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71章 半身女人(五)

第71章 半身女人(五)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瞥了明瑶一眼,明瑶也恰好转过脸来看我,我道:“怎么会是这样?”

        明瑶道:“看来咱们先前都想错了。E小  』Ω  Δ说WwΩW.  1XIAOSHUO.COM这个半身女人应该不是阿罗了。”

        “嗯,不会是的。”我道:“不过她也姓潘,从时间上来看,比阿罗的年纪也小不了多少。却不知道是谁。”

        “还能是谁?”明瑶古怪的看了我一眼,道:“自然是潘清琢的女儿,是阿罗的侄女了。”

        “啊?!”我大吃一惊,连忙问:“潘清琢的女儿?!”

        明瑶道:“咱们往下看就知道了。”

        火芯子的光照在第五块石头上,字迹更加深刻,也有些潦草了:

        “那个半老不老男人说的话,我是一句也不愿意相信的。我想起了之前在村子里,那些说我闲话的人,我也想起了我那惨死在土匪刀下的父亲母亲,于是我很生气,我请他不要再说话了,我叫他快些离开我的家!

        “但是龙哥对他却客客气气的,还劝我,叫我不要怒,叫我听他解释解释也不晚。

        “那个男人算是很大度的,见我十分无礼,也并不生气,而且他的态度好像还变得越来越谦卑,他让我先歇一歇,然后唤了龙哥出去,避开我,要单独对龙哥谈谈。

        “我坐在屋子里,龙哥和他去了外面。我远远的瞧着,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对龙哥讲了一些什么话。不过我当时想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因为没过多久,我便瞧见龙哥的脸色有些微微的变了。

        “龙哥重新进来之后,脸色还是很凝重,我也不由得紧张起来,甚至还有些慌乱,我的好生活好不容易才开始,千万不能被人给搅和了。

        “我问龙哥那个男人都胡说些什么了。龙哥劝我不要心怀敌意,那个男人不是来害人的,他姓袁,是太湖有名的相脉领袖,江湖都尊称他为袁大师。不是什么坏人恶徒,说的话也应该不是假话。

        “我听了之后,心中仍旧愠怒,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袁大师,方大师,更不认识他,他怎么就知道我不是我父母亲生的呢?

        “龙哥却说,袁大师不像是在说谎,因为袁大师知道我身上有一块胎记,而且还说出了那胎记的模样以及胎记所在的详细位置。

        “当时我听了这话,可真是又惊又羞,因为那胎记是在我身上私密位置长着的,除了我自己、父母和龙哥之外,根本无人知道!这个袁大师又是从何而知的呢?

        “我叫来了袁大师,问他究竟是什么人,袁大师却避而不谈,反而说我是在两三岁的时候,被人给拐走了,卖到了后来的父母家里!

        “袁大师又说我的亲生父母家是在太湖的,亲生父亲叫潘清琢,亲生母亲叫做宁楠琴,全都不姓李!而且在七年前,亲生父亲潘清琢便已经叫人给害死了!”

        第五块石头的文字到此而终。

        我和明瑶都看的一身冷汗,我忍不住说道:“果然是潘清琢的女儿!”

        明瑶却道:“原来袁重渡那混账很早就找到她了,却告诉她,潘清琢被歹人所害,他这又是在捣什么鬼?”

        我摇了摇头,道:“谁知道,袁重渡那么奸猾!”

        “我猜袁重渡这个老无赖——咦,不对啊!”明瑶突然打住了话头,沉吟起来。

        我连忙问:“有什么不对了?”

        明瑶道:“潘清琢死了以后不久,袁重渡的脸不就被潘清源给烧坏了吗?”

        “是啊。”我点点头,阿罗和潘清源都提过这件事情。

        “这石头上说,袁重渡找到李玉兰的时候,已经是七年后了,那时候他的脸不仍旧是坏的么?”

        “是啊。”

        “那就奇怪了。”明瑶道:“你瞧这李玉兰记录往事记录的多么详细,怎么对袁重渡的脸没有丝毫提及呢?”

        “对啊。”我也想了起来,道:“这石头上还写着,袁大师的面容很慈祥。这又是怎么回事?”

        明瑶想了想说:“难道是袁重渡派了手下假扮袁大师去找李玉兰?”

        “这个……”我沉吟道:“袁重渡做事那么小心,为人又那么多疑,应该不会的吧?”

        明瑶说:“那又或者过了七年,袁重渡请了什么名医,用了什么手段,把自己的脸给治好了?”

        “嗯。”我说:“这个倒是有可能。”

        明瑶蹙眉而思,片刻之后又摇摇头,道:“袁重渡实在是狡猾的厉害,我猜不着了。”

        我说:“你也先别管那么多了,咱们再看看。”

        第六块石头上的字迹显得更深:

        “袁大师的话,叫我当时听得都懵了,我隐隐约约的,恍恍惚惚的,开始记起了一些很小很小时候的生活情景。

        “似乎就是在两三岁的时候,我见过很大很大的一片水,还见过很大很大的船,家里面似乎也有很多很多的人……

        “可是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些情景,就生活在乡下的小村庄里了。但是水和船偶尔还能在梦中梦见。现在想来,难不成这袁大师说的话都是真的?我果真是潘家的人,而不是李家的人?

        “袁大师见我起了疑惑,便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照片递给了我。那第一张照片上是一对年轻的男女,像是夫妻,男人很英俊,女人更是艳丽,眉宇之间还有股魅惑。

        “袁大师说:这两位就是潘清琢和宁楠琴,你的生身父母,你拿镜子对照一下自己,眉目之间是不是和他们很像?

        “我仔细瞧了瞧,果然是很像,尤其是那女人眉宇间的媚态,几乎和我自己的一模一样。龙哥就常说我会勾人,男人见了就忘不了,我虽然觉得他是故意夸大其词,可自己也知道是有一些的。

        “眼见照片很相似,我不吱声了,龙哥也在一旁说真像,真像。袁大师又说:你再仔细回忆回忆把你养大的父母,你跟他们长得像吗?

        “我更加不吭声了。其实根本就不用仔细回忆,我也知道是不像的,否则小时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说闲话?

        “袁大师拿出来的第二张照片也让我十分吃惊——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子,看样子只有十**岁,是侧着脸站在那里,猛然一看,我都几乎以为那就是我自己!

        “就连龙哥也在一旁说:这难道不是兰儿的照片吗?袁大师却说:不是,这照片上的人叫做潘清罗,是潘清琢的妹妹,虽然比潘清琢小的多,却是你们的亲姑姑。

        “我呆住了。只听袁大师对我说道:历来都说侄女像姑,外甥似舅。潘清罗是你的亲姑姑,你瞧你们两个长得像不像?”

        “原来李玉兰是阿罗的侄女!”我终于忍不住叫道:“怪不得她们会长得相似!”

        明瑶怔怔的有些出神,道:“我忽然有些明白了,袁大师去找李玉兰,就是要骗李玉兰回去太湖,因为这个时候,潘清琢已经死了七年,袁明素已经五六岁了。”

        “啊!?”

        我突然想了起来,袁明素五六岁的时候,正是她生怪病的时候!也正是宁楠琴遍寻天下名医为她医治的时候!

        明瑶道:“这个时候的李玉兰不是刚刚怀孕吗?不知怎么的,被袁大师给找着了,便定了一条毒计,哄骗她去太湖,叫她撞到宁楠琴手上,让宁楠琴亲自杀了她,一来给袁明素治病,二来彻底绝了潘家的血脉!”

        我猛然惊愕,虽然已经知道宁楠琴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也知道李玉兰就是宁楠琴的亲生女儿了,可仍然不免浑身骤冷。

        袁大师这么做,也太毒了!

        简直不是人!

        比鬼比禽兽还不如!

        而李玉兰的命,也太苦了!

        她又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坏事,为什么要被这么多厄运加身?

        难道真如族中的老人所说,人是有轮回的,某一世犯下了大错,可能要几辈子受苦受罪来救赎。

        那李玉兰是在哪一个轮回中犯下了大错?

        思来恐怖,我也不敢多想了。

        我和明瑶接着往下看,只见石头上刻的字写道:

        “听了袁大师的话,又看了照片,其实我已经相信了他。但是我仍旧是不愿意承认这就是事实。

        “辛辛苦苦把我养大的父母,居然不是生身父母,而且是从牙婆(人贩子)手里把我买去的,这让我该怎么接受?

        “我的命怎么就这么不幸?我忍不住哭了起来。龙哥在一旁不停地安慰我。袁大师对我说:我为了找你,已经离家几年了,我费了许多的功夫,只是想替潘家再找到一个后人。

        “听见这话,我吃了一惊,问袁大师是什么意思。袁大师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七年前,死的不止是你父亲,潘家全家,连同你的外祖父母,你的姑姑,你的叔父,都在一起惨案中被杀了!潘家一门,已经是死绝了!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虽然潘家只是生了我,没有养我,可那毕竟是我的生身之家。他们被仇人灭了门,我于心何安?

        “龙哥也惊愕异常,连忙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袁大师却只是叹气,说其中有种种缘由,不便诉说。”