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46章 死到临头又逢生

第46章 死到临头又逢生

        “嘶……啊!”

        老二突然把镜子一扔,哼哼唧唧的扭动起身子来,摇头晃脑,手在胳膊、腰上、脖子上一阵乱挠,眼神都有点迷离了。Ω  E小    Δ说WwW.1XIAOSHUO.COM

        我吃了一惊,连忙把镜子拾起来,喊他道:“老二,你干什么?”

        没想到我喊了他一声后,他扭动的反而越厉害了。

        “老二!”

        我过去一把揪住他,朝他耳朵大喝了一声。

        “啊?!”老二这才浑浑噩噩的停了下来,茫然的看着我:“咋了?”

        “你乱扭什么呢?!”

        “扭?我,我痒啊!”老二胡乱挠挠,说:“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痒的,长棘棘了一样。”

        “你是毛病不少!”

        刚说完老二,我突然瞧见那些挡在前面的獭怪,也都像老二一样,在胡乱扭动了起来,而且形态各异——

        它们有的趴在地上乱挠乱抠,有的伸着爪子在自己身上乱抓乱划,还有几只抱在一起乱啃乱咬……

        整个场面,又混乱,又恶心,让人毛骨悚然!

        “咦?”老二道:“咋了这是?”

        “快走!”

        蒋明瑶突然放下了御灵六孔埙,声息虚弱的说:“御灵术里的埙声能蛊惑兽性,但停下来之后,它们马上就会缓过来……”

        “原来是明瑶姐你的本事啊!”老二大喜,说道:“你快再吹两口!”

        “吹不动了……”蒋明瑶脸色惨白的摆摆手,说:“再吹,我就先死了。”

        我和老二相顾骇然。

        这才知道,原来吹那古怪的埙,也是极其耗费道行功力的。

        蒋明瑶差点被那吸血的藤蔓给害死,又拼了命去吹那埙,现在也是支撑不住了。

        “哥,你搀住明瑶姐走啊!”老二说。

        我赶紧搀住蒋明瑶,我们三个人,跌跌撞撞的,从一众还没完全缓过神来的獭怪中冲了出去。

        好的是,这次冲出去以后,我们再没有遇上第三波獭怪了。

        老二喜极而泣,抹着泪说:“真是坑人,哥啊,下次打死我都不跟你出来了……”

        “本来也没想叫你来。”

        “没良心啊,要是没我,今晚上你和明瑶姐都得叫獭怪给吃喽!”

        “就会吹!”

        “你信不信现在再来一波,我——”

        “桀桀……”

        老二真是个扫把星,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们身后就骤然传来一阵令人寒毛直竖的怪笑,然后是一道苍老嘶哑的古怪嗓音:“你们真觉得自己能跑得了?”

        我脸色一变,这声音听起来似乎还离我们很远,但是却又好生熟悉!

        急忙扭头去看时,却瞧见一道黑芒迎着我劈面打来!

        “嗖!”

        我急忙拧腰动脚,侧身一躲,斜斜得避了开来。

        那黑芒“啵”的一声响,钉入身前的树干中!

        好家伙!

        心有余悸未消,又听见“嗖”、“嗖”两声!

        我循声望去,但见夜光之下,又是两道黑芒一起打来!

        “小心!”

        身旁的蒋明瑶仓猝的把我一推,我们两个同时踉跄,堪堪避过那两道黑芒。

        “嗖、嗖、嗖!”

        破空之音再响,比先前更多了一声!

        三道黑芒一起打来,封死了我的上、中、下三路!

        “啊呀!”

        我实在是太累了,勉强提起力气,转动步伐,却只是避过了上下两路!

        “啊!”

        蒋明瑶惊呼一声,几乎是在同时,我觉得小腿肚上钻心的一痛,身子趔趔趄趄的就往前扑到了。

        蒋明瑶本来就虚弱不堪,刚推了我一把,更是不稳。

        我倒了,她伸手去拉我,却被我带的也摔倒在地。

        “弘道哥,你怎么样?!”蒋明瑶顾不得自己,慌忙看我的伤口。

        我低头瞧了左小腿一眼,只见是根黑的骨刺插在侧面,入里半寸,不过是片刻的功夫,腿肚上就开始麻了。

        “哥!”老二也急的叫唤:“你的腿,左腿!”

        我伸手拔掉那骨刺,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伤口处的血迹也黑的粘。

        “快,快封住穴道,以防有毒!”蒋明瑶焦急的说。

        看骨刺的颜色,血的颜色,还有这伤口处麻木的感觉,不用想,我也知道是有毒的。

        我奋力提起一口气,用“行云拂”的手法连戳伤口周边六处穴道,封住了经络,避免那毒再行蔓延。

        可这口气用尽,我就算是彻底没了力,身子一歪,就要躺倒。

        “我,我搀着你……”蒋明瑶说着,挣扎着拉我了一下,却哪里拉得动,连她也站不起身了。

        “亲娘嘞!”老二急的直哭,下手拼命去拉我们俩:“哥啊,姐啊,我搀着你们,快走啊!”

        我心中苦笑:现在是两个有本事的人都废了,“废物”反而要保护我们了。

        “桀桀……”

        那怪笑声逼近了,也不知道是人还是鬼。

        “老二啊,你先跑吧。”我有气无力的说:“快!能跑多远是多远……”

        “我不!呜呜……”老二突然咧开大嘴哭了起来,哭得要多丑有多丑。

        “走!”我瞪了他一眼:“回去报信儿!我还能挡一阵!”

        “快走。”蒋明瑶也说,然后脑袋一歪,依在了我身上,嘴角竟起了一丝笑意,喃喃道:“我就要这么死了么?”

        我与蒋明瑶相对而视,她的目光似乎满是绝望,却又似乎带着些许的满足和释怀。

        就仿佛眼下的这种境况对她来说,并没有坏到绝处。

        难道是因为我吗?

        我也突然有些佩服我自己:已经死到临头了,我还能脸热心跳的胡思乱想。

        不过,有蒋明瑶在身旁,我就这么死了,好像确实也不坏……

        “哥……”老二一边抽抽搭搭的哭,一边下手拽我们。

        使不上力气的人,就如同一滩烂泥,很难拉扯的动。

        我知道单纯劝老二是劝不走他了,只能换法子了,骂他,激他。

        我冷笑着,说:“陈弘德啊陈弘德,咱爹没有说错,你就是个窝囊废,陈家最没用的窝囊废!”

        “哥!”老二泪眼汪汪的看着我:“你骂我干啥?!”

        “你就是没用!你就是个窝囊废啊!”

        “我不是窝囊废!”老二红了眼睛。

        “你连报信儿这样简单的事儿,都做不了啊!你还不是窝囊废?你就是个累赘!”

        “……”老二无语,又开始抹泪。

        “滚!”我用那条没受伤的右腿蹬他,嘴里还骂:“废物!”

        “好,我走,我走!”

        老二终于被我骂恼了,擦了擦眼泪,大哭一声,站起来,扭过头就大踏步往前跑去。

        “嗖!”

        老二刚迈出去两步,就又是一声破空之音猛然响起!

        一道黑芒直奔老二的后背而去!

        “老二!”我大喊一声。

        “啊?”老二根本就没听见自己背后的动静,竟然想要转过身来看我。

        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无力的哀叹道:“老二完了……”

        因为我知道,老二根本就躲不过这骨刺!

        “啪!”

        我的心中刚刚升起绝望的念头,空中突然飞出一块物事,迎面撞上那黑芒,出一声响,然后一起跌落尘埃。

        没有击中老二。

        我又惊又喜,蒋明瑶也“咦”了一声,我们双双去看——到底是谁出手帮了我们?

        老二也张望着乱瞅。

        但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周围却突然不可思议的安静了下来。

        没有“桀桀”的怪笑声,也没有獭怪追上来的步伐。

        就像是世界一下子睡着了一样。

        一股黑沉沉的冷气,像是烟又像是水雾,在四周氤氲蒸腾起来。

        天,本来像是快要亮了,却因为这股冷气,重新变得阴沉暗淡了下来。

        我睁大了眼睛,也只能看见远处隐隐约约中,似乎有两个影子在来回快的晃动。

        到底是人还是鬼,是什么人,是什么鬼,根本就看不清楚。

        “好像是谁来了,在帮我们。”蒋明瑶低声的说。

        我“嗯”了一声,也低声说道:“这倒真是奇怪,这边我们没有什么朋友。”

        在这静谧的环境下,人都会不自觉的压低自己的嗓音。

        “嗬嗬!嗬嗬……贱人!”

        一阵低沉的嘶吼传来,那声音好似出自受伤的野兽,凄厉、悲悯而愤怒,让我毛直竖。

        蒋明瑶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问道:“是什么怪物?”

        “贱人……你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嘶吼声再次传来。

        我和蒋明瑶面面相觑,相顾无言,那声的,不是怪物,是人。

        不,在这个时候,这种地方,出这种声音,说出这种话的,也未必是人。

        奇怪的是,对方却始终未一言,到底“贱人”是什么人,我一无所知。

        只有这阵阵嘶吼声,时不时的传来,就好像是只有一个人在疯,在疯狂。

        “哥。”要命的危险暂时消除,老二又跑了回来,笑嘻嘻的道:“是咱们的帮手来了吗?”

        “我不清楚。”我摇了摇头,说:“咱们现在的处境,朝不保夕,我想你还是先走为好。”

        “都有帮手来了,还走啥走?要走也是咱们一起走啊!”老二说:“哥,我知道你刚才是故意骂我的,我这人大度,不生你的气,来我背着你吧!”

        不由分说,老二上来就要扛我,但是他只往前迈了一步,脚下却一个踉跄,“哎唷”一声,扑的摔倒在地。

        “谁拌我了一脚?!”老二扭头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