话叫臭味相投么?”船老大说:“你们看,我这船上就你们俩客人,不是你们引上来的,是谁引上来的?”

        老二大怒:“你的意思是我们跟那变尸一样臭!?”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意思……”船老大畏畏缩缩的嘟囔道:“也可能是你们刚才说什么晦气话了吧。”

        “胡说八道!”老二义愤填膺:“你才晦气!你咋不说是你引上来的?你不也在船上?”

        “我在太湖上行船了这么长时间了,尸爷要是我引上来的,早沉几百次船了。”船老大哀求道:“两位大哥,求求你们行行好吧,我这船上就备用了那么两个纸糊的凿子,要是等会儿凿船尸爷再被你们引上来,可就没法办了,我就靠这船吃饭活命呢……”

        老二还要再理论,我拉住他,说:“算了,老二,咱们走吧。”

        “哎呀,谢谢,谢谢!”船老大喜不自胜,说:“我把钱都退给您!”

        “哥,你看这黑天半夜的,咱们往哪里走啊?”老二万分不情愿。

        我目光远垂,说:“那边好像有个小岛,就那边靠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